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精品文章

你们忙丢了自己的爱情吗?

2016年08月23日 02:54:175943

你们忙丢了自己的爱情吗?


我也不想发狠

只是你不在我只能全靠死撑


桑拿天,周五。


时曼所在公司的这栋楼冷气一向开得如同有钱任性,秋冬装的黑色西装裹在身上,穿着单鞋的脚还是有点发抖。


一场延时到了六点半的会议,各怀鬼胎。旁边的Fiona故作镇定,却又不停地在看表,估计是急着去幼儿园接儿子;后座的迦南一直在轻轻抖脚,大概是裙子穿得太短,已经冻到不行只等着撤退。


时曼突然站起来,穿着十公分黑色麂皮的一字带凉鞋,径直走到坐在最靠前的总监身边,耳语了几句。总监略略皱了一下眉,还是点了一下头。


时曼转过头,穿着合体剪裁的裙装,小腿修长,站在台前说:


“对不起,我想,今天让新入职才三个月的小迪做这个客户宣讲演练,并没有什么意义,她明显是基本演讲功底就不足,你们除了逼死她没有什么别的用,不如多给她点时间找资料。明天正式宣讲,还是让老一点的员工去做。如果需要帮助,我愿意加班。”

她穿着白色衬衣,隐隐露出脖子上一根锁骨链,说话的时候有模版式的手势表达。最近有些清瘦,但仍一字一句十分有力,并不怯懦。


众人没有出声,时曼却听到了冰霜化开的声音。半个小时后,Fiona给她发信息:谢谢解救。


她想着要回点什么,写了一句,又删除了。并不是想周济天下,只是,独善其身。


每个愿意加班的女人,不过都是无处可去。


下班之后,百货逛一圈,半个月的工资丢掉,时间如果不想用在花钱,就得放在挣钱。



下午收到周南的信息:对不起,我这周又回不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可以过来吗?

 

她看着明亮的手机屏,有点沉默。

 

最后,终于回复:周南,我很想说没关系,但这样下去,不行。不行。真的不行。我明天要加班。




你们忙丢了自己的爱情吗?


最好的时间,最好的人


过完这周,时曼清清楚楚地听到,自己三十岁了。


是的,听到。


听到自己在没有营养的会议上的勇敢发言。


听到自己太晚喝咖啡会头痛,脑后发出的嗡嗡的声音。


听到自己在黑夜里独自的呼吸,公寓外夏日的蝉鸣,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


愈长大,愈是听到一个人的孤独。


她仍可佯装不介意,可是,她知晓该发火的分寸。这分寸是一点点培养起来的。如今的时曼知道什么高度的鞋子可以撑场,也可以走路;什么时候该佯装懂事,什么时候该亮出底线。

 

这是三十岁女人该有的样子。这是时光给她的力量,以及礼物。


25岁时候有同公司号称杰出男青年追求她,可她知道她等的不是那样的人。这城市里有太多这样的男人,当他们没有财富的时候,全力追求财富。可是当财富到手,他们的世界迅速萎缩,变成都市里万千无趣的男人,喝酒,泡吧,买最新款的车,女友对他们而言是一种标配,有没有灵魂并不重要,然后让女人变成总是要打电话问他们在哪里的那种人。


这明显不是爱,也不是时曼要的爱。


她宁愿爱自己。那阵子他们总是在一家酒店做培训。夜晚闲来无事,年轻职员们聚集在酒店的小酒吧,一杯一杯,夜夜笙歌,第二日收敛心性坐在办公室里。她从不喝酒。


那天她觉得自己有洪荒之力要发泄,即使是眼见着要下雨,仍从行李箱里拎出跑鞋,为那滴滴答答的时光,一步一步,在园林酒店舒缓而平坦的跑道上。就在拐角处,暴雨倾盆而下。周南穿着运动背心,迎面而来,像另一场风雨。


他们见过一面,在正襟危坐的职场会议里。他是已经可以不怯场不生疏恰有分寸的年纪与职位。她对他不反感。


于是那一场躲雨是自然而然,他们在景区的咖啡厅里对坐,彼此手握一杯热咖啡。他从那天开始知道,五点以后她不可以喝咖啡,不然会整夜失眠;知道了她喜欢一切薄荷口味的食物。


虽然不熟,他们并无尴尬的时刻。


他问她:你喜欢看什么书。他们熟稔地开始畅谈。喜好惊人一致。连猫都养过同样品种。


出门的时候,他顺利拿到她的手机号码,以握手礼离开。




你们忙丢了自己的爱情吗?


我怕来不及


时曼很快变成自己很鄙视的那种女人。虽然同公司隐秘恋爱的成本很大,但是她依然会在同上电梯的时候,调皮地偷拉一下周南的手。周南回应,偷偷捏一捏她的手心。


她给他买衬衣,看他站在台上的时候,有一种隐秘的愉悦。她开始有点腻烦加班,在公寓里养可爱的多肉植物,力求做到一个温润的女友,他总是急匆匆赶回来吃一顿饭,然后再迅速去处理晚上的工作。


虽然时间短暂,但仍感激拥有同样的口味和喜好。清淡的食材,加上可控的热量,偶尔有时间的时候,他们会坐在一起看一场老电影。


周南有一双好看的手,在她枕着他的腿的时候,抚摸她的额头。她惬意往嘴里塞零食,如被宠溺的小女生。


这是永远吗?时曼想,应该是。


永远给人的,不止是爱,是感情必须得到祝福与认证。


周南不是不承担的那种男人。很快,他主动提出辞职并跳槽去了邻城,只为了,能把时曼大大方方介绍给所有人。


但,她新学的厨艺从此总是会被浪费掉,收到周南的短信:“对不起,同事聚餐。”她要生气吗?热恋期过后归于平淡,她略略有些心灰意冷,于是恢复平日里的加班女战士的身份,似乎也有赌气的成分:只有你忙吗,我也很忙。


于是,当周南约她的时候,她也会故意回复:对不起,同事聚餐。


她有空的时候,约不到他。


他有空的时候,她赌气不应邀。


渐渐地,就有了那么多,一个人想要加班看雨发呆的时间。

 

现代人能有多少时间留给赏花看雨?所谓恋爱,不过是两个人决定开始一起吃饭,看个电影,如果连这种时候都错过,时曼不知道这恋爱要如何谈下去。如今女子总是骄傲的,凭什么我思君不见,你招之则来?


她也打电话问过女友fiona:你们谈恋爱的时候做什么?


电话那头家有奶娃的fiona给予的是完全另外一个世界的声音,孩子的哭闹,碗碟的碰撞:我想不起来了。现在,我和老麦忙得连性生活都没有。


老麦是fiona的丈夫,温和宽厚的北方男子,从背影看略略有周南的影子。时曼顿时苦笑:老麦会是周南的未来版本吗?


现代社会,大龄男女,彼此有意,开始交往。然后关系落定,就如同松了一口气,像景观水族箱里的接吻鱼,碰撞一刻之后立刻离开,回到彼此原有领地,彼此把对方遗留,摊晒在爱情的沙滩上,这就是现在的人要的恋爱关系吗?

 

他不在的时候,她仍可以忙碌,瑜伽,购物,下午茶。爱情不是现代男女的必需品,但,周南是锦上添花。


时曼晚上给周南发短信:我们今晚可以见面吗?


 半个小时之后,手机响了:对不起,今天我真的在加班。


第二日清晨,他匆匆忙忙搭一个小时动车来看望她,她还未起床,床头上放着两张头一晚的首映电影票。




你们忙丢了自己的爱情吗?


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

就是谁也替代不了


她终于赌气与他分手。


甚至听从母亲安排,开始相亲别的男人。大好周末,为了见一个憨厚男人而起大早。他穿白色polo衫,米色休闲裤,上衣用皮带塞在裤腰里。这是全天下父母最放心将女儿交付的那类人。


她却是优衣库的T恤,破洞牛仔裤。周末她从不穿衬衣。


母亲说那人安稳平静,朝九晚五,下班就回家。可这时光虽充裕,并无话可聊,于是她气若游丝问他:你周末看什么书?


那平头男子愣了一下,支吾了一下说:很久没看了,太忙。


他开始反问她问题。无非是兄弟姐妹,工作收入,是否会做饭,婚后是否愿意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周末是否愿意去看望祖父母。


她愣了一下,突然莫名愤怒起来。这关系更差,比和两周见不到一次面的周南的关系更差,既然万千快乐都尚未给过一分。又有何权利,就邀请她跳入柴米油盐,生儿育女,赡养老人。


他并不理解她的寂寞,他只想占有她的时间,打发终老。

 

好可怕。


至少周南每次走之前,仍记得在kindle里下载最新书籍给她,他给她列好书单:心理学一本,畅销小说一本,美妆杂志一本……


至少周南时不时会发个五块钱微信红包,调侃:拿去,包养你。


至少周南会在回来的时候,把她从厨房里拎出来:女人不要老做饭,走,下馆子去。


至少周南有运动习惯,自己的衬衣洗得很干净。他偶尔也打游戏,可是到点就起身,从不在无聊世界里沉沦。



区别于太多只想迎娶保姆的妈宝族。他并不以财主身份,剥夺一个女人的自我;更未想过,她属于他,便要燃烧尽所有倔强与任性,变成厨房里的暗黑女人。


被爱很容易,可是,爱的方式与时间,并不是所有男人都能给足。如若时间不足,他却依然能给她想要的方式。


还有什么不满足?她打开手机,拨通周南电话,泣不成声:我只是想见你。我一个人很寂寞,很寂寞。


她从未承认。


那头的人有些尴尬:是时曼小姐吗?周南先生在接受一个采访。


她说:你可以视频一下给我看吗?


他在手机的那头,依然穿着她给他买的衬衣,面对一个视频采访,讲述工作内容。面容憔悴却眼神明亮,声音有些嘶哑,桌上放着厚厚的案子,如同她工作时候的状况一模一样。


她在想多少时间,她就是这样的电话打过去,他只能按掉。


一个人的忙碌,扑面而来,形象而具体。不是不爱,只是,无暇。于是将时间浓缩成方式。




你们忙丢了自己的爱情吗?


虽然相聚的时间少一点

但是我愿意爱你久一点


她买最晚的动车票去邻城。


请三天假,万事抛下,只想看他。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要牺牲更多爱的时间,来回报另一个人给予的爱的方式。


她在公司楼下看着他疲惫走出,飞奔过去拥着他。他又惊又喜,也紧紧揽住她。


他说:对不起,我太忙了。


她说:对不起,我太笨了。


他笑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美丽的盒子,打开,是一对腕表。他说:表可以现在就戴上,但纸条只能回家再看。


她破涕为笑。


三天后,她在回城的动车上打开所有的纸条,上面写满了明年所有的纪念日的安排:仅剩的闲暇,愿全部给你。


书店,电影,旅行目的地。无一不是共同爱好。一个比一个更期盼。


“其他时间,我们尊重彼此的忙碌。”


总以为不能陪伴,就不是爱。可若那不是我们想要的陪伴,有何意义。多少人,沙发上对坐一辈子,相对无言一辈子,相爱相杀一辈子,从不知爱为何物。


爱不是稀薄的淡漠陪伴;爱,从来是浓缩的默契与期盼。虽然相聚的时间少一点,但是,我愿意爱你久一点。


- END -



作者:艾明雅,鸡汤界傲娇派掌门人,专业治疗各种拧巴人、怂妹子,360度紧致提拉你的人生姿态。专栏作者,代表作《嘿,三十岁》、《闺蜜》。微信公众号:江湖人称艾掌门(ID:aimingy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