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品味人生

感动中国“白芳礼”——平凡中折射出伟大

2016年06月02日 03:57:382869

白芳礼生于1913年5月13日,故于2005年9月23日,享年93岁。祖籍河北省沧州市沧县白贾村,从1987年开始,白芳礼连续十多年靠自己蹬三轮的收入帮助贫困的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直到他将近90岁。 2009年8月10日,白芳礼荣当全国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之一。

白芳礼

中文名: 白芳礼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河北省沧州市沧县白贾村

出生日期: 1913年5月13日

逝世日期: 2005年9月23日

主要成就: 2009年8月10日当选感动中国人物

事迹: 支教助学

语录: 我嘛都没干,又让上面重视了。

~~~~~~~~~~~~~~~“白芳礼神话”折射的是中国教育的悲哀。~~~~~~~~~~~~~~~~~~~~~~~~

白芳礼

一位年逾九旬的病弱老翁,一辆破烂不堪的旧三轮车  白芳礼

一个老人无私奉献的感人情怀,

一个二十年助学的惊人神话。

白方礼长子白国富说:“媒体多将老人的名字写为“白芳礼”,应是笔误,老人身份证上的名字为白方礼。”

白芳礼祖辈贫寒,13岁起就给人打短工。他从小没念过书,

1944年,因日子过不下去逃难到天津,流浪几年后当上了三轮车夫。

靠起早贪黑蹬三轮车糊口度日,经常挨打受骂,让人欺负,再加上苛捐杂税,终日食不饱腹。解放后的白芳礼,靠自己的两条腿成了为人民服务的劳动模范,也靠两条腿拉扯大了自己的4个孩子,其中3个上了大学。

同时,他还供养着20岁就守寡的姐姐,并支援侄子上了大学。

一个不识字的老人,对自己能用三轮车滚出一条汗水之路,把子女培养成大学生感到无比欣慰。

老人的儿子回忆说,父亲虽然没文化,但就喜欢知识,特别喜欢有知识的人,从小就教导他们好好学习,谁要学习不好,他就不高兴。

1974年白芳礼从天津市河北运输场退休后,曾在一家油漆厂补差。

1982年,老人开始从事个体三轮客运。每日里早出晚归、辛劳奔波,攒下了一些钱。

1987年,已经74岁的他决定做一件大事,那就是靠自己蹬三轮的收入帮助贫困的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  

白方礼这一蹬就是十多年,直到他将近90岁。

1987年,相当于绕地球蹬了几十圈的74岁的白芳礼正准备告别三轮车时,一次回老家的经历使他改变了主意,并重新蹬上三轮,开始了新的生命历程。

“娃儿,大白天的你们不上学,在地里跑啥?”

白芳礼在庄稼地里看到一群孩子正在干活,便问。娃儿们告诉这位城里来的老爷爷,他们的大人不让他们上学。这是怎么回事!

他找到孩子的家长问这是究竟为啥。

家长们说,种田人哪有那么多钱供娃儿们上学。

老人一听,心里像灌了铅,他跑到学校问校长,收多少钱让孩子们上得起学?

校长苦笑道,一年也就十几块钱的,不过就是真有学生来上学,可也没老师了。

老人不解,为嘛没老师?校长说,还不是工资太少,留不住呗。

这一夜,老人辗转难眠:家乡那么贫困,就是因为庄稼人没知识。

可现今孩子们仍然上不了学,难道还要让家乡一辈辈穷下去?不成!其他事都可以,孩子不上学这事不行!

在家庭会上,白芳礼老人当着老伴和儿女们宣布:“我要把以前蹬三轮车攒下的5000块钱全部交给老家办教育。

这事你们是赞成还是反对都一样,我主意已定,谁也别插杠了!”

别人不知道,可老伴和孩子们知道,这5000元钱,是老爷子几十年来存下的“养老钱”呀!急也没用,嚷更不顶事,既然老爷子自己定下的事,就依他去吧。

随后,老人便分两次将5000元捐给了家乡白贾村,建立起一个教育奖励基金会。村里人为了表示谢意,白芳礼将一块写着“德高望重”的大匾送到了白芳礼家。

那以后,老人又蹬上了三轮车。像往常一样,儿女们在老爷子出门前,都要给他备好一瓶水、一块毛巾,一直目送到街尽头。白芳礼呢,一切还是那么熟悉,但心里却比过去多装了一样东西,就是孩子们上学的事。

尽管一样蹬车挣钱,白芳礼却有自己的“生意经”。

今年60岁的张师傅回忆说,16年前白芳礼经常在天津站附近拉活,那时就认识了同行白芳礼,别人拉车是为千方百计挣钱养家,而白芳礼却连续把劳动所得捐献给公益事业,还特别在他的三轮车上挂起了一幅写着“军烈属半价、老弱病残优待、孤老户义务”字样的小旗,公开宣布对部分乘客实行价格优惠。

1994年,时值81岁高龄的白芳礼在一次给某校的贫困生们捐资会上,把整整一个寒冬挣来的3000元钱交给了学校,校领导说代表全校300余名贫困生向他致敬。

老人一听这话,思忖起来:现今家里缺钱上学的孩子这么多,光靠我一个人蹬三轮车挣的钱救不了几个娃儿呀!

何况自己也老了,这可咋办?

老人的心一下沉重了起来。回到车站他那个露天的“家”后,老人硬是琢磨了一宿,第二天天还未亮他就把儿女家的门给敲开了。

儿女们看老人气喘吁吁地挂着一身霜露,不知有啥急事。老爷子要过一碗水,拍拍衣襟上的尘土,说:“我准备把你妈和我留下的那两间老屋给卖了,再贷点钱办个公司。名字都想好了,就叫‘白芳礼支教公司’。”

儿女们你看我,我看你,说:“爸,您老看怎么合适就怎么办吧。”

老人乐不可支。

“爸,我们嘛也不担心,就是担心您老这么大年岁还……”

白芳礼朝儿女们挥挥手,说:“啥事没有,你们开口支持我办支教公司比给我买罐头、麦乳精强百倍。”

老人猛地一按车铃,伴着清脆悦耳的“丁零零”声,消失在晨雾之中。

不久,由市长亲自给白芳礼老人在紧靠火车站边划定的一块小地盘上,全国惟一的一家“支教公司”———天津白芳礼支教公司宣布正式成立。

白芳礼支教公司

开业伊始,他对受雇的20来名员工非常简明地说了办公司的宗旨:“我们办公司要规规矩矩挣钱,挣来的钱不姓白,姓教育。所以有一分利就交一分给教育,每月结算,月月上交。”

别看称“白芳礼支教公司”,其实它起初只是火车站边的一个 8平方米的铁皮小售货亭,经营些糕点、烟酒什么的,方便南来北往的旅客。

售货亭上面悬挂着一面南开大学献给老人的铜匾,写着“无私资助志在其才”,使这间售货亭显得格外光彩。凭着卖掉老屋的1万元和贷来的钱作本钱,慢慢地雪球越滚越大,公司由开始的一个小亭子发展到后来的十几个摊位,连成了一片。最多一月除去成本、工钱和税,还余1万多元的利润。

不知道的人以为白芳礼老人当了董事长,这下可以坐享清福了。

可是他不但照常蹬三轮车,而且加大了对自己的压力。

他为自己规定了每月收入1000元的指标,每天要挣30到40元。

白芳礼

“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天天出车,一天总还能挣回个二三十块。别小看这二三十块钱,可以供十来个苦孩子一天的饭钱呢!”

这就是一个耄耋老人的精神世界。他尽自己的全部所能,烘托着一片灿烂天空,温暖着无数莘莘学子。

白芳礼

白芳礼老人每月都会把自己省下来的钱拿到附近的学校给困难的学生当生活费,而已是风烛残年的他,却过着极为俭朴的生活。

老人蹬三轮车的时候,从头到脚穿的是不配套的衣衫鞋帽,看起来像个乞丐。

“我从来没买过衣服,你看,我身上这些衬衣、外裤,都是平时捡的。还有鞋,两只不一样的呀,瞧,里面的里子不一样吧!还有袜子,都是捡的。

今儿捡一只,明儿再捡一只,多了就可以配套。我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穿着的东西没有一件是花钱买的。”

白芳礼

除了不买衣帽鞋袜外,连吃的东西他都尽可能地节省。他的饮食极其简单,经常是两个冷馒头加一瓶凉水,就一点点咸菜。很多时候由于拉活需要,白芳礼老人走到哪就睡在哪,一张报纸往地上一铺,一块方砖往后脑一放,一只帽子往脸上一掩,便是他睡觉前的全部准备“程序”。

为了能多挣一点钱,老人已经好多年不住在家里,特别是老伴去世后他就以车站边的售货亭为家,所谓“床”,只不过是两摞砖上面搁的一块木板和一件旧大衣。

冬天,寒风习习,夏天,骄阳似火,在一层薄薄铁皮的售货亭里,老人度过了一个个酷暑严冬。

后来市政府号召要整治车站街道环境,小卖铺、小亭子都得拆掉。老人带头响应政府的号召,拆了他的这些小亭子。没有“屋”了,他为了仍能够拉活,就用块摊开的塑料编织袋布和四根小木杆撑起了一个只有半人高的小棚。暴雨之后,经常能看到老人在太阳下晒被雨水浸湿的被褥。

白芳礼老人就是这样,节衣缩食把自己蹬三轮车的所得全部捐给了教育事业。

白芳礼

  下边是老人捐献的不完全记录:

    1988年为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捐款5000元,

    1989年为天津市教师奖励基金会捐款800元,

    1990年为沧县大官厅乡教育基金会捐款2000元,

    1991年为天津市、河北区、津南区教师奖励基金、北门东中学和黄纬路小学等,共捐款8100元。

    1992年  白芳礼为“希望工程”和家乡白贾村小学,捐款3000元。

    1993年,为我国建立的第一个“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基金” 捐款1000元。

    1994年为天津市河北区少年宫捐款1000元。

“白芳礼支教公司”成立后,老人每月都向天津的几所大学、中学、小学送去数额可观的赞助费,这些所谓的赞助费实际上就是他的“支教公司”全部税后利润。

南开大学学工部老师刘唯真回忆,

白芳礼老人从1996年开始,每个月都要向学校捐款 1000元,总额近3.4万元,200多名南开大学的贫困学生得到了资助;

此外,天津大学、天津师范大学等高校也都收到了白大爷捐出的不同数额的支教捐款。

曾经有人计算过,这些年来,白芳礼捐款金额高达35万元。

如果按每蹬1公里三轮车收5角钱计算,老人奉献的是相当于绕地球赤道18周的奔波劳累。

白芳礼从没想过要得到回报。捐助的款项,也大多是通过学校和单位送到受助学生手里的,老人从没有打听过学生的姓名。

有人试图在老人那里找到曾经被资助的学生名单,但只发现一张他与几个孩子的合影———这是唯一的一张照片。

当问老人对受他资助的孩子有什么要求时,老人的回答很朴实:“我要求他们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好好做人,多为国家做贡献。”

白芳礼

2001年,白芳礼捐出了最后一笔钱。年近90岁的他已无力再蹬三轮车,也无力再经营他的支教公司了,就在车站给人看车,还把一角两角的零钱装在一个饭盒里,存够500元后又捐了出去。捐出这笔钱以后,老人说:“我干不动了,以后可能不能再捐了!”这是女儿白金凤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父亲说打退堂鼓的话。 重病在身的白芳礼老人卧床不起,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躺在病床上的他最惦记的还是那些贫困学生,最想做的事还是支教。

在2004年新年钟声敲响以前,老人对来看他的人们说下了这样的话:“我现在一个月只有600块钱的收入,能力有限,明年如果我的收入能再多一点,我一定会资助更多因为贫困上不起学的孩子。”

为了让贫困的孩子们能安心上学,白芳礼老人几乎是在用超过极限的生命努力支撑着。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先后捐款35万元,资助了300多个大学生的学费与生活费。他为学生们送去的每一分钱,都是用自己的双腿一脚高一脚低那么踩出来的,是他每日不分早晚,栉风沐雨,用淌下的一滴滴汗水积攒出来的,来之不易,来之艰辛!

照常理,像他这样的古稀老人不仅无须再为别人做什么,倒是完全应该接受别人的关心和照顾。可他没有,不仅丝毫没有,而是把自己仅有的能为别人闪耀的一截残烛全部点燃,并且燃烧得如此明亮,如此辉煌!

2005年9月23日早晨,93岁的他静静地走了。无数活着的人在口口相传中记住了他——蹬三轮的老人白方礼。

这不是神话:这位老人在74岁以后的生命中,靠着一脚一脚地蹬三轮,挣下35万元人民币,捐给了天津的多所大学、中学和小学,资助了300多名贫困学生。

而每一个走近他的人都惊异地发现,他的个人生活几近乞丐,他的私有财产账单上是一个零。

从1993年到1998年,老人资助了红光中学的200多名藏族学生,月月给他们补助,直到他们高中毕业。



那年冬天,老人蜷缩在车站附近一个自行车棚里,硬是给人家看了3个月的自行车,每天把所得的1角、2角、1元、2元的钱整整齐齐地放在一个饭盒里,等存满500元时,他揣上饭盒,蹬上车,在一个飘着雪花的冬日,来到了天津耀华中学。人们看到,他的头发、胡子全白了,身上已经被雪浸湿。他向学校的老师递上饭盒里的500元钱,说了一句:“我干不动了,以后可能不能再捐了,这是我最后的一笔钱……”

老师们全哭了老人忘不了那一年他到南开大学给贫困学生捐款的一幕。

当时,学校要派车去接他,他说不用了,把省下的汽油钱给穷孩子买书。

他自个儿蹬三轮到了学校。捐赠仪式上,老师把这个事一讲,台下一片哭声。

许多学生上台从老人那里接过资助的钱时,双手都在发抖... ...

在今天的中国社会,“平凡中折射伟大“这种精神已经丧失殆尽。

白方礼让我们从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看到了这个社会的一线希望... 

白芳礼

白芳礼

白芳礼

白芳礼

白芳礼


助学记录

   1988年为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捐款5000元

   1989年为天津市教师奖励基金捐款800元

   1990年为沧县大官厅乡教育基金捐款2000元

   1991年为天津市、河北区、津南区教师奖励基金、北门东中学和黄纬路小学等,共捐款8100元

   1992年为“希望工程”和家乡白贾村小学,捐款3000元   1993年为我国第一个“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基金”捐款1000元

   1994年为天津市河北区少年宫捐款1000元

   自1995年开始的三年间为红光中学藏族困难学生捐款,金额近5万元

   自1995年开始的三年间为天津大学困难学生资助金额总计近5万元

   自1996年开始,白芳礼用“支教公司”的全部税后利润资助南开大学困难学生,总金额约3.4万元

   此外,在白芳礼十几年的蹬车支教历程的同时,还先后为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第43届世乒赛、市养老院等团体捐助款项,据不完全统计,他的累计捐款总额超过35万元,其中包括300多名大学生的学费与生活费。

   (不完全统计)

白芳礼

   1987年天津市先进个体劳动者天津市河北区勤俭持家标兵户

   1988年天津市“老有所为”精英奖天津市先进个体劳动者区级先进生产者

   1989年全国老有所为精英奖天津市五好家庭标兵户区级勤俭持家标兵户

   1991年天津市关心下一代标兵天津市先进个体劳动者

   1992年全国尊师重教先进个人

   1993年天津市文明工商户区级学雷锋文明个体劳动者

   1994年市、区级先进个体劳动者 

   1995年天津市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

   1996年天津市优秀个体工商户天津市“老有所为”先进个人天津市工商联优秀会员

   1996年天津市劳动模范天津市精神文明创建活动标兵

   1997年全国职业道德先进个人天津市劳动模范天津市文明工商户

   1998年天津市关心下一代工作突出贡献奖天津市文明工商户区级关心教育下一代先进个人

   2004年获中国消除贫困奖“奋斗奖”提名入选“感动中国·2004年年度人物”评选

   2005年天津市慈善老人 依然是提名入选"感动中国·2005年年度人物”评选


 白芳礼

  用第一抹光线的纯净,为中国人画一双眼睛   用第一朵花开的声音,为白芳礼唱一首歌曲

   他深深的感动了中国人,他却一直没能感动中国

  ( 不完全统计)

白芳礼

  白芳礼老人曾两度入围央视“感动中国”候选人名单,但两度落选

       2004年度感动中国评选,白芳礼网络投票仅排在刘翔、任长霞之后,名列第三,但最后榜上无名。

       2005年9月23日早晨,93岁的他静静地走了。他去世后的新闻报道让更多人知道了他的事迹,感动了无数网友和国人。他再次入选2005年度感动中国候选人名单,却再度落选。

       2008年3月13日,白芳礼去世3年后,在46家网络媒体联合主办的首届“感动中国人物”

       评选中,在这个没有奖品、没有奖金、没有颁奖晚会的网上评选中,他终于“感动中国”。


  白芳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我是老劳模,嘛事就得多为国家做点事,多做点贡献……”

   “我没文化,又年岁大了,嘛事干不了了,可蹬三轮车还成…孩子们有了钱就可以安心上课了,一想到这我就越蹬越有劲…”

   “想想那些缺钱的孩子,我坐不住啊!我天天出车,24小时待客,一天总还能挣回二三十块。别小看这二三十块钱,可以供十来个苦孩子一天的饭钱呢!”

  打定支教的主意,白芳礼对儿女们说:

   “我要把以前蹬三轮车攒下的5000块钱全部交给老家办教育。这事你们是赞成还是反对都一样,我主意定了,谁也别插杠了!”

  白芳礼对南开大学老师说:

   “我这样一大把年岁的人,又不识字,没啥能耐可以为国家做贡献了,可我捐助的大学生就不一样了,他们有文化,懂科学,说不定以后出几个人才,那对国家贡献多大!”

  白芳礼对支教公司的受雇员工说:

   “我们挣来的钱姓教育,所以有一分利就交一分给教育……”

  白芳礼对受助学生们说:

    “同学们放心,我身体还硬棒着呢,还在天天蹬三轮,一天十块八块的我还要挣回来。”

    “你们花我白爷爷一个卖大苦力的人的钱确实不容易,我是一脚一脚蹬出来的呀,可你们只要好好学习,朝好的方向走,就不要为钱发愁,有我白爷爷一天在蹬三轮,就有你们娃儿上学念书和吃饭的钱。”

  白芳礼在等活间隙吃馒头,对认识他的围观群众说:

    “这有嘛苦?这馍是农民兄弟用一滴一滴汗换来的,人家扔了,我把它拾起来吃了,不少浪费些么!”

  白芳礼对红光中学孙玉英老师说:

    “我不吃肉,不吃鱼,不吃虾,我把钱都攒着,给困难学生们。”

 白芳礼在病中对关心他的市民们说:

   “我挺好的,谢谢大伙惦着,等我出院了,还要支教去!”

  老人临终前时断时续地说:

      感谢大家的关心。他表示,要是有来世,还将蹬三轮为年轻后生们播撒自己的爱心。


“白芳礼神话”折射的是中国教育的悲哀

  《新华社每日电讯》9月29日报道,天津一位名叫白芳礼的老人74岁以后的十几年生命中,靠着一脚一脚地蹬三轮,挣下了35万元人民币,他把这些钱全部捐给了天津的多所大学、中学和小学,资助了300多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而每一个走近他的人都惊异地发现,他的个人生活几近乞丐,他的私有财产账单上是一个零。一个近乎神话的故事就是这样在我们身边发生了。


中国教育经费的窘况让我们的古稀老人寝食难安,就连外国人也为我们担忧。

联合国调查员托马赛夫斯基女士严厉批评中国的教育状况说,中国的教育开支之少是排在全世界倒数几位,连穷国乌干达都不如。话虽说得有点难听,可她说的中国政府公共预算只占教育总经费的53%,剩下的47%要靠家长或其他来源去填补的情况,我们从日常生活中还是能体会到一斑的,白芳礼老人的捐资可能就属于“其他来源”的一种吧。


 白芳礼的壮举不可谓不有利于社会,不利于人民,但是感动之后更多的是让人心酸。我们不禁要质问,靠白芳礼式的英雄行径能解中国教育之忧吗?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03》的报告,从1999到2001年我国公共教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仅为2.9%,同期的印度和伊朗达到了4.1%和5.0%。中国教育的种种怪现状说到底不就是一个钱字。不能说我们国家没钱,关键是我们把钱花到哪了。与可怜的教育经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78~2003年,我国GDP增长了31倍,而同期的行政管理经费增长了87倍;行政管理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从4.7%增加到14.8%。


今天的人们越来越看重起点的平等,也逐渐认同了由于发展潜力的不同而造成的机会拥有方面的某些合理的“不平等”,期望社会在生存与发展方面能够为每个人提供平等的起点。白芳礼吃的千重苦无非就是为了让更多的贫寒子弟走到这样一个的平等的起点。往者不可咎,来者犹可追。如果我们再也不想仍然让很多人因贫因教育高收费而上不起学,不原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古稀老人因为实在看不下去而不得不做新世纪的“武训”,是该在国家的教育预算上动点功夫了。来年政府再编制财政支出计划时是不是也能听证一下?这样我们才能不愧对九泉之下的白芳礼老人。


黄贯中新歌致敬白芳礼《一路走好》

“你用一个人的力量,打造爱的桥梁……春风吹过一片茁壮青草,请你要一路走好。”



我们的时代需要英雄。

我们的时代需要英雄,何谓英雄,英雄就是那些经常做一些利人不利己的,经常做些傻事的人。

评判他们是否是真傻的标准,不是你,不是我,是岁月。

风霜竟上壮士鬓,星月轮回又几度。

若干年后,或许你我早已被浮尘世事黯淡,

但英雄,却如日月浩明,万古长青。致白方礼。————北苏


上一篇: 回味传奇

下一篇: 拿什么衡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