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品味人生

任跌峦起伏,他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2016年06月08日 09:30:11865

最好的朋友

我曾经是个不良少年,初中毕业,因为户籍问题,我没有报考本市高中的资格,只能去念中专,由于脾气倔强,不肯向本班的混混定期交保护费,终于在某天在校园里双方发生大规模斗殴事件(我由于事先得到风声得知他们要在放学的时候堵我,所以提前通知了初中同学赶到,双方算是势均力敌),双方都有多人受伤住院,身为受害的一方,我竟也被处分,我气不过,便退学了,之后在社会上四处打工两年,基本上底层的工作我差不多都做过,饭店服务生,家具厂工人,服装店店员,发传单的,最后一份工作是电脑城销售,某天,被一个在我们那实习的大学生哥哥教育一番后,我决定换一种活法,我想翻身,我要去念书。

因为当时小,花钱没节制,虽然我上了两年班,但实际上没存下多少钱,勉强凑够了本地一所私立高中一年的学费3500元后,兜里只剩下几百元,家里也不富裕,所以我明白家里不能给我太多的支持,所以学习之外的开支我是能省则省。
早餐在家吃,但午餐和晚餐就得在学校吃了,我每天都会带饭去学校,午餐时吃掉,晚餐花五角钱买两个馒头,就着自来水和带的咸菜吃。可能都是苦命孩子吧,在我上学一个月后,勇主动跟我搭话,我们成了朋友,但实际上我当时没有觉得他能真心跟我交朋友,因为他当时是我们那所贵族中学的校草,长的很帅,非常受女生欢迎,我以为他也就谨谨是客套而已,也或许是看我那副穷酸样,可怜我而已。
勇成长在单亲家庭,跟妈妈生活,妈妈做些小生意,当时的家庭条件还算不错,零花钱很多,他每到吃饭的时候都会拉我出去一起吃,后来,干脆把充值好的食堂饭卡给我,就这样,直到考上大学之前,我一直就是白吃白喝他的。
我真正把勇当成好哥们是因为一件事,某个周日,我在家看书,突然接到勇的电话,说就在我家附近,能不能到我家来玩,我由于自卑,没有邀请过任何同学到我家做客过,当时我家图房租便宜,在火车道后面的贫民区租了一个小房子,偏僻难找不说,单元对面就是一个垃圾堆,夏天味道极大,但当时我已经想不到任何理由拒绝他,只能硬着头皮告诉他地址,他找了很久才找到我家,他进门的时候,我看出他愣了一下,可能没想到竟然还能有这么破的房子,由于当时已是中午,他提议说去外面吃饭,他请客,但人家是客人,怎能让他破费?但我身上的钱并不够我俩下饭馆的,我想了一下,就说了一句:如果不嫌弃的话,在我家,我做饭咱俩吃吧。他同意了,我用家里现有的食材,简单的炒了两个菜,我俩简单的吃了一顿,当时我就觉得,这样不在乎我出身的朋友,我是交定了。
后来我饭店开业的时候,经济状况并不宽裕的他,给我一个五百元的红包,由于他从事的是动画插画师的职业,经常加班,而当时的我,生意做的红红火火,终于摆脱了穷小子的身份,买房买车好不风光,之后更是想进入更上一层的圈子把自己以前的穷酸身份洗白,好顺利的当上高富帅,天天跟本地的二代们歌舞升平,我俩的联系也相应的越来越少,我也能感觉到,由于身份的差距,他在有意的躲我。
后来当我破产,苦心经营的人脉轰然倒塌,夜夜笙歌的我突然成了孤家寡人没人搭理的时候,勇一样没有嫌弃我,依旧像高中时那样,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请我出来吃饭,最后我决定去美国打拼的时候,勇拿给我他攒下的谨有的一万元,说:“我也有一个美国梦,但我没有你这魄力与胆量,所以,去吧,替我去实现梦想,你实现了,就是我实现了,这钱呀,我给自己花都心疼,但我给你花,我不心疼。”他说完这句话,极少在人面前哭的我,泣不成声。。。

任人生跌峦起伏,你依旧是我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