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七夕·何夕

2016年05月25日 22:53:26365


争将世上无别期,换得年年一度来。

七夕,又是一年七夕将至,早过了该休息的时间,她不知道为何却毫无睡意,静静对着电脑上那个龙字图标,房间里一丝若有若无的音乐隐隐流淌“你的眼眸如星,回首是潇潇暮雨,天涯尽头看流光飞去,不问何处是归期,几世情缘不负相思引,等待繁花能开满天际,只愿共你一生不忘记……”电话铃声突然介入,她无意识地拿起电话,“七夕节快乐”声音很熟悉。不用猜也知道是他打来的,聊了几句,他没有问她最近如何,只是问了忙不忙,身体如何,她也一一答了,然后,双方都沉默,她轻叹一声,即使如声音细微得如雪花飘落,他也感受到了“水心,你手机停机好几天了,所以我打了固话……”她“最近有点忙,一直没时间去交费,也懒得去交。”他“我去帮你交可以么?”她“不,不用,也不是很用得上,有时,真怕有人能找到我。”他“那好吧,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还在……”她“……”
她从未想过,原来在他的眼中,自己是这般脆弱,随时可能化蝶而去。停了半晌,她有些模糊的眼神定下来“深蓝,以后不要再打固话了,我明天就去开通手机,节日快乐!”纤细的手臂似乎再也承受不住电话听筒的重量,颓然落下,截断了他的声音。

门口传来母亲的声音“馨儿,该休息了,注意身体。”

“嗯”,她关灯上床夜色如水浸满空间,黑暗中她的泪无声坠落。七年前的一切在眼前闪烁铺开。

她进入了一款风靡全国的网络游戏“传奇”,从呦呦鹿鸣的新人村,到血雨腥风的沙巴克城,从白衣胜雪到光芒四射,她经历了很多人很多事,不过在遇到他之后都无足轻重了。

他叫深蓝,当水心在庄园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身边就依偎着一个 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的女孩 浅蓝。不用问,看名字也知道他们是情侣。

当时他们一行20多个人,突然从别的区转过来,并且都在极短的时间冲到很高的等级,等他们闭关修炼出来,人人都是一身极品装备,组建了一个小行会“蓝”,人数不多,杀伤力极强,因为这20多人PK技巧高超,杀伐决断,行动统一,来去如风,行会虽小,战斗力极强,各个地图都留下了他们强悍的足迹。玛法大陆上到处都是关于“蓝”的传说。

 水心所在的行会不是沙行会,但是老大 卓不凡 一直都很有雄心,要跟完全占据排行版前十位的强大沙行会一争高下。一番纵横联合,除沙行会之外的绝大部分行会都被老大联盟了。在人数上超过了沙行会,不过战斗力就未必了,毕竟是散沙一盘。

消息传入沙巴克皇宫,城主自然也有些坐不住,在跟军师们讨论分析大势之后得出结论,下一次沙城之争关键就看,新生力量“蓝”行会倾向哪边,如果他们保持中立,沙城无大碍;如果倒向对手,沙城危险;当然,如果能争取过来,沙城就稳如磐石。

沙城城主纡尊降贵约见“蓝”行会老大 深蓝,不料却碰了个软钉子,深蓝回信说,对权力之争毫无兴趣,只在乎兄弟情义。此事在盟重迅速传开,各种说法皆有,对这样有傲气有傲骨的男儿,水心不由多了几分敬意,庄园再见的时候,眼里也多了说不清的神情。

在所有人的期盼中,攻沙的日子很快到来,从下午5点开始,攻守双方就杀红了眼,漫漫黄沙中的王者之城在铺天盖地的冰与火中颤抖,无数人经历无数次重生之后,固若金汤的沙城被硬生生撕开一道口子,衣服店下面的秘密通道终于落入攻沙盟军之手,而此时沙城之争才正式开始,战斗立即进入白热化。

水心很安静,平时从不参战。她爱练级,爱挖矿,爱升级武器,爱收集各种漂亮的衣服,爱穿着它们在庄园发呆,很少跟人交流。但是没有人会忽视她的存在,不是因为她能炼制出极品武器,也不是因为她让人过目不忘的美丽,只是因为她的眼睛。水心的眼睛黑白分明如孩童般清澈如水,眼神却极其深邃,不管她的目光投射在谁的身上,对方都会有种被洞穿的悸动。

如火如荼的沙巴克战场吸引不了水心,她安静的在矿洞挖矿,“铛铛”的锄头撞击矿石的声音衬出矿洞诡异的静谧。一条突如其来的消息刺入水心眼帘:你的行会与“蓝”行会联盟成功。”当啷“鹤嘴锄掉在地上,平静的水面泛起层层涟漪。

在沙战结束前半小时,深蓝带领”蓝“行会加盟攻沙阵营,打破僵局,全线进攻。”蓝“的加入给了盟军一剂强心针,而对手的却被这意外的变故瓦解了士气,深蓝带领50多名高战组成突击队,在法师和道士的掩护下,势如破竹,直取沙皇宫,当夜沙城易主。关于“蓝”的传言再次漫天飞舞

有人说:深蓝他们是 卓不凡 的现实中的朋友,从别区转过来就是为了帮助卓不凡夺取沙巴克城。

有人说,深蓝和浅蓝是最深爱的情侣,一起走过很多区,每个区都举行了一场足以让任何一个女子荣耀一生盛大豪华的婚礼。

有人说:深蓝他们根本不是卓不凡的朋友,只是一群职业杀手,是卓不凡出高价请来的。

还有人说:不出意外,他们应该很快退出,在举行完 深蓝浅蓝的盛大婚礼之后……

每一条关于他的信息,水心都细细收藏,不着痕迹的放在心底。她一直以为自己和深蓝之间毫无交集的可能,注定是擦肩而过,连彼此生命里的过客都算不上,所以一切都只能放在心底。

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深夜,水心在庄园发呆,突然聊天栏出现一行蓝字 深蓝:听说你是升武器高手,能在你那里预订一把道18的逍遥扇吗?价格你定。

来不及答话,水心身边已多了一个人,不用看,肯定是他。水心抬眼望着他,他迎着她的目光微笑着,传说中的战神也有如此温暖的笑,这次眼神闪躲的反倒是水心。她轻轻颔首:炼好再说吧。

此后他每天都要关心一下炼制的进度,也会送来一些炼武器用的材料,水心都不动声色静静收下,继续挂在沙巴克的武器店。深蓝就抓抓脑袋然后在沙城里闲逛,过一会进武器店来瞧瞧,他每次进出水心都用眼角余光看着,却装着没看见。最后深蓝发来一句话:PK去了,需要什么材料说话啊。

逍遥扇的道术一点一点的升,有时候扇子也会碎,水心毫不心疼,反而有点小小的喜悦……

黑铁消耗得很快,库存的用完了,水心开始在矿洞挖矿。深蓝居然也能找过来,还说体力活该男人来做。水心就真的拍拍手,站在一边看深蓝挖矿,深蓝一边挖一边问:这个纯度25的金矿要不要啊?哇,纯度3的黑铁,这个铜矿纯度太高了,能用吗?听着他故意胡说八道,水心唇边绽出一朵淡淡微笑。

深蓝站直身体,深深看进水心的眼睛:你的笑好美,为什么总是冷冰冰的呢。

水心收了笑容:没什么值得笑的为什么要笑呢?谁知道笑过之后会不会是长久的哭泣。

深蓝靠近了水心:如果我说,请你为我笑,我绝不让你哭。你愿意吗?

水心一怔,深蓝靠近时的强大气场让她不由自主往后退,直到背靠着洞壁退无可退。

深蓝一步一步逼近:我第一天进区就看见你了,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就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升级武器只是我接近你的理由,我能感觉到你对我不是毫无感觉的。你注定就是我的女人!

没有退路的水心看似有些惊惶,突然挑衅的盯牢深蓝:你说我是你最重要的女人,那么浅蓝算什么呢?

深蓝闪亮的眸子突然有些暗淡:我一直把浅蓝当妹妹,跟她说过我对她只有兄妹之情,可是她说不想离开,总跟随着我的脚步。我对她是有歉疚的,我给不了她爱,只能给她最豪华的婚礼。她答应过我,等我找到最爱,她就会离开并祝福我们。

水心眼神闪烁,说不出话,心里早已相信了面前这个脸上一片真诚的男人。安静的矿洞只剩下两颗心剧烈跳动的声音,看着深蓝越来越温柔的神情,水心 的心从未有过的迷乱,深蓝踏前半步,水心被拥进一个温暖安全的怀抱,她听见了自己心底花开的声音。

浅蓝 如约祝福了深蓝和水心,不过仍然没有离开,她一直不远不近的在深蓝身边。

世上最美好的事莫过于,你爱着的人恰好也爱着你。水心和深蓝每天在相互的问候中醒来,传奇里的分分秒秒都腻在一起,庄园深情相拥,痴痴傻傻的话说了又说,情人塔的青砖碧瓦上都刻满了他们的誓言;白日门的相思树见证了他们的深情;悬崖上的风偷听过他们的甜言蜜语……他们在对彼此的千叮万嘱中怀抱美梦沉沉睡去。

深蓝刻意选了那年的七夕做结婚的日子,因为水心喜欢七夕节,喜欢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盛大的婚礼上,水心是最幸福最美丽的新娘,深蓝是最快乐最英俊的新郎。那把18的逍遥扇是爱的信物,在水心白皙秀美的手上熠熠闪光。一切都如此完美,仿佛可以永远这样幸福下去。

吃饭不准点的水心经常胃疼,第一次在深蓝面前发作,是他们正在视频聊天的时候,突然水心捧着胃,身子痉挛起来,倒在椅子上,脸色倏然间就血色全无,她弯著腰咬紧牙关,没有说一个“痛”字,可是,汗珠一粒粒从她额上冒出来。深蓝吓坏了,拼命问怎么了,可是空间的距离让他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挣扎受苦。好在疼痛来得快也去得快,很快水心唇边重新绽出了笑容,尽管脸色依旧白得像大理石。不管深蓝怎么强求,厌恶医院的水心就是不肯去医院检查,只是买了胃药,在深蓝的监督下,每天按时服药,尽管如此,这样的事还是又发生过几次。每次深蓝都求上帝把水心的疼痛转移给他,可惜上帝从不成全。

后来在深蓝的强烈要求下,水心去医院检查,拿到结果那天,水心告诉深蓝没什么大不了,就是胃炎,然后说有点累想休息。关掉QQ,水心倒在床上放声痛哭,报告单紧紧捏在手心。一切似乎依旧,平静而幸福。

很快,水心和深蓝结婚三周年的日子,又一个七夕节到了。

深蓝拉着水心去了姻缘殿,在那里燃放烟花,一心一意,心心相印。水心专心的看着这斑驳流离的焰火,交织成一副绚烂的光景,一次次的盛开,一次次的陨落。最后一朵烟花消失之后,水心发出梦呓般得叹息:烟花太美了,可惜无法留住。不过正因为只是瞬间绽放,才会让人永远难忘。深蓝傻傻的说:你喜欢烟花,我就为你放一辈子。每年七夕节不管我在哪里,有多忙,我都会赶回来为你放烟花。水心转头嗯了一声,眼角一滴晶莹的泪水随风而去。

第二天,深蓝收到水心的QQ留言:深蓝,我一直喜欢这句诗,“争将世上无期别,换得年年一度来”,现在读来满是辛酸,无期别,一度来,终是我错了,如果没有这一度来,你我又何苦海角天涯两处相思。浅蓝一直深爱着你,请你珍惜她。我走了,回归现实生活,勿念。

水心消失了,传奇里从此再没了她的身影。深蓝不相信水心真的会离开,他每天都在相思树下静静等待,相思欲寄无从寄时,只能看着身上挂着的水心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在心底呼唤。实在抵不过思念,他拨通水心的电话:你拨入的电话限制你的呼入……换了手机号打过去,水心冷冷地说:我说过不要再联系,别逼我换手机号。

深蓝反复练习多次准备好的话一个字来不及说,被冻结在深秋的夜。自此深蓝多了个习惯,每天都要拨打那个限制自己呼入的号码一次。或许是等待终于有一天的解禁,或许是情不自禁的习惯,一直延续到今天。

第二天上午,水心和父母在家选照片,看着影集里或笑或嗔或沉静的自己,她一张一张慢慢回忆。最后选了一张站在红豆树下的照片。那是跟深蓝结婚之后,特意去公园拍来留作纪念的。绿荫下的水心长发飘飘,双眸闪亮,嘴角含笑,青春的面庞写满幸福。

就这张吧,妈妈,那时候我的头发多漂亮啊,你们都要记住我以前的样子。对了,妈妈,今天请你去帮我把手机开通吧,以后一直保持畅通好吗?这样就好像我还在你们身边。

一个月之后,水心因胃癌去世。走前握着母亲的手,眼望向远方:缘已尽,情未了,七夕会,永无期。深蓝,以后的七夕节没有我了,你一定要幸福!

深蓝每天依旧拨着那个永远不能呼入的电话,只为确定她还好,她还在。七夕那天依旧会燃放7只一心一意,只是当初看烟花的人已不知何日是归期。



上一篇: 七夕·念夕

下一篇: 七夕·冷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