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白月光·无名

2016年05月25日 23:49:14400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白月光》

人无名,剑有名。
他持一柄玄天,任玛法流年偷换,岁月更迭。

当年玄天剑堪称神品,世人无不艳羡三分,但是,终究是被后世种种超越了,变成凡俗之物。无名还是视若珍宝的佩戴着,时时检视,唯恐因为无意的疏忽,而让玄天有任何损坏。
又能有怎样的损坏呢,道士的剑,本来就不会像战士的刀一样时时饮血噬骨,但是他当心地佩着,当心到每个留意到他的人,都会认定,这其中必有缘故。

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无名深知这一点。
所以那时,飞儿接近他的时候,他不过付之一笑。

飞儿那时还是学生,有着年少惯常的冲动、率性与执拗。
而无名这样成名甚早的人,在游戏里,却早有了相依相伴的老婆。
玛法大陆的爱恨情仇,随时都在上演。只是无名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飞儿突然跑来他的城市。

到底,无名也没有见她,而让飞儿失望离开。
但是这件事却在区里掀起轩然大波,连无名也没有预料到,事情后来的发展,竟会变成那样。

老婆与一帮姐妹,认定飞儿的行为对她造成了侵害。于是开始上演对飞儿的指责,并迅速失控,变成了对飞儿的谩骂。
飞儿从始至终没有解释,其实,她只是想见他一面,别无他求。但是,事已至此,说又何用呢?更何况,她们人多势众,辩解就一定能辩解清楚吗?
飞儿变成了众矢之的,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欺负,经常能看到她空血上线,或带着一身的毒飞回安全区,甚至飞爆也是常事。

无名从来不介入女人之间的纷争,但毕竟此事因自己而起,而飞儿的处境又如此不堪,他试图阻止。他M老婆:别闹了,我根本不喜欢她。
但是老婆旋即将这句话刷出来。对无名来说,这句话是事实,也是息事宁人。但是在外人听来,则更将飞儿看做一个天大的笑话。
老婆和姐妹们的行为,已经是一辆失控的车,惯性足以抵抗一切,她们甚至闹得更凶了一些。
飞儿一直保持沉默。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句话,比一万句谩骂的伤害更大。

有一天,无名在安全区旁边正在PK,突然看到人群中的飞儿,一身的绿毒,还在不断掉血,他的心墓地一疼。就在片刻的走神中,他被围追堵截的几个敌人手刃倒下。黑白他看的多了,从来不在乎爆了什么,OUT、上线,手空着——居然爆了心爱的玄天!

这柄剑,无名很是喜欢,修长的剑身,雪亮的锋芒,剑在鞘中内敛蕴藉,剑一出鞘威震四方。他有点懊恼,有点心烦,这在他,还是第一次。
就在烦乱之际,交易框被打开,他赫然看到一柄玄天被端端正正摆在上边,对方已按下交易按钮——无名只觉自己在做梦,居然是飞儿!

无名面对飞儿,讷讷不知所言,飞儿却淡然地微笑,说,不用谢的,我凑巧捡到罢了。
无名想替老婆道歉,飞儿又抢先说道:没关系的,我不在乎。
这样的对话相当累人且沉闷,飞儿率先告别,她轻笑着说,再见!

很久之后,人们才慢慢发觉,飞儿已不知何时离开了这里,没有人知道具体的时间,因为她的朋友本就不多。
谩骂却是在很久之后才停止的,有的新人甚至在打听,这个飞儿是谁?她惹了什么人?
也许,只有无名一个人知道飞儿消失的确切日期——就在那一天,她捡了他的玄天,对他说:没关系的,再见!

飞儿在的时候,无名没觉得怎样,她走了,他却莫名地心疼她。
无名知道自己的存在,曾经伤害过飞儿,但是,如今,无论怎么补救也来不及了。

很多年过去,无名依旧是无名,玛法大陆,却物是人非了。没有人知道,这个没有名字的人,曾经也叱咤风云过,他忘记了很多人,唯独飞儿,他偶尔还会想起,纵是无情,也有痕迹。回首整桩闹剧,老婆没错,飞儿没错,他呢,似乎也没有大错。那么,究竟是谁错了呢?他渐渐不能细想当初的细节,任凭它们湮灭在玛法的尘埃之中。

他依旧手持一柄玄天,走在苍茫的盟重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