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白月光·月光

2016年05月25日 23:49:39361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白月光》

月光是一个女人,年龄不详。
她很早就在这个区了,但是始终朋友不多,只有两三个,她的朋友也会离开,少了一个,又会补充进一个,所以,虽然朋友的数量并不少,但是同时存在的,还是只有两三个。

她的朋友也都是些小人物,对月光来说,这样的交往,安心、平和、没有市侩浮华,很好,符合她的审美。自然,这样的朋友圈,存在于任何地方,很寻常,正应了物以类聚那句老话。如果,没有乘风的出现,那么,月光的怡然自得的传奇,也许会长长久久地持续下去。

但是,世上偏偏有“但是”二字的存在,所以,乘风,到底还是出现了。

带他来的,是小桃。
小桃是月光新结识的好友,两个人有相差无几的生活经历,相差无几的传奇经历,不同的是月光从未转区,而小桃则因情伤,刚从另一片玛法大陆遁逃而来。

小桃是怎么认识乘风的,就像一个谜。
乘风是区内有名的浪荡子,以放荡不羁而著称,而小桃以新人的身份,居然与乘风一见如故,就像一个蹩脚的故事,让人有点纳罕。
不仅如此,小桃还将乘风介绍给月光认识,她说,他看起来是个坏人,实则不是,就像很多人看起来是个好人,其实呢,不过是衣冠禽兽。
乘风点头,接上去说,我不过是好的不太明显罢了。
月光对乘风很熟悉,每晚都有他蓝色或红色的刷屏,谁能不知道他呢!这个好战又滥情的浪子。

乘风在不PK不泡妞的时候,会和月光聊一聊,区内的很多旧人旧事,新人一无所知,但是月光是谁?开服就进入的老人,怕也没几个了吧。
说那些旧事的时候,乘风的态度没有油滑与不羁,当两个人追忆某个叱咤一时却悄然隐退的故人之后,他总会叹口气,说,月光,我们记得他们,当我们离开之后,又有谁会记得我们呢?
月光则轻笑,记得我的,也许不会有,记得你的,总会有不少人的。
她不过是戏谑,他却认了真,追问:你会记得我吗,月光?
月光随口应道,会的,我会。

乘风是不结婚的,他有很多老婆,却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铭刻上他的名字。有一晚,乘风连续PK了五六个小时之后,疲惫不堪地回到庄园,他如期见到月光,突然开口道:月光,不如我们结婚吧。
月光有点啼笑皆非,两个本无交集的人,因为一个共同的朋友而结识,又因为共同的回忆而有了有限的共同语言,这样的关系,就能维系婚姻,哪怕只是游戏婚姻?
她突然想起小桃,很奇怪的,小桃已经很久没上线过了,久到什么时间呢?她在努力想上次见到小桃是什么时候,却被乘风的一句话打断:月光,其实我认识你很久了,小桃,是我为了和你认识而建的小号……
乘风还说了些别的,月光却没留意,她自己的思绪已经飞得很远。

原来,原来如此——
难怪乘风绝口不提任何有关月光的往事,以他对旧传奇的记忆,又怎会不知月光的过往?
那些已然模糊,却刻骨铭心的记忆——她的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过去。月光很清醒地明白,对那些过去,乘风是一个见证者。
但是,乘风还是不懂,月光选择了褪去繁华,就是为了遗忘那些繁华过后的伤痕,他是聪明人,又何必提起呢?
过去的,就过去吧,她宁愿做一个被遗忘者。

月光有一段时间没有上线,并非因为乘风给她的困扰,原因很简单——她病了很长时间,疲倦的只想拥着棉被看窗外浮云聚散。
等她上线时,乘风却不见了。
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连敌人都用蓝字或红字询问了,那个嬉笑怒骂、放荡不羁的好战分子,到哪去了呢?整个玛法大陆都仿佛寂寞了。

玛法很大,夜很深,深的看不见月光的存在。
她突然想到,也许,每一夜都是有月光的,在云之上,心之上,谁又能说没有月光呢?
月光听说,玛法大陆,又会有昼夜的转换了,记得早年间,并非现在的永昼,而是有黑夜的,需要蜡烛火把照明,那么,时代经过一个回环,又转回来了。只是,不知道流年的转换,是否能转回来呢?
月光在突然之间,想念乘风,很想,但是,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