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赤月·记忆

2016年05月25日 23:50:16296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真正快乐的男人,才能带给女人真正的快乐---《附注我爱你》

芸开始玩传奇的缘由真的很有些传奇。
那是很多年前,久到她快要忘记是哪一年了,她在网吧上网的时候被旁边忽然一蹦而起的一个男孩子紧紧地拥抱了一下,她甚至感觉到了这个男孩子的颤抖,那绝对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兴奋和激动。

那群站在这个男孩子背后的人,大抵是他朋友吧,他们也在笑着,尖叫这,鼓掌着,拥抱着,仿佛过节一般。
这个男孩子甚至豪兴大发地请全网吧的人喝汽水。
因为这个男孩子打到了一个叫天尊戒指的东西。

她看到他明朗的笑,竟然忘记去责备他的无礼与冒失,直到现在,芸依旧记得当时脸上发烫的感觉。

从这个时候开始,她知道了这个名叫传奇的游戏。
知道了那个叫做赤月的地方,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个男孩子那么激动。

男孩子叫做朗,这是芸在很久之后才知道的,这个时候的芸已经是一个会冰咆哮的高级法师了。
她开始习惯去赤月这个地方,小心翼翼的带好满包随机,尽量堆高魔御,对所有人都说,只为了那传说中的血饮。可是为了什么?只有天知地知她自己知道……
朗依旧每天混迹在赤月中,一个慢慢长大的道士,每天掐好了时间上线满赤月乱飞,经常会看到芸,偶尔也会从芸哪里讨几个随机,要几个疗伤什么的……

再渐渐的,芸也掐好了时间,总是把祭坛和老魔门口附近的怪清得干干净净,想着给朗做点前期准备工作。却不料反倒挨了骂——他们打赤月也是有战略战术的,总是等有人冲进去了之后,再专门来一个人把怪引过去堵门,堵得满满当当的,让后来人进也没法进。

 这些都是朗给芸说的,他们从未组过队,也从未“面对面”地交流过,他们的文字永远只有蓝色的。即使是最简单的对话。
“/朗=>随机?大药?坐标?”
“/芸 有,进门拿”

就这样,芸一次次地在网吧里听着这个大男孩的嬉笑怒骂,然后摘下耳机,听着朗的声音浅浅微笑。朗的笑声很能感动人,丝毫没有赤月峡谷里那种阴沉的味道,相反有些像苍月岛的海风和阳光,
再后来,朗不断地混迹于新区,他总是新区前几个冲进赤月的人,然后在网吧大呼小叫……

芸跟了两个区便跟不上他的脚步了,不过她依旧在网吧听着他的声音,看着他的笑脸,开始练级,感受他的喜悦,他的快乐。
他真的很快乐,他每天都在玩这个游戏,并乐此不疲,黑白电影根本无法阻止他的笑声。

又过了很久,久到芸快要忘记过了多久了,朗在QQ上问她,你还玩传奇吗?
芸说,很久不玩了,我快要忘记了。
朗哈哈大笑,说来陪我玩百区吧,现在升级可快了,我们都是记忆套拉到赤月去炸蜘蛛,你到语音频道来找我就好了。
记忆套?炸蜘蛛?语音频道?
这些名词让芸有些头晕,她的记忆中,记忆套可是一个稀罕玩意儿,至于炸蜘蛛,怎么个炸法呢?用冰咆哮吗?

还是那个赤月峡谷,还是那个朗。
只不过他现在身上穿一套记忆套装,不断地组织着整队的法师从这个地图到那个地图,从这个角落到那个角落。
天地合一,地狱雷光。
看着不断刷屏的经验增加,芸有些犯晕,原来还可以这样升级。

听到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明显还是当年那个青春飞扬的朗,只是少了些许稚嫩,多了几分成熟与幽默。
耳机里充斥着朗的声音,他不停地在说着话,一会是指挥着这个小队伍打怪,一会是与队里的人聊天吹牛,一会还要招呼一下进到语音频道晃荡的游客——他真的好忙。

芸问他,你还会不会请人喝汽水。
朗愣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不,我已经不请他们喝汽水了。故意停了停,然后说,我都请他们喝酒。
于是大家大笑。朗也为自己的小关子乐不可支。

芸也笑了起来,纵然已经不是一个网吧里,芸甚至不知道他在地球的那个角落。但是透过耳机,她还是能感觉到朗很快乐。

和八年前一样快乐。
这就够了。
是用雷电术还是用地狱雷光,是用随机传送卷还是用天地合一。
谁在乎呢?


上一篇: 白月光·乘风

下一篇: 浅梦微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