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冬天尚好

2016年05月25日 23:57:47744

铃兰不喜欢冬天。除了冬天寒冷干燥鼻炎老犯之外,冬天还有很多节日。比如光棍节、圣诞节、元旦节、情人节,还有铃兰的生日。而这些节日,很多年来,都是铃兰独自一个人过。
毕业几年,南下深圳,居无定所,事业无成。每当有许久不联系的同学朋友问到铃兰近况,铃兰总是挑一挑眉毛回复前面那句。铃兰对这样的一些人感到无奈。几百年不曾联系,一跳出来就是同样的几个话题——星座,年薪,婚恋计划。总是有人语重心长以过来人身份念叨,你也老大不小了,眼光别那么高,找个差不多的就嫁了吧。再过两年,你半价出售都无人问津了。铃兰很是疑惑,我嫁与不嫁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妈都没催我呢,你们瞎操什么心。

铃兰是桀骜的,所以她选择离开那座去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来到这个欲望之都,也放弃掉自己的艺术专业,做起了销售。因为她知道,绝大多数的老板都是做业务起家。铃兰家庭平凡,她对自己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拿着大把银子回去孝敬为了供她读书连两百块衣服都舍不得买的老妈。所以铃兰把大多数女孩子谈恋爱的时间花在了客户身上。而铃兰的娱乐活动,除了跟部门员工培养感情吃吃饭聊聊天之外,也就只剩传奇了。
 
传奇算是个很古老的游戏了,虽然它一直在更新,一直在升级。但是在大多数人看来,这已经是个过时的游戏。铃兰很早就开始玩传奇,等级不高,也曾留名。后来辗转去了百区,因为这里,是最初的记忆。没有天关,没有商铺,没有眼花缭乱的装备。有的,只是十年前的纯真,例如需要翻过毒蛇山谷才能从比奇到达土城,只有一点一点看着经验烧猪冲到40级,只有一次一次的召唤神兽才能练成三级旺财。在这里,铃兰可以抛去职业素养,忘记淑女仪态,大笑大闹,忘记生活的重压。

铃兰所在的行会,在百区首屈一指。一到晚上,人声鼎沸。除了具备一流的作战实力,娱乐精神也让人称道。三五不时就会组织大型活动,最具人气的就是K歌大会。会里人才济济,经常有人技惊四座,一首歌博得众人赞叹。当然,也有人五音不全,弄得整个频道嘘声四起。而第一次让铃兰记住惠龙,就是在会里组织的一个K歌比赛。那晚刚守完沙,都有些累了,活动刚开始气氛还不够热烈,主持鼓动着大家踊跃参加。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那是个带着浓厚北方口音,没有磁性,让人提不起幻想的男声,只听那男声大大咧咧说道:本人不才,出来献丑,纯属抛砖,意在引玉。然后一曲十头驴都拉不回来的《只愿一生爱一人》跌倒众生。铃兰点开IS页面,看见麦上那个正撕心裂肺唱歌的名字。惠龙。城市,深圳。一曲完毕,主持人惊魂未定问道——你丫是敌对会派来挫伤我们激情的吧?
铃兰看着屏幕情不自禁的笑了。
 
后来的某天,一群姐妹怂恿着老大要帮铃兰觅个良婿。老大尽职尽责跑来问铃兰,你喜欢什么样的啊?体贴的,好战的?铃兰随口开玩笑,我喜欢六块腹肌的。铃兰没想到热心肠的老大还马上就在行会公屏打出征婚广告——美女铃兰现招乘龙快婿,条件:六块腹肌猛男。非诚勿扰。

很快蓝色的私聊呼啦啦进来十几条,铃兰一看,最后一条大喇喇写着,没有六块,就一块行不行啊?很大一块噢。私聊是惠龙发的。铃兰回过去一句“无图无真相”。惠龙说,想了解真相啊?那你加我QQ吧。
铃兰没有马上去加惠龙,而是查找QQ号进了惠龙的空间。
日志全是转载的,铃兰心想,唔,这个粗人。相册翻翻,长相还凑合,唇红齿白的,一看下面刷刷10几条留言都是惊叹,龙哥,大变样了啊,怎么瘦这么多?难道他原来真是个大胖子?再看看心情,忽而发现这丫把手机号也留上面。铃兰决定逗一逗他。
拨通电话,铃兰努力装出最甜美的声音:“您好,我是中国平安的客服代表,现在我们有一个调查活动,能耽误您几分钟时间么?”
感觉那边一脸错愕。“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吗?我,我不买保险。你怎么知道我电话呀?”
铃兰忍不住笑,“惠龙先生,您知道我是谁吗?”
那边发出恍然大悟的惊呼,“你是铃兰!”
 
铃兰慢慢跟惠龙熟络起来,惠龙在那个全国人民都熟知的网络公司上班,工作不算悠闲,收入也还凑合。
铃兰问他,你会跟朋友去KTV么?
惠龙说,当然啊,一般我们去KTV,我就把门关了站门口唱。
铃兰不解,为什么要站门口唱啊?
惠龙狡黠的偷笑,因为我堵着门就没人出去得了啊。等我唱完开门就全趴下了。
铃兰说,那下次咱俩去唱歌吧?我不怕。
惠龙说,好啊。
铃兰偷偷笑道,我跟朋友去唱歌,一般他们唱累了我就上场了,我平均在凌晨2——3点可以达到巅峰状态。下次我也站到门口唱。
惠龙拍拍脑门,哎呀,我这个KTV必杀技教错人了。
 
铃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惠龙归纳为自己人了。
每天铃兰和惠龙都会抽空聊天。哪怕是铃兰在见客户的路上。内容除了讨论头一天行会战的战况和密谋从哪去剥削点祝福油和大药,渐渐的也涉及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惠龙既体贴周到,又能插科打诨。受摧残和抗打击能力超强。自从铃兰知道惠龙曾经竟然是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以后,于是很有爱心的给惠龙取了N多昵称。
小胖子,大胖墩,大肥龟,肉夹馍,肥猫,死胖子。惠龙抗议几次无效以后已经无奈的默认了这些外号。
铃兰慢慢发现,她开始期待每天惠龙上线,每天会在惠龙下线以后偷偷去给他打两个小时大药以备他打架时药源充足,更会在临睡前漫游聊天记录把一天的对话重温一遍。
 
周末,惠龙失踪了整整一天。游戏不见人,QQ头像也一直是灰暗的。
铃兰忐忑不安的在电脑面前苦等了一天。惠龙一向都是下班就宅在家,会去哪呢?
难道是陪女朋友?
不会。肯定不会。铃兰努力说服自己。
心惊肉跳。
第二天惠龙终于出现了,一脸疲惫。
铃兰小心翼翼,有的东西,她不敢问,她也没有立场过问。她不想知道,她怕是她不能接受的答案。
惠龙主动开口,简单的一句私聊出现在铃兰的对话框——是不是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正是守沙的最后时间,敌对会的最后一次总攻,地图上黑压压一团都是黄点。铃兰怔怔站在厮杀的人群中,呆呆看着屏幕上这句没头没尾,没有主谓的问句。
她知道,惠龙心里有人。
屏幕黑了。
 
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无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铃兰唯一一段感情还是在大学的时候,男孩子正是传奇里认识的。大学时候的感情总是纯真的。男孩子会在国庆五一寒暑假坐几十个小时的硬座火车翻山越岭跋山涉水的来看望铃兰。省吃俭用把生活费拿来交话费,会把铃兰宿舍的床单被套蚊帐通通洗个遍,会在人潮汹涌的街上蹲下去为铃兰系鞋带,会大冬天早上转两次车买回铃兰喜欢吃的那一家店的小笼包。可是,那时年纪太小,铃兰还是一个娇纵的,倔强的孩子,从来不懂低头。不断的伤害对方,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铃兰以为无论发生什么,那男孩子都会守护着她。
男孩子最终放弃了。从遥远的冰天雪地打来电话,我们在一起三年,无论任何事我都迁就你都包容你,我可以纵容你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但是我不能纵容你一辈子啊。你就不能为了我改变一点么?
铃兰知道男孩子心里同时已经悄悄住进另一个女孩子,一个温柔乖巧,懂得低眉顺目去讨好他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不会伤害他,会让他微笑给他温暖。
铃兰握紧拳头,咬牙切齿。不能,一点都不能。
同寝室的女孩子在旁边哭得稀里哗啦,这段被看做楷模的感情就这么夭折了。
铃兰没有哭,只是心瞬间支离破碎了。

从此铃兰不再谈感情。
现实中,游戏里,偶尔遇见搭讪的,只想随便玩玩而已的男人,问铃兰,你要怎样才肯屈服?你要怎样才会对我笑?你要怎样才会满意?
“要么爱我,要么永远不。”
男人纷纷悻悻走开。
 
铃兰想起来曾经有一男子,高大俊朗,家庭优越。目光灼灼逼问,你不相信我?那我们去闪婚。你敢么?
铃兰不敢。
闺蜜笑铃兰笨,你还真被他说闪婚唬住了?你也不想想,他条件那么好,他可能跟你玩真的么?他会看得上你么?我们要认清现实。
铃兰看着旁边奋勇杀敌的惠龙,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沦陷下去了。
 
行会战结束,铃兰和惠龙均在安全区休息。
铃兰看着不远处人堆里的惠龙,发出一句,你不是让我给你介绍老婆么?我给你物色了一个美女。
惠龙很快回了,美女啊?好啊。
铃兰多希望他会告诉自己,不要,我只要你。
铃兰强颜欢笑,嗯,那你得贿赂我,这个美女可是我好朋友来着,单纯漂亮,身材超正,还没有过男朋友呢。追她的人如过江之鲫啊。
惠龙沉默好一会儿。“等我回来再说吧,我马上要回老家处理一些事情。”
铃兰不再做声。他,这算是同意了么?
也好,成人之美,也断了自己的念想。
 
惠龙走了。一连几天,音讯全无。
铃兰才明白小说里写思念一个人会“茶饭不思,坐立不安,夜不能寐”原来是真的。
铃兰不停的找事情做,拜访客户,打打电话,整理文件。下班以后,准时参加行会活动,活动结束去打疗伤药。
只是隐隐中,老是出现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对铃兰说道,小肥龟,这么用功呢?小肥龟,又爆装备了吧?小肥龟,别生气了,我给你买你最爱的巧克力。
辗转反侧,夜里醒来3,4次。一直睡不安稳。
为什么他一直没有上游戏?
嗯,他没带电脑。
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回我话?他难道没有看见我的留言么?他手机不是可以上QQ么?
嗯,肯定那边信号不好。
那为什么连条报平安的短信都没有呢? 
嗯,不会是手机掉了吧?
铃兰是懦弱的,在面对感情的时候,她不敢去求证。号码薄翻出来又收回去,短信编辑好又取消。
铃兰心里反反复复在想问题,又不断的自己推翻。
最终铃兰终于承认,你并不是他的谁,他没必要给你交代。
 
惠龙终于出现,疲乏不堪。
惠龙说,这几天太累了。我看见你的留言,但是白天要办事,晚上跟大学哥们喝酒,我觉得回你一两句话不是很好,就没有回复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你了。”
铃兰痴痴看着惠龙发过来的这句话,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患得患失。
“想我了?是没人给你欺负了吧?”
“不对,是没人欺负你了是吧?”
惠龙抓住铃兰这个口误,笑得不可自持。“是啊,没人给我欺负了。”
“那快回来吧,上次介绍给你的美女还等着呢。”铃兰知道自己必须要划清界限。不是对他,而是对自己的心。
“我不想见,我也不想要。我只想见你。你一个就顶一万个了。”惠龙掩饰不住怒意。
铃兰慌乱的抹着眼泪-----"我不想见你,就这样多好。起码你会宠我,不会变。也许见了就不一样了。我不想见光死。"
“我不怕见光死,我怕的是连光都见不着啊!”
“你别让我误会了,我知道你想要的是哥们。”
“你让我想几分钟,让我想想你到底怕什么,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死寂。
“我确认我想要的不是哥们。”
“我是你哥哥,你要叫我哥哥。或者,叫更亲密的。”铃兰知道惠龙在那边偷笑。
 
为什么不呢?
为什么不试着去爱一次呢?就像从来没有受过伤害一样。
为什么不试着去爱一次呢?去验证这世界上还有忠贞的爱情。
为什么不试着去爱一次呢?也许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一个人。
趁热去爱吧。不要考虑家庭,地域,文化,性格的差异。
他喜欢我,我喜欢他。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我不行了,眼皮在打架了。这两天没有休息好,白天又为了给你带特产,零下的温度排了1个小时队去给你买。这可是我们家乡最最正宗最最地道的特产了。”
惠龙已经开始迷迷糊糊。
“等我,等我回来,陪你过这百年难遇的光棍节。”
 
光棍节,圣诞节,元旦节,情人节,还有自己的生日。铃兰开始期待。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春风仿佛爱情在蕴酝。
初春中的你撩动我幻想,
就像嫩绿草使春雨香。
暑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火一般的太阳在脸上。
烧得肌肤如情,痕极又痒。
滴着汗的一双笑着唱。

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秋风即使带凉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填满我梦想。
就像落叶飞轻敲我窗。
冬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天空多灰我们亦放亮。
 
冬天尚好,你若在场。


上一篇: 淡情最深

下一篇: 回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