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一世劫 三生念

2016年05月26日 00:14:40411

(一)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一世劫 三生念

(二)
年少韶华,未染尘埃的岁月中,我们相遇。
生生错过,似水流年斩不断三千痴缠,终还是站成了彼岸。
他叫太阳,我和他的故事要追溯到七年以前。
七年,人生有多少个七年,我不想去数,但是你有没有试过,用七年的执着去思念一个人,也是一种幸福。
因为这样的执念,不是每个人都能有。
 
(三)
2005年的那个夏初,天关初现,也许是在46级上停留的太久了,区里的很多人都在拼命的低头冲级。
当我回到星海二的时候,发现这里多了很多“新人”,其实他们也算不上新人,只是老人新号罢了。
但是真正出色的新人却寥寥无几,太阳便这其中的一个。
我一直以为当时的他是个新人,很久以后才知道他是这个区的第一批元老。
 
(四)
我会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那是传奇女子共有的虚荣。
喜欢偶尔站在苍月发呆的人不只我一个。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那样匆匆忙忙地从我身边闪过,在仓库处停留片刻后直接消失。
不一会,天关里就会出现带着他名字的红字,很是醒目。
仅仅看一眼永远是不够的,那时的我还不习惯漫无目的地等待,于是我一头扎进了天关,只为转换房间时那瞬间的相遇。
或许他根本就无暇注意一个小女子的情愫,而我却总在身影与他重叠的刹那捂不住心口的狂跳。
 
(五)
那一天,我51级,申请了比奇的女道雕像。
看着男战雕像上他的名字,我从底里洋溢着幸福的笑,是的,我可以和他站在一起了。
天庭的红毯映照着冷傲的身影,从来没有人能将雷霆战衣穿的像他那样风华绝代,纵使那把暗沉的屠龙刀,也因在他的手里而格外夺目。
他在我身边停了一下,我惊讶的发现他身上的名字竟然是橙色的——来自我的敌对行会。
虽然他先前一直没有入会,但是我也早就应该猜到了,他来自于太阳家族,是建区就结下仇恨的宿敌行会。
 
(六)
我对游戏并没有太多的热情,却在某个行会呆了很久,总有些不舍分离的朋友。
看过区里很多的对骂,打完了不管谁输谁赢,都要高调叫骂一场,这似乎成了他们游戏中不变的定律。
那样每日不止的口水战,实在让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万一被他拒绝?!我不想成为别人口水战的焦点。
积攒了好久的勇气在那一瞬间崩溃。
原来,爱,会如此痛彻心扉。
我茫然地看着他从身边消失,空荡荡的天庭里只剩下寂寞的空气在叹息。
 
(七)
天气越来越热,缩在闷热的宿舍里心不在焉地写着连自己也看不太懂的论文。
几次鼠标指向那个“龙”字图标,又慢慢挪开。我以为,我关了那个游戏,就可以忘了一切。
就这样,秋天过,冬天如约而至。
电脑桌面上那个“龙”字图标被我一次次的指上又一次次的挪开后,我再次推开了传奇那两扇沉重的石门。
这扇门不只是在游戏里,也同样禁锢在我的心里,不敢去推,只是怕失败而已。
第一次发现,我竟然这么害怕失败。
 
(八)
苍月风景依旧,只是喜欢站在那里的人换了一拔又一拔。
我认识了平淡,太阳现实的朋友。
敌人未必不能是朋友,寥寥数语后,平淡便成了我的朋友。
就这样聊了很久以后,我似是无意的问他:“太阳今天没来吗?”
他并没有听出来什么,只是不无骄傲地说:“太阳最近晚上应酬多一些,都要很晚才能上来的,所以最近攻城也没攻,男人嘛,事业为重!”
我笑笑,其实并不想问太多,知道他还好,也就够了。
 
(九)
那天,我还是等到了很晚,几次欲离开又几次回头,那样的期待,期待到麻木。
我该告诉他吗?可是又怕那感觉会如镜花水月般破灭。
其实他行会里喜欢骂人的也就那几个号,或者他也不一定会拒绝我呢?
或者就算他拒绝我也不会告诉别人让我成为笑柄呢?
又或者……
他还是来了,雷霆换成了凤天,那粗肿的凤天穿在他身上竟然也那么好看。
我一时迷了眼,待清醒的时候才发现他身上竟然多了一行名字,某某人的丈夫。
……
我早该知道,像他这样的人物是不会寂寞的。
真的败了,败给了自己。
 
(十)
我爱上的不过是一个小女人虚拟的梦。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送了人,就连那把价城连城的玄天也没有留下。
送人的时候我再三叮嘱,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有纪念意义,你们可以用,但一定不要卖掉。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当时的话是多么废。
我跑到另一个区,很快嫁人,嫁的是一个穿凤天拿屠龙的战士。
不久后再次换区,再次结婚,嫁的是一个穿凤天拿屠龙的战士。
……
直到后来我到了55区,一个同样喜欢穿凤天拿屠龙的战士温婉的对我说:“若是结婚,就不要离开了。”
那样低调的挽留,那种淡淡的笑容,像极了我心中的那个人。



(十一)
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
如果不曾相遇,我又怎会爱上;如果不曾相遇,我又怎会有那么多遗憾。

(十二)
我留在了55区,但还是时常会偷偷上个小号去48区。
每一次,我都会莫名其妙的把土城、苍月、庄园、天庭甚至天关通道跑一遍。
那样的期待相见,又那样的害怕相见。哪怕仅是远远的看一眼,都是一种奢侈。
直到,我看到了那个身上带着太阳名字的女孩。
她与另一个女孩在安全区聊天。
“哇,雷霆战甲哦,好漂亮啊!”
“嗯嗯!老公送的!”
“你老公可真好啊!”
“是啊,我昨天心情不好,还给他打电话了呢!”
……
 
(十三)
那一刻,我羡慕到嫉妒。
一件衣服,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物,可我却从未拥有过。
一个电话的安慰,有过的太多太多,可我想要的又在哪里?
那个简单又普通的女孩,她拥有了他的一切。
装备算什么?级别算什么?骄傲又算什么?
什么都不算。
我拥有的,只是用华丽外表掩饰住的破碎的心。
漆黑的夜里,终于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如海市蜃楼般唯美多情的梦,只是一场独角戏。
该醒了。
 
(十四)
整整两年我都没有再踏上48区一步。
不过关于48区的消息还总是会不停的传来:沙城易主了,雕像换人了,有人离开了,合区了,行会解散了等等等等。
平淡还是时常会在QQ上和我聊几句。每一次我都强忍着不去刻意问他关于太阳的消息。
他偶尔会说起,也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
后来有一次他说,我们又占沙了,你给我们会写个采访吧。
我想也没想,张口就答应了他。
 
(十五)
庄园依旧。
我用了两天的时间来做了这个采访,却始终没有等到太阳。
太阳的名字挂在行会最上面,采访写的却另一个会长。他们解释说,太阳老大忙,最近很少有时间上了。
可是我却看到那个女孩的身上依旧带着他的名字,那样刺目,如一把刀,割裂着我的胸口再次成殇。
“太阳可能要不玩了,合区后我们把对面打的也不轻,他们也不少人换区了。”临走的时候,平淡告诉我。
我恍如被丢弃于冷酷的冰川。
 
(十六)
我向55区的那个人辞行。
“对不起,我要回去等他,为他送行。”声音低到尘埃里。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傻?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呵呵,我会在这里等你,你也不要忘了,这里还有你很多的新朋友。”那个人苦笑着,明知留不住,何必强求。
虽然背了名字,两年的相处却一直淡如清水。
友情,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我固执的爱着自己过去的梦,我固执的伤害着旧梦以外的所有为我擦试伤口的人。
 
(十七)
我又重新收拾起了那个旧时的角色,站在庄园,依旧灿烂惹眼。
看到的人都来和我打招呼,却没有人知道我为谁回来,又在为谁等待。
我换了行会,新行会的老大是排行榜的第一人,中立行会,鲜少参与区里的争斗。
新老大会时常在我身边站着,会护着我在行会活动的时候不受伤害。
我却只能呆呆的傻笑。
我欠下别人的终是太多太多。
 
(十八)
上线看到的一行粉字打破了许久的宁静。
太阳在了,他在卖装备。
我的心又无法控制的狂跳起来,输密宝,解锁……穿好衣服的那一秒,我飞快的向他所说的庄园右侧跑去。
这一次若再错过,或者将永世不能相见。
我闭上眼睛,那么、那么勇敢地站向他的面前。我能感觉到他的疑惑,也能感受到他的呼吸。
终于,那个念念不忘的人,可以离我这么近了。
 
 (十九)
“为什么要走呢?”明明知道原因,却不知道该如何问起。
“等以后要是他们回来,我还会回来和他们继续打的。”他的话语中听不出任何悲喜。
“这里就没有人值得你留恋吗?”纵是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化作这一句。
“有啊,可是男人还是现实重要,你说是吗?”他说完,便是长长的沉默。
他始终没有回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我静静地守在他的对面。
荷花池畔长久的凝视,美丽到永恒。
 
(二十)
一个傲然的身影出现在数格以外,定定的看向我。
我依然未动,毫无掩饰的贪恋着对面那许久前就本该属于我的温柔。
那个身影漠然离去,我心中慢慢泛起了荒凉的歉疚。
“三少要买我的装备。”太阳的密聊传来。
三少,刚刚离去的那个萧瑟的背影,默默陪伴了我许久的新行会老大。
我没有做声。
“他说要我找个不是我自己行会的人担保,我好像找不到能让他感到满意的人。”太阳的语气有些黯淡。
也许到了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叱咤风云数年传奇,到最后身边竟然连个有公信力的朋友都没有。
“我可以!”我毫不犹豫的对他说。
是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二十一)
三少打来长长的一排“。。。。。。。”,是隐忍,是失望,他的痛,我又何尝不知晓?!
我咬着牙继续默不做声,终究还是又欠下了。
他看看我,又看看太阳。我一动不动的站着,那个姿势仿佛被时间定格。
交易结束,太阳重新回到我的对面站下。
那个背着太阳名字的女孩也来了,他依旧未动。
原来,并不是我不够勇敢,也并不是他不愿意。
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永世不变。
 
(二十二)
太阳离开的那几天,平淡找我聊QQ的次数突然多了。他会时不时的戏称我是“恋爱中的女人”,说他与太阳一起吃饭喝酒的时候,太阳总会讲到我,说我如何好、如何好,说他和太阳在一起几年,从来没见他这么煽情过等等。偶尔还会兴叹:“你说你们俩,早干啥了?到不玩了才男思女念的。”
我只是默默的听着,不否认也不承认。
他给了我太阳的QQ,一个生冷的号码,一看就知道是主人经年不上线的那种。
我还是加了,妄想会有意外惊喜。
之后果然还是有了惊喜,在我每次上线一个似有意似无意的表情发过去之后,他回了第一条信息。
于是我们开始聊天,聊生活,聊游戏,他坦白而真诚,只是我们都一直在心照不宣的回避着什么。
我复制我写过的故事给他看,他毫不吝惜赞美之词。我告诉哪个故事是写他的,他便笑着问:“我有那么好吗?”
 是的,你的好,无可替代。

(二十三)
明昔何夕,君已陌路。
因为太阳的离开我也再次与48区隔绝,竟然不带一丝留恋。
或许还是欠下了别人的感情债,但歉疚终归是歉疚,他们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人生旅途中的过客,我对他们来说,又何尝不是?

(二十四)
日子一天一天的划过,指尖飞沙,一切都在慢慢流走,牵绊的只是我。
我没有再纠缠太阳,他有他的世界,我不知道他的过去,不知道他的现在,更不知道他的未来。
能在他离开传奇的时刻让他知道我的存在,无论他是否会想念,我已然无憾。
只是偶尔还是会找平淡,转弯摸角,打听一些关于太阳的消息。
一切一切,只许一句愿君平安。
 
(二十五)
当太阳再次找我的时候,又是数月已后。
他说离开太久了,很想回去看看。
“好啊!我陪你!要不我建个新号做你徒弟吧!”我兴奋到不知所已。
“好!我先上去等你!”他爽快地答应,丝毫都未迟疑。
呵呵,我不由得苦笑。要求做他徒弟只是不得已的折衷,想着他身上挂了几年的那个女孩的名字,心里又似虫蚁吞噬般的疼痛。
意外的,我在比奇武馆里见到他的时候,他一袭布衣,干净的身上只有自己的名字。
原来,不会再有另外一个像我这样的女子,会用心的为他等待了。
拜完了师傅,我又带他去了比奇皇宫。新开的宗派系统可以让我成为他的双重弟子。
再也没有奢求了。
 
(二十六)
我仍旧固执,固执的每天上线,却从未看到有关于他的提示。
宗派使者处的可领经验一直是零,我知道,他没有再来过。
落寞的红毯,寂寂空庭中,谁的思念如山重。

(二十七)
他没有错,不过是这一世红尘中,他应了我的劫。
总还是要感谢相遇的,感谢爱情曾在不肯谢幕的年华里,开出过地老天荒的花。


上一篇: 回忆过去

下一篇: 表哥的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