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愿君不负卿

2016年05月26日 00:18:17502

在别人的故事里,你永远只能是配角。只有在自己的故事里,才是真正的主角。
                                                  ——三少

(一)
故事看的多了,便会陷进别人的故事里,想要挣脱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写故事的人,已经入了心。
她叫采薇,我看的便是她的故事。

(二)
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年代,在这个年代里,你想要做一个出色的男人,唯一必不可缺的就是钱。
现实如此,游戏亦是如此。
但是说到底,传奇毕竟只是一个游戏,再怎么入戏,关上电脑,还是要做原来的自己。
我一直懂得这个道理,所以我的传奇甘于平淡,直到我遇到了她——采薇。
如果说在这个游戏里还有一种感情叫执著,还有一种爱叫等待,那么只有她可以。

(三)
开区,熙熙攘攘的人流,每一只钉钯猫、每一只半兽人都变的炙手可热,一个布衣小法在用小火球奋力的抛打着一只半兽人,样子极其笨拙。我跑上去,几刀砍下,半兽人倒地,一把黑亮的乌木剑应声而出。惯性的踩上去,经验却不是我的。那个小法师呆呆的看着站在乌木剑上的我。“你喜欢就送给你吧。”她淡淡的说着,然后转身跑了。
我原本无意打劫,还未叫住她,她便密过来:“你组我捡吧,我开组了。”
于是,我模糊的对这个奇怪的名字有了些印象:采蘩。

(四)
和大多数的擦肩而过一样,所有人都在埋头苦练,没人会留恋布衣时代一个偶尔的邂逅。
一年半以后,比奇。
比奇雕像和天关的同时出现,勾起了多少人冲级的欲望。行会里在喊盟重的活动,从练功房一路跑出来,路过雕像的时候,却发现有一个女道站在男战士的雕像前,天蓝色光芒衣,天蓝色的玄天剑,背上白色的羽翼随风轻颤,空灵而淡漠。
人天一色,她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冰冷的石像前,比奇的风景再美,也都在她冷艳的凝视下失去光彩。我停下脚步,她的名字很陌生:采薇。
采薇,采蘩,何其相似的两个名字。

(五)
采薇就是采蘩,我很容易就打听到了这一点。每天下午的魔神活动中大多都能看到她,她依旧笨拙,却也依旧勇敢,不管是打树妖还是打魔神,她总是像战士一样冲在最前面。打到了东西,她从来不抢,偶尔捡点别人不要的金币,然后一言不发的消失。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特别的女子。
突然想起比奇雕像前那个蓝色孤独的影子,忍不住有一点心疼。
我开始冲级,身边的朋友都为我高兴:“三少终于不甘心低调了!”
我笑,我自己也不清楚这样做是对是错。

(五)
我只用三天的时间便把比奇大城中间天下第一男战士的雕像名字换了下来。
但是奇怪的是,采薇却突然消失了。看着那座高大的雕像,我怅然若失。
网络真是一个释放虚荣最好的地方。
一旦有一天你做了第一,你便永远不想再让自己落于他人。
升级成了我最大的乐趣,就像酒瘾,想要控制,却每每沉醉。
我不能停下,为了那个雕像上的名字,还因为比奇雕像前那个沉默的伫立。

(六)
初冬,月凉如水。
采薇来了,出现在苍月,好几个人围着她在聊天,她不时的对这个笑笑,又转过身回答另一个的问题。
也许在这个区里,只有她才能这样引人注目又招人喜爱。
我把她的名字打在聊天框里,男人的骄傲却不允许我按下去。
也许我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也许我已经习惯了被动。
看着围在她身边七嘴八舌的各色男子,我终于还是选择了离开。

(七)
想不到这一次之后,采薇又再次失踪。
有人说她是毕业工作了没时间玩游戏,有人说她是去别的区了等等。
我开始去网站上翻她写过的故事看,渐渐的,我似乎读懂了她离开的原因。
她是喜欢上一个男人,只是那个男人娶了别人,所以她才离开。
多么俗套的原因啊。我猜到了那个人是谁,为了避开与他相见,我退出了他的行会,选择另一家。
但是他应该是不知道的。否则像她那样的女子,又有什么人舍得让她伤心离开?

(八)
比奇风景依旧,我还是时会时常去雕像旁静静的发一会呆。
女道雕像上的名字不再是采薇,我知道,她很久没有来过了。
把名字挂在雕像上,给我带来了别人的恭维和羡慕,也带来了无谓的烦恼。
于是某个夜晚,我建了个小女号,挂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个游戏,连爱情和婚姻都充满了功利。
如果我还是曾经那个默默无名的我,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女号不停的密来密去呢?

(九)
时光如梭,一晃两年过去。
一切都在变着,传奇上的人来来往往有聚有散,六服合一后,局势也随之改变,很多敌人变成了朋友,很多战友却变成了敌人,原本已清冷的区里又重新恢复了生机,虽然很多都是些陌生的面孔。
几场攻城战打下来,两股敌对势力的叫骂不眠不休。
累了,我再次退出,选择了中立,和几个现实的朋友一起建立了一个小行会,除了打打活动,不再参与区里门派之间的争斗。
本以为,我的传奇会一直这样平静的继续。

(十)
太阳要离开的消息传遍了全区。
这样一个曾翻手为云又竖敌无数的人,终也还是要离开的。我一下子想到了采薇,一个被压在心底深处从未随时间淡去的名字。
庄园,那抹能让呼吸停滞的蓝,那是我传奇梦中最遥远的期盼,她来了。
我知道她为什么来,看过太多她的故事,她的悲喜已渐渐入了我的心。
合区之后,原来的很多行会都被取消,看到采薇茫然的站在那里,我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想要保护她的欲望。“来我的行会吧。”我轻轻的对她说,深怕被拒绝。
“好啊,谢谢老大,我正愁无家可归呢!”她笑。那一刻,天地温馨,阳光明媚。

(十一)
原来我是这样容易满足,每次看到她,心中都会不自觉得涌起说不清的温柔和暖意。
或者我的传奇,一直这样看着她、陪着她就是永远的幸福。
自从她的加入,原本安静的行会聊天频道便热闹起来。
“时间就像女人的什么~沟,挤挤总会有的……”
“和男人游戏争风吃醋的女人是250~~~~”
“流氓,是一种气质~~老流氓是一种信仰!”
“最近总睡不好,16个小时就醒一次。”
……

(十二)
一直以为她是个淡漠疏离的女子,走近后才知道,她竟是如此活泼爽朗。
终于知道了她身边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围绕的原因。如果不因为她爱上那个人,或者她应该一直都是这样轻松愉悦的生活在她的游戏世界里。
那样的悲伤,不该属于她。

(十三)
我开始害怕看到她孤单站在某个地方的样子,于是不停的组织行会活动,十来个人的行会,只要采薇在线,我便会带着她们去打卷,去地下迷宫,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勇敢,从未示弱的冲在前面,只是我却不想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神殿组队地图。
采薇夸张的对大家笑着:“这么多教主真是太可怕了,小女子谢过老大救命之恩,老大威武啊。”
我本来皱着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由于她直冲教主堆里的“勇敢”,差点让自己躺在地上,她却毫不在意。
她是把游戏里的一切看的太淡,这种生死对她来说毫无所谓。
“怎么谢老大,以身相许吗?”行会里一个叫风絮的朋友在调侃她。
“啊……那可不行,老大家的正宫皇后会来剁了我的,我还想活的久一些的。”她依旧笑嘻嘻的。
“那个是他的小号。”风絮回她。
“噢!老大英明啊!”她扔下这句话,人已消失。
狭小的神殿里,剩下我独自沉默。

(十四)
入夜,沙巴克。
合区之后,虽然有一些大号渐渐离开,但是沙巴克的硝烟就没有停止过。对于那些热衷于传奇的人来说,每晚的沙战是他们最激情的盛宴。
采薇一个人跑去了沙城。
虽然是中立行会,虽然她没有敌人,但是两方交战,殃及池鱼的事情也不是不会发生的。
我找到采薇的时候,她正站在复活点的大树下,不时的对着厮杀的人群大喊:“加油啊~加油啊~”
……
我静静的走过去在她身边站下。她冲着我温婉一笑又迅速的将头转开。
一个观战的小布衣在躺地N次后也识趣的跑到我们面前站着。“美女,你穿这么好站这不怕被杀啊?”
采薇没有回答。
“谁敢?!”我第一次这么自信与张狂。
这不是大话,我有这个能力。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就不会让身边的人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采薇默然。

(十五)
如果爱是一种错误,命运却总让我一错再错。
行会里突然看到采薇的淡绿色刷屏:“我要结婚了,姻缘殿,亲人们要不要来观礼啊!”
如一道闷雷炸开在我的头顶,让我不知所措。
那个让我甘心守护的蓝色影子,那个刚才还站在我身边乖巧的女子,眨眼要成为别人的妻。
一时心神慌乱。
……
当我跑到姻缘殿的时候,行会里在线的人也都来了。
采薇与一个身穿烈焰的护身男法面对面站着,看上去很是亲蜜。
我怎么也不能相信,这就是那个为了一段暗恋等待了数年采薇,这就是我想要一直陪着她静看细水长流的采薇。

(十六)
采薇看到了我。
“老大来了!老大您是不是也要娶个姑娘陪您一起玩了。看我们家的紫衣MM都等你好久了噢。”
“……”
紫衣,一个45级的小女战士,她此时羞涩的低着头站在我对面。
“紫衣,快向老大求婚呐,谁规定结婚非要男的主动嘛。再不求婚老大就让别人泡走了!”还是采薇。
我看向她的眼睛,那里面藏着我永远也无法看懂的故事,即使靠的再近,我也走不进她的心。
 “……好,结婚就结婚!”我咬着牙蹦出这几个字,男人的自尊心作了祟。
很快,一条刺目的红字出现在聊天框上。我的名字被印在了另一个女孩的身上。
姻缘殿一片欢乐。我不由得闭上眼睛,突然非常后悔自己的冲动。

(十七)
采薇并没有和那个男法师结婚。
这只是她为我设的套,她说紫衣喜欢我很久很久了,相爱不能说出口的痛太难受了,她只是帮紫衣说出来。末了,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出五个字:“愿君不负卿。”
那时候,我对她不知是恨还是痛。聪明如她,又怎会真的不懂我的心事。
我终还是没有去离婚,我无法去伤害那个无辜的女子。
采薇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梦。那些个日日夜夜的相守相护,最终还是抵不过她心中的执念。
不怪她,是在她的生命中,我来迟了。
这就是缘分吧。

(十八)
在我结婚后,采薇便开始刻意的躲避我。
上线明显的少了,也不会再参加行会活动,只是傻傻的在苍月和庄园分别站一会就下线了。
几天后,太阳回来了。
这个深深印在她心里的男人已坚定了离开的决心,这一次采薇要面对的将是诀别。
庄园荷花正盛,流光溢彩的凤天对面站着那个蓝色灵动的影子。
她还是找到他了。强烈的失落感让我心如刀割。
我突然很自私的希望太阳快点离开这里,并且永远都不要回来。我密了他,买下了他所有的装备。
要走的终究是要走的。在这个游戏里,本没有永恒可言。

(十九)
太阳的确是走了,走的不只他一个,采薇也走了。
那个倔犟执著的女子,现在应该是幸福的吧。
那个被她一直默默爱着的男子,也应该是懂得她的心了吧。
而我,不过只是她绮美年华中的一个匆匆过客。
……
庄园的荷花池畔看风景的情人换了一对又一对,这里每天都会有新的故事。
我还是会继续去翻采薇的故事看,虽然在她的故事里,我永远不可能成为主角。
其实我也一直很想给她讲关于我的故事:开区的时候,我打劫了一个小法师的乌木剑,后来,我为了她成为天下第一人,再后来,我深深的爱着她,她却骗我娶了别的女子……

(二十)
很多年以后,回忆传奇,不知道还会不会记得曾有这样一个女子,让我心动让我心痛过。
从来不曾后悔过。如果时光倒流,我还是愿意选择与她相遇。
还是会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陪她看一段花开花落,会同样许她心中的那人一句:“愿君不负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