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当时年少春衫薄

2016年05月26日 00:18:41494

1.
又一次从地下挂回来,我决定开始写这个故事。
也许是因为土城满目繁华的孤单,也许是因为看到他的头像亮着,却相顾无言,也许是因为间歇性的情绪低落,也许,也许,是我又想他了,想念8年前的那个下午,猪洞5层的狭路,我遇见他。

2.
那时我是黑袍黯淡的小法师,他是白衣飘飘的大道士。
因为他,我将天尊道袍看做天下最美的衣。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都会对417血穿天尊道袍的道士有莫名的亲切感,虽然清醒地知道,那不是他,不是。

3.
那时的我,是个对传奇一无所知的小白,空有一份热忱。
第一次去暗殿,是他带我去的。
第一次去祖玛,是他带我去的。
第一次去霸者,也是他带我去的。
他说,以后就在这里练级吧,跟我混了。
我很愿意跟他混,只是,他离开的太快,快的让我没有思想准备,就傻在原地。

4.
那一年的圣诞节,有祝福活动。
我M他,在线,却不是本人。
但是我已经很开心了,虽然面对的只是一个影子。
我送他祝福油,与千百个同时喊出祝福的人一起,用黄字大声说:希望你喝下祝福,得到幸运。

5.
很清晰的记得当时的情景,一丝一毫都没有忘记。
打电话过去,他说,忘了告诉你了,我换区了,61区武林。
我楞住,听他又在说,已经去了几天了,这里太卡了。
眼泪是一瞬间落下来的,挂了电话,用僵掉的手指按键,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我拼命练级就是为了追上你,可是你走了,还有什么意义!
整个下午,我躲在土城监狱,伏案痛哭。
第一股寒流,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来了。那个冬天,很冷。

6.
除夕那天,下午1点,我打电话给他。
隔着几千里的距离,唯有他的声音无比清晰,我再次不争气地落泪,几乎说不出话来:回来好吗,为了我。
能被求回来的,根本就不会走。
走了的,也不会再回来。

7.
去61区,就如同一个跳板,就那么义无反顾地扑向幸福。
虽然电信网络登录网通服务器是那么举步维艰,但是,只要和他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
他已经穿上法神披风了,我还是1级的小号。但是这一次,我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我要和你结婚!
是的,我要和他结婚。

8.
换区之前,他挂着一个名字。
虽然那名字的主人早已离开,号也是他在玩。但是他不去离婚,我又怎敢表现自己的倾心?
甚至傻到随便和别人结婚。然后在夜里惊醒,只觉得一颗心都丢了,发短信给他:我结婚了。他安慰我:傻瓜,结婚只是个代号而已。
其实,他都知道的吧?

9.
关于20区的记忆,都是忙碌的。
一个人在暗无天日的丛林迷宫打蜘蛛,甚至不懂得打花纹赚钱,固执地守在刷天狼的那个树丛中,因为这里没人抢怪、怪物够多,用闪电一次次划破让人窒息的寂寞,从17到28。
一个人在猪洞练级,没有任何技巧,根本不会烧猪,带着四只恶蛆一只蛾子,执拗地用最笨的方法,一个怪物一个怪物清过去。2层到5层的每一条路、每一个角落我都了如指掌,哪里会刷小白、哪里会有大批怪物……从28到35。
心里总有一件事催促着我——快点啊,再快一点。忙得没有一点点时间抬头看一眼玛法大陆的风景。我只想快点升级,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当我终于可以从容地站在苍月断桥,那样的美景让我几乎呆掉。可是,他已离开,纵良辰美景,徒惹伤心。
至今,我仍无端觉得,冰咆哮的风声中带着抽泣。是因为孤单吧,若是幸福,看到的应是冰飞雪舞,情意缱绻吧?

10.
61区对于我来说,走每一步路都分外的艰难。
他带我练级,在前边走之字,我仍远远落在后边。可是无论多么难走的路,都是那样的开心。我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因为,它们来之不易。
只是,他仍然是来的越来越少了。
很多次,我M过去,回复的都是冷冰冰的四个字:不是本人。
是的,不是本人。我知道他们一帮朋友一起玩,谁的号都可以随意上的。
当他不在的时候,我不知道可以做什么,我的传奇,只有一个他而已。
很多时候,我在苍月等他回城,傻傻地跟着他跑,看他在苍月岛的各个店铺前修整,一路追着,直到他在我眼前一个瞬息移动飞走,丢下我在原地。
就像在老区的那个早晨,在土城看到他的狗,深蓝深蓝的颜色,被定在安全区。于是一个商店一个商店去找他,武器店、首饰店、衣服店,甚至是小药店,当我再次跑到安全区的时候,安全区空空如也,就像一个梦,醒了。

11.
终于,我还是回了老区。
重新回来,还是孤单,并没有一个人等我,而我,也不知道去等谁。
只是我学会了假装,学会了没心没肺的笑,用无所谓的态度,结婚、离婚,再结婚、再离婚。
他来看我,我欲言又止。他看穿一切的微笑,随即去了姻缘神殿。
当他再回到苍月,身上那一行字已经消失。说不出那一刻我是什么心情,只是想哭。是的,我等了很久,只是,一切都已回不了头。
我穿上霓裳给他看——我不是那个暗淡的小法师了。
并不是不爱,只是,很多东西,已经改变了。

12.
我们之间有很多空白期,甚至经年音信全无。
每隔一段时间,我看到他,会自然地问:在玩什么?
他说出一个游戏的名字,甚至还没听清那是什么,我已经下意识地说出来:我也去。
其实,玩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和他在一起。
永远地跟在他身后,做任务、练级、打怪、摆摊。
他若不在,我就挂着。
他离开游戏,我也会离开。
他重新开始,我亦跟随。
只是我们没有再结婚过,虽然那些游戏都有结婚的功能。不是不想,只是不想再刻意去做这件事。

13.
想想我们从传奇之后一起玩过哪些游戏呢?
传3、问道、巨人、寻仙、飞飞……有得玩了十几天,有的玩了几个月,我已经记不清这些游戏的场景,但我记得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带队去做任务跑环,我偷懒吃东西;出BOSS我被挂掉,他让我看画;为了让我有点事做,他建门派给我做任务;他背起我跑两步,把我丢在护城河里;我喜欢的那些毫无用处的宠物,他都替我招好存着;进入新游戏,出了新手区,我都要固执的先看他一眼,哪怕隔着千里万里,也要他回城与我相见……

14.
我们不会分开,但也无法再相爱。
但就算再长的时间不联系,也不会疏离。
我们可以放心地告诉对方QQ密码,因为对彼此来说,已经不存在任何秘密。我们可以坦然地说起生活的不如意、工作的不开心、遇到的挫折,不用担心对方会嘲笑自己,不用怀疑对方是否真心。
因为他,我对长春有着别样的好感,甚至去看东北菜谱。他寄来的零食,我舍不得吃完,珍惜地存在冰箱最底层,一存就是两年。
我们是不能相爱,但也不会分开的家人。
其实,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15.
有一句话,我永远都不会忘。
他说,那一年,什么都忘了,除了你的眼泪。
能在他的回忆里,留下一滴泪。
我知足了。

16.
从那时到现在,已经八年了。
八年的时光,把我们打磨成一对家人。
只是,某些意志薄弱的梦里,我还是会跑回相遇的地点——如果有一条通往传奇的路,无论怎样我也要穿越而去,紧紧拉住他的手,告诉他,如果你要走,天涯海角,请带我一起走。

17.
当时年少春衫薄,刹那之间,已湮灭在岁月之中。



上一篇: 愿君不负卿

下一篇: 离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