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天涯、独白

2016年05月26日 14:29:18322

天涯,我与你讲一段传奇,只是曾经风月变成了一人独白,男主角是你。

天涯,我回来了,这里是地下宫殿。
“老男人带小女人下地不容易,请让一让。”我们初初相识,你飘起的这一句红字让我从此倾心。那时候,我是你新收的徒弟,平淡的开始,简单的关系。我是一只笨笨鸟,自己游戏,连半个朋友都没有。你是一个大魔法师,无门派无公会,却没有人会杀你。你一句话,地下宫殿,成了我们的宫殿,你在前面烧怪,我亦步亦趋的跟着捡钱拿经验。今天,我再来,传奇变了样子,地下宫殿冷冷清清,没有了曾经的喧嚣。我终于可以安心的烧一次怪,寂寞的焰火之墙。

天涯,我回来了,这里是雷炎洞穴。
我小的可怜,打一只简单的黑牙蜘蛛,都要跟人家组队。但是,级别再低也死要面子的,我讨厌人家把我推来推去。我对你说:“杀我可以!推我不行!”你笑我的一本正经,你说:“推开你是怕我的冰咆哮误伤了你!”你看不到,我对着电脑暗自羞愧双颊绯红。你收我为徒,带我练级,对我的疑问全面解答。我斗胆戏谑你,收个这样麻烦的徒弟,是不是巴不得我赶快出了师你就解放了。你只丢了一句话给我:“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天涯,我回来了,这里是霸者大厅。
“你的技术用菜字来形容,都可惜了这个菜。”这是你对我的最高评价。你不顾树敌的麻烦,带我入了沙巴克,你说怎么也得找个能保护徒弟的好地方。那是我们第一次跟行会行动,到霸者杀白猪。敌人来了,大家把最中心的位置留给了最小的我,四周满是黄色名字,我看你们厮杀手抖得连点个回城卷逃跑都不会了。你满是叹息,把我揪到了天庭,拿自己做靶子,给我练PK技术。

天涯,我回来了,这里是毒蛇山谷。
我喜欢游荡,不会打架,懒得练级,就只有游荡了。毒蛇山谷没什么可玩的,但是我跑一路数蛇,都觉得蛮有意思。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火焰蛇王,在我眼里绝对的庞然大物。等我不知死活的冲上去,直接被吃掉了三分之二的血。我对你大喊,江湖告急。那一次我想笑,我奔跑,蛇追赶,我一直给你报坐标,我在想,我们在地图上,是不是一直三点一线。后来你笑我蠢,你说:“你怎么不会绕圈跑呢?”可是我蠢,你还把挖到的蛇胆,给我酿了酒喝。你问我喝酒感觉怎样,我没敢告诉你,滴滴入心。

天涯,我回来了,这里是红名村。
你不会滥杀无辜的,那天却邪门了,老有人误闯你的火焰阵,然后红名的你又不幸遇到了敌对的一群人,爆的精光。你说你首次光顾红名村,喊我这个徒弟去探望。那也是我第一次在游戏里哭。到了红名村,看到平日高傲威风的你连件裹身的布衣都没有,我一下就流泪了。我说:“师傅,以后怎么办?”你没想到我玩了这么久还白痴到这个程度,本想逗我一下,成了我哭的梨花带雨。我也是从那时知道了,可以@洗红名。

天涯,我回来了,这里是长空火舞。
我最常告诉你一句话:“寂寞烟花中。”我每次这样优雅的回答,你都会笑我,手忙脚乱呢吧。确实躲不过你的法眼,我的级别和技术打那些BOSS确实吃力。但我还是喜欢去烟花地图,一二三四五,一口气打满满的酒材料和药。我“孝敬”给师傅大药和酒的时候,满心欢喜。我没想到,当你带我来的时候,是那么美丽。你清怪很快,后半场我们只能干站着。那天,你和我面对面,屏幕飘起了你发的红字“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该往哪儿走,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我不敢多情,只问你,师傅,对谁上心了?你没有回答,接下来一句“徒儿,明天出师了,嫁给我好吗?”

天涯,我回来了,这里是姻缘神殿。
我们的故事,再稀松平常不过,没有爱恨交加,没有波澜起伏。我做你的徒弟,很久,久到磨蹭着不肯出师,因为是喜欢一上线就看到师傅你在哪。我没敢奢望,有一天,会有你的名字,刻在我身上。就在我出师的这天,你带我来到了姻缘神殿。戒指,是你带着我一路打怪打来的。礼物,是月老的公证之后,天空绽放的烟花。我们就这样结婚了。

天涯,我回来了,这里是热血传奇。
我们吵过,我们笑过。我们一起打怪,我们一起战斗。我们都越来越爱这个游戏,我们只有一个约定,不到满头白发玩不动,不许离开传奇。没有想过谁会爽约的,结果我们都背叛了誓言。你的消失,我没有勇气继续传奇。今天再来,我们爱过的地方,都萧条了。热闹的地方,也没有了回忆的身影。我悄悄的走一遍,替你也替自己。

天涯,我来了,这里是西南的某个小城。
第一次,我来看看你的家乡看看你,穿行的人群中仿佛还有你的气息。昨夜,我梦到你,你淡淡笑着对我说:“傻瓜,这样多好,你的身上一辈子刻着我的名字,传奇到老也不离。”天涯,我不曾怨过苍天让那场灾难带走你,丢失的只是风花雪月而已,在我心里留下的是永远无法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