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天外飞仙之倾盖如故

2016年05月26日 14:37:55581

题记:天外飞仙——28天的时限,正如短暂的爱情。

又是一个慵懒的午后,整个玛法都懒洋洋的,打不起精神。

小美在庄园里随心走来走去,认识的人很多,却大多是号在人不在,挂在那里罢了。她也不想和人说话,每天这个时候,她都有一种茫然,不知道想做什么,不知道能做什么。

昨天,自己得到了天外飞仙——浩天的礼物。
小美很喜欢这件衣服,紫色的裙裾,闪闪发亮的星辰如细雨纷飞般笼罩着自己,轻轻走在路上,几乎下一秒就可以羽化而翩翩飞舞起来。她并不是虚荣的女人,却也虚荣的喜欢一切美丽的东西。这些东西,她自己也有能力拥有,但是,既然他送了,她也没理由拒绝。

认识浩天七年了,开始时,他还是个无名小子,慢慢的崭露头角,打拼出一片自己的天地。他在第一次拿沙的时候,向小美求婚。小美本来对这种游戏里的婚姻不以为然,觉得是不负责任的过家家,不知怎的,竟答应了。那时他很热忱,充满朝气,也许,就是因为这些,小美接受了他。

浩天热衷于权利、势力、名声的追逐,也许所有男人对这些都无法抗拒,但他对小美不坏,总是适时地送给小美炫目的礼物,也许这个可以证明,他并不是一点也不把她放在心上。除此之外,他给她很好的保护,没人敢冒犯她。只是,浩天很忙,有时是真忙,有时是借口。小美没想过对两个人的关系做出什么努力,她想,这何尝不是一种很好的相处方式,他有他的世界,她有她的,两条并行的直线,其实是更长久的一种携手。虽然少了点什么,但是世界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呢!

这衣服太过炫目,无论是谁穿上,就会立即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联盟行会的紫衫也有一件,小美和她是多年的朋友。紫衫看到她,赞她漂亮,又羡慕她有个好老公,这样的女人话题,永远不会嫌多。小美和她正在聊天,从旁边走过来一个男战士,对着两人说,衣服真漂亮。

男战士穿着天魔,带着圣战。这装备实在有点寒酸,他叫岱风,应该是个小号,因为小美没见过他。紫衫人挺好,就是有点势利,她转个身,对这种小号的搭讪嗤之以鼻。小美替他尴尬,对之报以微笑。

谁料岱风却跟她问了不少东西,诸如目前什么装备最牛、现在哪个行会最霸道、又开了什么地图、1000级是怎么练上去的等等。对现在的传奇,他几乎一无所知,可是说起陈年往事,他却侃侃而谈,那些事,小美亦听得津津有味。

岱风的确对现在的传奇一无所知,因为当他离开玛法大陆的时候,小美还没来。小美教他领了英雄,看到他宝宝的名字——念凝,是个女法师。
岱风突然说,以前,在这里,我喜欢过一个叫凝儿的女孩。
小美等了半晌,忍不住问,后来呢?
岱风出神地看向远方,后来?没有后来。
小美想说,但是你一直没忘记她,是吗?打出字来,又删掉,自己也知道问的多余,而且很笨。

小美要给他些装备,岱风笑着拒绝,他根本无意再续传奇,装备的好坏,对他没有意义。
岱风有一种很奇怪的气质,就算他在说笑,小美也无端觉得怅然,仿佛繁华过后,一地落英的空寂。
她试着跟他说自己的心事,他很认真的听,然后给出自己的忠告。其实像小美这样的女人,对各种忠告均不屑一顾,宁可碰的头破血流也要走自己的路。但是岱风说的,她都听了进去。

整整七天,小美陪岱风在玛法游历,有时候有目的,有时候没目的,两个人一前一后,有时候小美说得多,有时候岱风说得多,有时候谁都不说话,就那么向前走,一直向前走,前边也许是一座城,抑或一片荒原。

小美从来没有体验过和一个陌生人如此相处,像多年老友一般,很些话还没说他就懂了。
七天的相处,竟胜过七年。

有一个深夜,小美从梦中醒过来,依稀记得梦见了一个人,很熟悉,又很陌生,是谁呢?
她怔怔看着窗外繁星满天,突然意识到,那人竟是岱风!和浩天在一起七年,他从来没有入过梦,和岱风仅认识七天,却像是认识了七年、七辈子……
她无端记起一句词“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她上线,一路赶去姻缘神殿。她来不及思考对错,此刻,她只想听自己心的差遣。
接下来,她开始等岱风上线。
他还会来吗?


上一篇: 天涯、旁白

下一篇: 白月光·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