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你送我空欢喜一场

2016年05月26日 14:50:47465

妖妖喜欢在狐月山玩,那一树绚烂的桃花,像极了她,青春年少,放肆的张扬。她想起一句话: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某个时刻,妖妖又觉得自己是那只白狐,修炼千年,幻化人形,只待有心人给她一场爱情。

寂寞如妖妖,与这个游戏不相衬。男多女少的江湖,每个行会都争着抢着收美女。不是没地方可去,天天出没江湖的,总有几个老大密过。各种诱惑各种甜,妖妖全都拒绝了。妖妖不喜欢在人群里喧嚣,这次传奇,只是看风景的。

若说好风景,那必须有好心情,否则看什么都不顺眼了。在某一天n次被秒后,妖妖像只小青蛙一样,鼓鼓的打着怪。最爱的白狐,自我疗伤功能太强大了,妖妖只能小心翼翼的把他引开,才有胜算打别的。不识趣的是一个风一样的男子,灰着名字,带着一堆怪物从妖妖身边疾驰而过,身后的一群狐狸追不上他,可倒苦了妖妖了,血条一点一点在减少,躲命要紧了,更别说打怪。

妖妖第一次由气愤转为恼怒,毫无风度的密过去:你给我回来,把怪给我清干净了!男子很诧异的回到:我爆人呢,怎么了?天哪,伤害了妖妖还不自知的家伙!等清楚了原委,男子爽朗的笑了,组上妖妖,很快一树桃花下清的干干净净。妖妖不用左躲右闪了,妖妖不用看风景还要提防着怪了。玩了这么久,这是第一次与人组队。妖妖感觉不错。

有时候玩很久很久也没注意过一个人,一旦相识,才觉得原来天天会见面。这个狐月山,成了妖妖与男子捉迷藏的地点。一不小心,就是一个擦肩,只是笑笑或者停下打个招呼,也有时候开组,男子帮妖妖清一清怪。妖妖喜欢在桃花树下喝酒,微微醉,似有清风合着花香扑面。男子也发现了这个小秘密,后来每次相见,包里定有一瓶佳酿,没有言语的扔给妖妖。

妖妖级别还不高,死来死去的成了家常便饭。不过妖妖不怕,黑白了再重来吧。妖妖也很沉默,不骂人不理论不求饶。自己更是没有朋友,没有帮助。那日妖妖又被杀,还没来得及小退,男子看到了她的尸体。那个凶手还在旁边沾沾自得的时候,男子一个十步一杀,那家伙只得给妖妖陪葬了。以后有人打你,记得大喊江湖告急,我就会出现的。男子留下这么一句话。妖妖第一次哭了,在有人帮忙报仇之后,而不是在委屈之时。

妖妖突然发现从遇见男子,有了好多第一次,第一次坏脾气爆发,第一次有人帮忙,第一次哭。更恐怖的是,妖妖竟然希望在桃花林里遇到他。如果哪一天没有他的身影,妖妖会不安,却不敢密过去。似有淡淡的情愫,在迷醉间蔓延开来。只是一个游戏呀,不是说过只当一个人的世界吗?妖妖悄悄问自己。

某个凌晨,妖妖睡不着,难得的跑到安全区静静的站着。太多的模特,穿的漂漂亮亮的,不打架不打怪只是做做任务酿酿酒,身边男人似群魔乱舞。妖妖无法判断哪个好些,只是自己做不来,她更喜欢不得闲。胡思乱想中,男子何时站在她身边的都没发觉:这么好的夜晚,带你看海去?妖妖从不知这里还可以看海,欣然答应。

妖妖,这是苍月的最尽头——天涯海角,你看看坐标。妖妖看到屏幕的左下角,赫然标注着:苍月岛520:52。妖妖,你知道吗,若两人从这里出发,能有耐性携手绕苍月走一周,只是走不可以跑的,那便可以去结婚了。我有!单纯如妖妖,毫无心机的把自己暴露无遗。男子笑了,牵起妖妖,沿着苍月的海漫步。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在这个静谧的夜,妖妖不觉得困,何止要耐心,若心中无爱,怎肯消磨如此长久的时间。

经过了那样的夜晚,有了属于两人的小秘密,妖妖有点不能自持了,她不懂得暧昧,急于和男子日日为伴。妖妖入了男子所属的行会,没有跟男子打招呼。当她在屏幕上打出第一句行会聊天时。男子急匆匆的密她:妖妖,你怎么可以入这个会啊。意外的,语气不是兴奋。妖妖忽然就沉默了,她不知道如何解释,她以为男子都懂的。妖妖静静的看着行会的一切信息。芸芸之众里,除了会长,只有男子和另一个女孩是单独的封号。妖妖一直没问过 “醉笑陪君三万场”有何深意。

妖妖静静的退了会,仿佛从未去过,对男子没再有只字片语。妖妖趁男子不在线,任性的刷了红字:征婚。这个游戏里,女孩子嫁人好容易的。满屏幕密来的人,妖妖选了级别最低的,一句话没说就嫁了。等男子再上线,看到妖妖身上挂着名字也明白了一二。他很生气的样子:妖妖,你干嘛这么任性!那只是在游戏里和我玩的很好的女孩,只是游戏。立刻跟我去姻缘神殿,离婚!妖妖抽着鼻子,小委屈小心酸,被他几句哄好,乖乖的在男子的注视下卸掉了身上的名字。留给那个“老公”两个字:抱歉。

一个闪念,他如此在意自己挂别人的名字,那一定会答应我结婚吧?妖妖想,既已如此,何不破釜沉舟。男子,我们就在这里结婚吧。我挂你的名字,好吗?男子毫不犹豫的答应,好!不过你稍等下,我换下号。妖妖暗笑,换号给我取嫁妆吗?等待的时间,妖妖心里一树桃花。男子换了自己平时的仓库号,来到妖妖身边。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仓库号求婚的字样。妖妖傻了,打了一串问号给男子。妖妖,跟哪个号结婚不一样呢,难道你介意这个号小啊?反正都是我呀。

妖妖下线了,她不知道如何应对,就像那一次入会,一切好像都是她的自作多情,男子有说过什么恩爱的话吗?他要的只是暧昧吧。那晚妖妖做了一个梦,梦里一树的桃花纷纷落下,她在花瓣雨里哭啊哭,一直哭醒。再上线,妖妖把男子拉入了黑名单,也不再去狐月山消磨时光了。只是偶尔,妖妖会跑到天涯海角,对着空气大喊:江湖告急。可是没有一次男子会出现。是啊,只是打出四个字,怎么会急急如律令呢?江湖告急,这只是你送我的空欢喜一场。 


上一篇: 白月光·故事

下一篇: 一瓶祝福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