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交错情

2016年05月26日 14:54:54519

香尘定定的站在那个荷花池旁,看着水池对面的那个背影出了神。皎洁的月光落在香尘素净光滑的脸上,身上的烈焰女橘红的翅膀在夜色中闪闪的摇驿,宛如一朵带着水珠的郁金香。

水池对面的那个背影是香尘认识一年多的男人,他叫旭。她知道此时的旭不在,只不过是他习惯每天行会战激情过后就把号停放在那里。旭是一个话很少的男人,除开行会战的时间他基本上很少和会里的人一起活动。虽然说认识一年多,可是香尘和旭之间的对话却屈指可数。

香尘进入旭所在的这个行会也是一年前,在香尘进入这个行会以后,她的美曾让行会里不少男人暗自倾心,只可惜香尘总是摆出一副冷若冰霜高高在上的姿态。香尘的骄傲是有道理的,先不说她的花容月貌,就她身上所佩戴的一身首饰来说,也是全区没几个法师能及。只是仍然会有一些胆大的不怕死之徒会当众向她示爱,结局总是一样,以碰一鼻子灰收场。

剑风,是这个行会的老大,等级和装备都在全区数一数二。久战沙场的剑风无论PK手法和技巧几乎全区无人能敌。都说美人爱英雄,也因为这样,围绕在剑风身边的女人不胜其数。而剑风也很乐于游离于这些莺燕之中,大有一种古代帝王之势。虽说如此,可剑风和众多女人之间的暧昧也总是点到即止,几年之中也未曾见他拜倒在谁的石榴裙下。

剑风和旭是好友,除开每天一起出生入死之外,也经常会在一起聊聊行会的事情。只是旭和剑风截然不同,平时除开行会战激情之外似乎没有其他任何爱好,经常都是独来独往。也难怪,像这样一个枯燥的男人,哪个女人会喜欢呢。剑风也多次半开玩笑对旭说“兄弟,你要单身到何时?要不兄弟我给你介绍美女认识?”旭总是会说“我哪还有精神浪费在女人身上啊。你担心你自己吧!”其实旭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只是余伤未了,无心再爱了。而剑风至今未娶,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香尘第一次遇见旭是在蜈蚣洞的黑暗地带,那时的香尘还是一个身穿魔法长袍,手拿魔杖的菜鸟小法。只见旭只身站在那堵峭的悬崖边望着无尽的黑暗,好像在想些什么,眼底透出深深的忧郁,香尘好奇这个帅气又略带颓废的男人究竟会因为什么而一人跑来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哥哥,你来这干什么啊?”香尘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话来搭讪。只是没想到旭倒出其不意的搭理她了,他说“看烟花啊,你想看吗?”“哪里有烟花?”旭没有说话,径自从包袱里取出烟花在香尘面前放了起来。烟花的璀璨照在香尘精致的脸上,那一刹,旭有些看呆了,只是立刻又把头转向悬崖下那无尽的黑暗之中,再也没看香尘一眼。

自那次相遇后,香尘曾找过旭,只是旭好像不记得那晚曾发生的事情。香尘有些挫败感,在她的眼中,但凡见过她的男人,从未对她如此冷淡的。打那以后,香尘加快了练级的速度,通过各种方法收集到全区最好的法师装备。香尘想的是,再次见到旭,一定让他刮目相看!

剑风第一次看见香尘,是行会里一大虾嚷嚷着让他来的,那大虾说“老大,发现极品了!一绝世美女要加入咱们行会呢!”剑风于是循着大虾的路线,在一个荷花池畔找到了香尘。剑风自认为阅美女无数,可看到像香尘这样脱俗的女人剑风竟也有几分沉醉了。香尘向来都是对这样的好色之徒不屑的,她没有顾忌剑风的眼光,径直走到剑风面前说道“命令打好了。”剑风这才回过神来。香尘成功的加入了旭所在的这个行会了,剑风正准备对香尘说什么,香尘却一个瞬移不见了踪影。骄傲如剑风,在他游历传奇这么久,没有女人能放弃与他搭讪的机会的。他拥有全区最高的等级,顶级的装备,甚至拥有别人无法比拟的PK技术,试问哪个女人能抗拒?只是香尘这一举动让剑风那一刹有些难堪。

香尘加入这个行会以后,行会的聊天信息比往常多了很多,大多是关于香尘的。旭和剑风都看在眼里,却都没先动声色。他们藏着各自内心的秘密不允许任何人窥探。香尘亦是如此。人一旦习惯了自己的姿态,就很难改变。时间潺潺流逝,一晃一年。

又是一届沙巴克争夺之战,到处都硝烟弥漫。香尘跟随着行会之间的大部队站在沙巴克城墙下开始了激烈的战斗。香尘紧锁眉头,像个战士一样冲到了战斗的最前方,平时温柔的香尘到了沙场倔强的性格尽显无疑。旭不知道何时也冲到了和香尘肩并肩的位置,看着眼前的奋勇杀敌的香尘,眼底露出一丝怜惜,就在这一霎香尘似乎感觉到了旭的目光,一时四目相接。旭迅速把目光移开,继续奋力的砍着眼前逼近的敌人。反倒是香尘,人好像楞住了。这一幕刚好被赶过来支援的老大剑风全数看在眼里。

回过神来的香尘,身边已尽是黄色的敌人,进退两难。旭此时也被敌对一波又一波的攻势冲散到了香尘的另一方,无法靠近。眼看香尘就快被那一片黄色给淹没,只见剑风毫不犹豫的冲到敌人中间,直奔香尘的方向砍去,香尘虽有顶级装备护体可此时也已是伤痕累累,剑风和香尘就差一步之遥了,剑风换了全体模式用野蛮冲撞朝被敌人重重包围的香尘野蛮过去,任凭敌人的冰风血雨重重的砸在自己身上,剑风没有时间还手,只想着把香尘撞出敌人的重围。香尘得救了,只是剑风的疗伤药也使用完了,看着得救的香尘,剑风到是嘘了一口气,下一秒的倒在了敌对的人海之中。

香尘错愕的看着为了救自己而倒在地上的剑风,一时说不出话来。究竟为何,剑风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去救自己?而刚刚才因为旭的一个眼神乱了方寸的自己,此刻,对这个以前从未曾关注的剑风所做的一切,为何又能掀起自己内心如此之大的涟漪?香尘越加迷惑了……

打从那次众目睽睽英雄救美之后,关于剑风和香尘的话题就千奇百怪,议论中各有版本。剑风倒是乐的自在,也不解释,身边莺燕自是少了不少。只是旭这几日也不见人,那天的事相信也都看在眼里了吧。

香尘烦闷的把脚边的石子一个一个往荷花池丢,惊得池里的鱼儿到处乱串。当初自己努力升级,购买装备不就是想让旭对自己另眼相待么?只是这时间飞逝,一年多过去了,旭似乎并未对自己有任何改变,充其量吸引的不过是一些庸俗好色之徒的眼光而已。香尘不觉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值,再这么僵持下去,恐怕自己的矜持和骄傲早晚都要丢了。沙战那日香尘明明察觉到旭的眼神里藏着什么的。可是剑风那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那日为何要救自己?香尘突然想起了剑风,甩了甩头,愈想着似乎更闷了,一个冰咆哮朝池塘的那边砸去。

就在那个冰砸过去的同时,香尘发现了他,是旭,那个她所熟悉的身影。旭望了一眼香尘,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竟朝香尘这边走来。香尘有些激动,甚至有些期待,旭是第一次踏入这个池塘的另一半地盘。在离香尘还有几步之遥时旭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望向那些回归平静的鱼儿。旭的眼神还是和当年一样深邃且忧郁,这正是香尘所迷恋的。他们谁也没有先打破沉静,就这样静静的站着。

“明明近在尺呎,一年前我陪你在蜈蚣洞呆站一宿,一年后你还要我陪你这样继续站下去吗?”香尘这样想着,却没说出口,不觉有些生气!索性一个瞬移,瞬间飞离了这个让她煎熬的地方。

就这么放弃与旭独处的机会,香尘有那么一丝后悔。一个人站在远离盟重省那个热闹喧哗城市的最远处,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香尘心里的压抑却无法宣泄。取出存放在包裹里很长时间的那个传情烟花,点燃,然后写上了那六个字:心属旭,无尽思。只可惜陪她欣赏这美景的却只有那无尽的大海和身后的一两只甲壳虫。

“报告剑风老大,小弟发现未来嫂子的坐标了!”会里的一个叫维轩的兄弟像要邀功似的朝剑风吆呼。
“要你说啊,这传情烟花一放,咱谁不知道啊!”行会的另一个叫判官兄弟的接上维轩的话说。
“啊,香尘的粉丝们估计要蜂拥而至咯!”一个叫小狼的兄弟不忘煽风点火,似乎故意在说给老大剑风听。
“本公子救过的女人怎可让其他男人指染?待我再前去英雄救美!”剑风二话不说竟真朝香尘所在的坐标飞奔而去。
小狼和会里的兄弟们不由一阵窃笑,这感情的事外人看的真切,只是自己却容易犯迷糊。

话说这剑风平日沾花惹草油嘴滑舌,但说他真对哪个女人动真格却真还没见过,平日里对会里的兄弟平易近人没有架子不说,只要会里谁被欺负谁有困难那铁定是会去帮上一把。所以这会里的大小喽喽都对这老大剑风敬重如山。

剑风远远的望向那个纤细的背影,一阵海风吹来,青丝飞扬。剑风心想,看来这冰山美人还真是没人敢靠近啊。香尘没有发觉身后的剑风,继续的伫立着,任凭海风把自己衣袖和长发吹起。

“是不是在想你恩公我啊,想的那么出神?”
香尘转头,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嬉皮笑脸的剑风,觉得大刹风景,没好气的对他说“谁让你救我了?”
“作为你未来要爱的男人,做这些小事那是必须的啊!”剑风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样子。
“懒得理你。”香尘转身想走开。
“想逃?逃到天边我也把你抓回来。”剑风一个野蛮撞过去,这个野蛮一撞,正好让香尘对他个正着。香尘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近剑风,近的连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也能闻到。香尘抬头,看着这个以前不曾正视过的剑风,透着英气的两道剑眉下,直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甚至还有点性感的嘴唇,一双乌黑有神的眼睛笑咪咪的看着自己,露出一丝坏坏的邪气。香尘叹息,竟然第一次这么清楚的发现眼前的这个剑风原来不只是空有一身好武艺和好装备。

“怎么样,你未来要爱的人够帅吧?”剑风竟摆出一个吐血的V手型,朝香尘呵呵的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香尘这才惊觉方才自己眼神里的冒失,脸唰的一下红的跟番茄似的。
“哈哈哈……”剑风笑的更得意了。
“以后若是想见我不用放这传情烟花了,直接M我吧,随传随到。”
香尘听完气结又觉好笑。
“看,笑了吧,笑起来多好看啊!也不枉我牺牲色相前来陪你了。”
“……”

香尘看着这个与旭截然不同的剑风,突然好奇这个在外人眼里风流倜傥天下无敌的剑风为何愿意在自己面前放低身份来讨她欢心。于是问:“人人都知剑风老大身边美女如云,为何要来招惹我?”
剑风一反常态,认真的跟香尘讲叙起了一年前与香尘第一次会面的那个场景。
“第一次碰见那么不给我面子的女人!当时就决定往后要好好惩罚你。”
后来剑风发现香尘除开平常行会战激情之外,便一个人站那荷花池畔发呆去了,欺负她根本无从下手,虽说未曾靠近,但香尘眼里的忧伤他看在眼里,久而久之,看着香尘的背影竟有一种莫名的心疼,想要好好保护她的念头。

剑风的语气很轻,让香尘听着有些陶然。在自己的眼光专注于旭的时间里,竟不知道身后竟也有这样一个人在看着自己。只是不同的是剑风面对自己的感情如此坦白,而香尘竟连说的勇气也没有。香尘想,若不是时光弄人,若不是那日蜈蚣洞看见旭眼底的深邃,也许……

剑风想告诉香尘,第一次见到香尘丢掉的其实不仅是骄傲,还有一颗心,他决定要拿香尘一辈子爱他来惩罚!只是剑风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他相信,总会等到香尘愿意接受惩罚的那一天。

《完》

题外话:传奇里很多感情交错迷离,有人让你思念成伤,有人却让你开心释怀。只是有时自己也分不清究竟爱谁。因为爱,本身就在一念之间。爱要勇敢,害怕伤害那么空留下来的只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