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笑忘书之天龙八部

2016年05月26日 15:31:32588

村口兰若寺,年久失修,早已没了香火。有白发老者坐于寺外石墩之上,把酒杜康。若你有兴致陪老者浅酌,他会展开手中的残卷,道一段江湖的传奇与你听,残卷有名:笑忘书。

此间所云:天龙八部。

一 向来痴

慕容走后的第二十九天零七小时,嫣儿又爆掉了神龙铠甲,不过这一次,嫣儿没哭。细数慕容留下的几件装备,都被嫣儿爆的差不多了。这些东西嫣儿都用不到,不是男女角色不合,就是级别不合。恍惚间,嫣儿又想起那天,慕容最后一次攻沙失败,恼羞成怒刷字卖号,自己前去安慰。哪知慕容直斥嫣儿是看中了姑苏慕容氏的显赫地位。一贯温润的嫣儿,哭着喊,陪在你身边这么久,我得到你什么了。争执中,嫣儿赌气接下了最沉重的一单,慕容尚未卖光的神龙装备数件。

于是,在这二十九天零七小时的时间里,嫣儿就背着这些东西,与一个个高手过招。直到今天,什么都没了。嫣儿知道,慕容不会来了。一介弱女子,绝不是他的留恋,鸿鹄大志,永远是武林霸主。这个江湖没了胜算,传奇那么多区,终有一席之地。只是嫣儿,不知道自己,何时能了了痴心。

二 从此醉

拿到神龙铠甲后的第三个小时零九分,段誉又来到了左边荷花池,不过这一次,嫣儿恰好在。会里兄弟这几日追杀嫣儿,他都知道,却不能阻拦。嫣儿有心丢掉这些东西,被别人拿了,不如现在,自己悉数收回。段誉看嫣儿很久了,如着了魔道,哪怕嫣儿是在给慕容加血,他都觉得好美,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于是,在这三小时零九分的时间里,段誉看着一包袱的神龙装备,思索着怎么还与嫣儿。嫣儿突然发觉一个男人站在身侧,似有相遇却不曾相识过的人。嫣儿没有心情去想,空空的包袱,仿佛慕容都不曾存在过,这一念间毫无留恋的就从荷花池消失了。段誉定定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是早了一步还是晚了一步。

三 昔时因

心有杂念是一种痛苦的矛盾。这是阿紫的师傅丁春秋所言。阿紫自来到这个江湖,就是一个冷血杀手,娇艳的容颜至尊的装备皆挡不住毁灭般的邪气。只要你愿意花钱,她可以帮你解决所有的不快。这个江湖,银子很重要,没有谁可以白白拿命去赌。

接到杀乔峰的任务,又是一个晴天,狐月山一树桃花灿烂。这个天气,不适合大多数的生死买卖。但是阿紫喜欢,眨眼浅笑间,一枚桃叶让人死于刹那,阳光洒在死者脸上,没有因痛苦挣扎而扭曲的表情。只是这次,阿紫尝到了失败。乔峰的神龙战刃寒光凛冽,是自己在瞬间黑白。

四 今日意

师傅,曾经教过,可以笑,但是不能言,没有言语才不会被人找到破绽。阿紫未败过,阿紫亦未生恨,死在乔峰手里,瞬间有情花在心底绽开。阿紫突然觉得,可以收手了。这么多年,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消灾都不是,只是替弱者寻强者的仇,替强者报更强的怨。而钱财在哪里,只在为师的丁春秋手里。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成了禁锢。

此刻,乔峰站在右荷花池,阿紫第一次张口与师傅以外的人说话:“我曾听过,人总有太多得不到和已失去。得不到的有放弃与执念。已失去的有追悔和忘记。你想成为我的哪一种?”乔峰突然想起了阿朱,阿紫的直爽好似她的秉性,几句间,二人便定了终身。

五 塞上牛羊空许约

大喜那日,趁阿紫未来,乔峰早早摆酒,对一众兄弟说,此酒敬阿朱。阿朱是谁,兄弟皆知,曾与整个行会生死与共,众人景仰的大嫂。大嫂为何淡出江湖,是乔峰的禁忌,无人知晓。只有段誉痴癫,借酒疯言:“我的嫣儿不来,我亦不忘。我今日要问大哥你,你曾许大嫂的塞上牛羊世外桃源呢?何有长情,不过一纸笑忘书,自对自语的空许约啊,空许约。”

后记:借用金庸先生的作品表达景仰,与大师之作无关。如是挫笔,请看客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