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笑忘书之神雕侠侣

2016年05月26日 15:56:25580

村口兰若寺,年久失修,早已没了香火。有白发老者坐于寺外石墩之上,把酒杜康。若你有兴致陪老者浅酌,他会展开手中的残卷,道一段江湖的传奇与你听,残卷有名:笑忘书。

此间所云:神雕侠侣。

大漠望飞烟凄凉,故土无故人惆怅,再回到这个江湖,一切变了旧模样。“你是永不肯见我了么,就此分别,你可知会留我一生思君念念不忘?”郭襄涕泪交加的话语还在耳畔萦绕。这一别,十年了,十年,一寸烛光之间的比奇与盟重,已经变成了浩瀚的玛法大陆。十年,郭襄本该是旧人,念念不忘的反倒成了杨过。

见到姑姑,是杨过回来三天之后。三天的时间里,能去的地方他都走了个遍,或许郭襄还在。与姑姑擦肩,是在比奇河桥上,那鲜亮的城主战袍太炫目,回头的刹那,姑姑也站定。杨过不知该转身继续走,还是开口说点什么,怔怔的望着姑姑的背影。倒是姑姑先开口了,少侠,若想在江湖中游历一番,不妨入了我的行会吧。少侠?哈哈哈。杨过突然大笑几声。曾是长身玉立潇潇,如今心已沧桑,何为少侠。

本只是想寻下郭襄的踪迹,不知为何面对姑姑时,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杨过留了下来。入了行会,杨过不觉惊叹,姑姑竟然是行会的掌门人,几百兄弟甘心称臣。众人皆称姑姑,至于何因,无从得知,只是看其说话行事,不是泛泛之辈。

姑姑对杨过极好。十载相别,武功早已沦落,所穿所用更是只能遮身蔽体。从杨过入了会,姑姑为他把习武之书收集齐全,带他去天庭一招一式的演练。烟花蛋糕升级之物毫不吝啬,就连价格不菲的衣饰,也一应俱全。除了掌门人的位置,能给的,全部给了。

会里兄弟偶有唏嘘,姑姑也一句“我收了杨过银子”打发掉,只有杨过自己受宠若惊。其实在遇到的第一天,杨过就说了,此行,我来找人,与江湖无关。姑姑知道了郭襄,知道了十年两茫茫的不忘,为何还这般对自己好。杨过有过拒绝,只是那一刻姑姑惆怅的黯淡让自己有些不舍。

时日久了,杨过的PK技艺显山露水,组织和管理行会也胜人一筹,俨然成了姑姑的左膀右臂。众兄弟私下议论,姑姑会在行会里轻歌笑语了,不再是寒冰模样。这也好,姑姑苦撑一个行会,在沙巴克的一次次征战中,胜多败少,本不是女子所为。虽说杨过入会尚晚,但品行能力也让人心服口服。

渐渐的,杨过心里越来越少的浮现出襄儿了。他认真想过,姑姑有何深意,也认真权衡过,跟姑姑在一起,确实是神仙眷侣。闲聊的时候,也问过几次,姑姑,你可喜欢姻缘神殿。可是每次,姑姑都只唤一声过儿,笑着离去。

若说细水能长流,聪明如姑姑终不肯把情说透,怎奈未等故人心易变,郭襄娇俏的身姿便出现在荷花池畔。明眸流转、顾盼生辉,只一个眼神,杨过十年的情思瞬间决堤。襄儿,勿怪。十年前是我现实的婚姻,我答应她与你了断。只这十载,我抛不开你的模样。襄儿缓缓抬手,轻触这个男人的面庞,大哥哥,十年前你未许我的洞房花烛,今日可否如我愿。襄儿忘不掉你,想与你做夫妻。

姑姑冷冷的望着,就在荷花池的对面。城主战袍换上了一袭霓裳羽衣,杨过惊觉这个模样有些小女人的味道,淡淡的妖娆。可是杨过只能假装看不见。重重的一个好字,不只是应允了襄儿的所愿,更是击碎了姑姑的心。心本是冰,融化已是沦陷,又何惧此击。杨过又一次看到了姑姑的背影,只是没有了那初初相遇的柔情。

大婚,凄凄凉凉,没有一个人来道喜。

次日,姑姑收到杨过托人转交的元宝时,尘埃匆忙落定。结婚离婚,只是一夜。郭襄要的不是开始,而是结局。十年,相欠的已不是辜负,要还的更不是幸福。郭襄告诉姑姑,月老的印证,不过一纸笑忘书,替你看懂这个男人不值得托付。

后记:借用金庸先生的作品表达景仰,与大师之作无关。如是挫笔,请看客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