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鱼之缘灭

2016年05月26日 16:52:43439

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过去,所有游过的地方、见过的事物就全都忘记了。
所以,我要用鱼的方式来爱你。七秒之后就忘记你。
                          ——题记

鱼这个名字大概真的有点奇怪。

很多初识的人都会问他,为什么会叫做鱼?其实没什么原因,创建人物的时候,他随手敲了两下键盘而已。心情好的时候,他就胡乱编些理由,比如什么“我属猫,爱吃鱼”或是“我属鱼,爱吃猫”之类的,心情不好,他根本不会理会。
但是当楚楚问鱼的时候,他却反问,鱼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奇怪?
她的回答很妙:也许不算奇怪,但是很容易被记住。

他和飞是多年的好兄弟,飞和妙妙举行婚礼那天,妙妙交给他一件不容拒绝的任务,保护好专程从新区赶过来参加婚礼的楚楚。作为飞的兄弟,他了解飞和妙妙的事,若非楚楚的鼓励,也许妙妙还不肯从新区回来。所以,他很愿意接受这件任务。虽然他很头疼,她才60级的新号,要怎么保护才能不让她挂掉呢?捣乱的敌人那么多!

虽然他寸步不离地跟在楚楚的旁边,仍让她挂了两次,他抱歉,她却笑着说,都怪你连累了我。
鱼不禁微笑,这个女孩,素昧平生,却很有趣,他竟被吸引了。妙妙要他把她留下来,他很愿意这么做,而且,这不是一件很难去做的事。

如果不是雪衣的出现,也许他会和楚楚有一个结果。
但是雪衣再次出现了。

他对雪衣之间的事,已经很难用几句话说清楚。
雪衣是他的劫。
不管雪衣伤过他多少次,不管他要用多久的时间来平复伤痕,不管他下了多少次决心不再为雪衣心动,不管他为此付出多少努力,只要她出现在他的世界,他的心立即就会沦陷。

雪衣有很长时间没来了,那时候她是跟着另一个男人去了新区,她毫不留恋地跟他告别,说,再会吧,也许我们会各自幸福。
鱼很骄傲,却卑微地说,能不走吗?为了我。
雪衣只是笑,让他明白,这个问题有多傻。

雪衣回来,甚至没有跟他说。
鱼上线,看到她站在酒馆外,他的脚步完全不听他的派遣,带他来到雪衣面前。
雪衣什么都没说,只是唤出宝宝来,那宝宝的名字叫做“爱上鱼的时光”。鱼深深知道,他毫无办法抗拒她,就像每天都要呼吸一般。谁能不呼吸呢?所以,他只能也只有再次沦陷在雪衣的笑靥中,万劫不复。
他和雪衣就在酒馆外相对站着,如果可以选择,他愿意这一刻就是永远。

行会里有人在叫他,IS里也有人在叫他,蓝字、红字、私聊,很多不同的人在找他,正是行会战时间,他是很忙的。但是他一概视而不见,他的眼中、他的心里只有雪衣。有一句话,一直藏在他的心里:“雪衣,受了伤就回来,你永远是我的宝贝。”。这句话若是说出来,也许雪衣会感动,但是他宁愿放在心里,作为自己单方面对她的承诺。

楚楚什么时候离开的,去了哪里,他不曾留意和关心。就像一段插曲,再曼妙,也会转瞬遗忘,虽然他曾经一度认为楚楚会给他不一样的未来。

听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过去,所有游过的地方、见过的事物就全都忘记了。所以,他愿意用鱼的方式去爱雪衣,不管她伤他多少次,伤有多痛,七秒之后他就会忘记。

这是爱吗?鱼不懂,也不想去懂,只要雪衣在,一切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