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你是人间四月天·菜鸟养成

2016年05月26日 16:53:53351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题记

“天寒,我们结婚吧”,萧晓小在游戏向冰天寒表白。
“不行,我不要”冰天寒拒绝的很干脆。
“为什么呀?”萧晓小老半天才回过去。
“因为你太笨,这么长时间了也学不会打富贵兽和逗耍玉兔。”冰天寒咬着牙答道。
“可是,可是,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有教会我,说起来,应该是你比较笨呀!”萧晓小很委屈。
“……”冰天寒彻底无语了。

冰天寒是本服第一高手。在这个游戏里,一个人被称为第一高手,不仅仅是等级高而已,他必须装备强、PK猛、操作准,最关键的一点是,必须追随者众多。但是让大家对冰天寒保持敬谓的还不仅仅是这些,更重要的是他还是纵横玛法行会的会长,在他的带领下,纵横玛法行会逐渐壮大为本服第一大行会,并且一直掌控着沙巴克,使之成为坚不可摧之城。

而萧晓小是热血传奇一区的一名女道士,玩了一年却只升到123级,在如今这个遍地都是999的玛法大陆属于一只超级小菜鸟。她不仅排行榜上无名,就连服里排名2000也轮不上。所以,每次庄园有鉴定任务,她都只能含着幽怨的眼神看着别人兴高采烈的开出内功或是16倍卷。但是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她和队友一起做狐月挑战任务时经常跟错队,往往是做着做着就跑到别的队伍去了,等发现自己跟错队时,就再也找不到自己的队伍了。而萧晓小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每周一就积极的组队做,并且是每轮必定跟错队。

就在他们沉默的空档,行会频道已经炸了。
『行会』[山前虎]:大家看到没有,又是同样的对白!
『行会』[我爱你]:看见了,我看见了。
『行会』[匆匆太匆匆]:看见了,叹息,101次求婚又以失败告终。
『行会』[爱你一辈子]:我靠,这么长时间了,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对白,一个字都不变,他们说不腻,我们可听够了呀。
『行会』[◎]:是呀,是呀,坚决抵制翻拍,创新创新,坚决要求更换新台词。
『行会』[无情却有情]:支持冰天寒拒婚!!!优秀资源大家共享!!!
『行会』[爱你一辈子]:晕,你们女人眼里怎么只有老大呀,我们也是优秀资源呀。
『行会』[小雨小雨]:咦,我怎么没发现,我只感觉我们会里只有会长一个男人呀!
『行会』[山前虎]:不过我发现萧晓小也蛮可爱的,说话客气,做事很大气,而且做事坚持不懈有韧性,要不是她一直喜欢老大,我都想娶她。
『行会』[大众男玩家]:……
随着行会聊天一连串的省略号,萧晓小问道:天寒,怎么回事呀,系统出错了吗,怎么全是省略号呀。冰天寒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笨女人”随着这声咆哮,会里的玩家纷纷散开了。而萧晓小就看到周围那些人头顶不停的冒出字来,然后出现最多的是——“老大好可怜!老大好可怜!老大好可怜!”“菜鸟好彪悍!菜鸟好彪悍!菜鸟好彪悍!

萧晓小看得是目瞪口呆。她不过是求婚被拒绝了,可是从来没有彪悍过呀,“我很彪悍吗,没感觉呀!”这句话萧晓小不是在游戏里说的,而是在宿舍里,于是萧晓立刻被上铺用枕头砸了。
“被人拒绝了101次了,还在不断的求婚,你那不是彪悍,而是彪悍中的极品战斗机。”

萧晓小的宿舍是四人间,除了萧晓小外,还住了晓红,阿念和海春。
“是呀萧晓,你一直被拒绝怎么还在求呀,不过,彪悍这个词真贴切”。晓红说道:
萧晓小:“我哪有呀,只是在学校大家一直叫我大美女,校花来着,叫多了,我就以为自己真的是美女,有些飘飘然了,所以,他一拒绝,我就又脚踏实地了。

萧晓小是A大的校花,不过这个校花是名不符实的。想当初,A大公开选校花 ,奖品是一台苹果电脑,萧晓小十分喜欢,然后就淡定的在校园内贴出画报:同学,如果我当选校花,那么多年后,你就可以告诉自己的老公和朋友,想当年,我比校花漂亮多了。更无厘头的是,几天后,因为这句话,萧晓小高票当选她们那一届的校花,而那台苹果电脑,也就成为她专玩游戏的工具。而萧晓小的本名也渐渐被大家淡忘,只知道她叫美女。

“唉,原来你存的这个心思呀,怪不得越挫越勇呢”。晓红说,  
“不过,时间长了,我看我们家萧晓也有美女的气质和内涵了呀!”阿念和海春一起喊起来。
“是呀,呵呵,我和她们不拼外貌,只拼内涵。”萧晓小道。
阿念不淡定了:你看人家冰天寒,可是我们学校顶尖风云人物,先不说他在专业方面那令人惊异的天才,以及入校三年多在国际大赛中为学校获得的荣誉,只其人外表清俊雅致、风采佳绝,想不令人倾倒都很难。
“是呀,是呀,这样的男人真是太让人景仰了,”海春花痴道,“上天啊,您老人家什么时候心情好也扔下来这样一个男人把我砸晕吧”
晓红:“为什么这样的绝种好男人会看上萧晓小这只菜鸟呢,难道是物极必反吗?”
“谁说他看上我了,我都向他求101次婚了呀,都被他拒绝了,而且他每次都骂我笨女人。”
“那还不是因为你第一次向冰天寒求婚时,人家问你为什么想嫁他,你说因为光棍节盛大做活动,结婚的玩家可以领十亿经验呀。”阿念说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海春接道,“我真怀疑这大学是不是你考上来的,怎么到现在脑子还不开窍。”
“呀,我看到我们学校的大美女给冰天寒递情书了。”站在窗边的晓红说道。
“萧晓小,快来看”大家都跑到窗台那时,才发现,刚才还在发呆的她已经不知所踪了。

萧晓小住的砖红色的宿舍楼方正端庄,掩映在重重绿树之中,环境十分的优美宜人。宿舍楼前面的花坛边,常年站着一拨拨本楼众女生的追求者们,或捧花或抱礼物,都是寻常看惯的景象。
萧晓小跨出楼,第一眼就看到了冰天寒。众人目光注视下的他一贯的安然自若,静静伫立在花坛边。在不少人的侧目下,萧晓小走到冰天寒身边,因为刚刚下楼有点快,她有些小小的气喘,双颊染上了粉色,眼波水亮亮的。
“情书哩?”
“什么情书。”
“就是刚刚有女生给你的情书呀。”
冰天寒好笑的说道:“笨女人,如果她们不那样说,你怎么会下来这么快。”
并肩走在无人的花园小径上,漫天的星星照耀,转了一圈又一圈,突然他开口了:“喂,我说,我们一直这样,你不觉得厌倦吗?”
萧晓小停下了,转过身愣愣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他还是一样面无表情:“我说,我厌倦了。”她的眼泪流了出来,无助地背过身擦拭。“我就知道,你不会是真心喜欢我,如果真的喜欢,就不会总拒绝我求婚,总敲着我的头喊我笨蛋。”
一个暖暖的声间在耳边萦绕:“笨蛋,不如,我们定婚好吗?”
“你说什么,定婚?”萧晓小心中恍然生出一丝不真实感来。
冰天寒闲适的开口:“嗯,是呀,我喜欢你这个笨女人!我想和你定婚,等你毕业后我们就结婚。”
“可是,我不美呀,我不是真正的美女呀?”好像一根羽毛在心脏最敏感的地方轻轻划过,萧晓小突然有种站不住的感觉,她忽觉窒息。
“笨蛋,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喜欢,难道你不想吗?”
“不是,只是感觉有点不真实,像是在做梦。”
然后,萧晓小便毫无防备的被他拥入了怀中,清冽的男子气息一下子就盈满了她所有的感官。被他双臂禁锢着动不了,脑袋埋在他的胸膛,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他在她耳边说:“本来不想这么快的。”清冷的音质压低,竟带着别样的诱惑,他问,“这样真实了吗?”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喜欢我?”
“喜欢你,就是喜欢你,喜欢你在游戏中笨笨的样子,喜欢你在游戏中助人为乐的样子,当我知道,你就是游戏中的萧晓小后,就故意接近你,没想到,你本人更吸引我,今天游戏中有人发现了你的好,明天在现实中就会有人发现你的好,我害怕有一天你发现我并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完美,所以,我要先把你揣在兜里。再然后,货已售出,概不退换!”
好像极度的寂静,又好像极度的喧嚣,这一刻宇宙洪荒时间静止,在唯一的怀抱中,微微听到了来自彼方的心脏的震动。真实了,更虚幻的,可是那又有什么要紧。即使这一切再不真实,也是脚踏实地的不真实。

在热血传奇游戏中,萧晓小的102次求婚开始了。
“天寒,我们结婚好吗?”
“为什么要嫁我?”
“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老婆,我也爱你,我们现在马上去姻缘神殿登记!”在大家的大跌眼镜和声声祝福中,冰天寒的身上印上了萧晓小的老公字样。
再然后,狐月山中,大家经常看到:“你们在哪呀,大家在哪里呀!”
然后,就有一声咆哮:“笨蛋,我就在你身边。”
“可是,可是,大家呢?”
“笨蛋,大家早就够四档回去了,你说你打不动怪也就算了,连个队都不会跟。”
“啊,天寒老公,你怎么在这,也是跟错队了吗?”
“笨,我是在这帮你打的,别说话了,再说打不到四档了,过来,打我一下。”
“可是为什么要我打你呀,”
“笨,你打一下就能不用操作自动跟着我跑了,”
“可是,可是这个是什么技能呀。”
“笨女人,别说话,没时间打怪了。”
“可是,我问了你好长时间你都没告诉我是什么技能呀!”
“……” 

再再然后,在狐月山等剩余挑战时间会里队友就开始的讨论了, 
『行会』[山前虎]:看到没有,每次都这样!
『行会』[我爱你]:是呀,我感觉我们老大是不是脑子被门夹过。
『行会』[匆匆太匆匆]:是呀,我也怀疑,不过想想,大神的口味好独特。
『行会』[小雨小雨]:唉,世道不公呀,象我这样的大美女却无人问津。
『行会』[◎]:你真是大美女呀,要是不是人妖,我问津你行不。
『行会』[小雨小雨]:咦,刚刚有人说话吗,我怎么没看到,人哩,人哩?
『行会』[◎]:老大,我把你的小菜鸟给你,你把你的魅力给我好不好,好不好!
『行会』[山前虎]:别贫了,你们说,我们回来时只剩8分钟,40个统领,老大独自带着小菜鸟老婆能不能做到四档呀!
『行会』[匆匆太匆匆]:做不到又如何呀,前些年谁见过老大做狐月挑战呀,小菜鸟来了之后他才做的。
『行会』[◎] :是呀,是呀,原来除了我们在狐月山打架,老大过来帮忙,打完架就回去了,他宁可在安全区呆着也不来狐月打怪呀。
『行会』[小雨小雨]:唉,我看我们老大现在把逗弄小菜鸟当成一种乐趣了。!
『行会』[大众男玩家]:唉,果然不是一般人的口味,重口味,大神真是太让人景仰了。
『行会』[无情却有情]:你说老大怎么就被一只小菜鸟套牢了,才102次耶,为什么不是一千多次,一万多次呀。好怀念小菜鸟求婚时,真的好可爱哟。

再再再然后从狐月山上回来的萧晓小就看到大家的脑袋上一直“好可爱哟,好可爱哟,好可爱哟”的字样,再再再再然后,冰天寒和萧晓小就在说说闹闹、欢欢笑笑中度过现实和游戏中的每一天,直到永远。 


上一篇: 鱼之缘灭

下一篇: 用一辈子去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