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用一辈子去忘记

2016年05月26日 17:25:04565

他们的幸福悬念丛生,一波三折;
他们的爱情跋山涉水,坎坷催泪;
他们彼此深情追逐,痴恋举世无双;
玛法大陆这片净土,他们为爱痴狂:
究竟在他们身上,上演了多少故事?
让我们一起屏息观看。

                                                                ———前记

用一辈子去忘记

相识

他是日月,风流倜傥的潇洒男子,传奇之路十一年,与妻携手相伴三年,他们相约,此生玛法大陆相守相依,不离不弃。
她是小黄瓜,好静不喜动的痴情女子,传奇之路八年,认识他四年,从此传奇只为他而存在。

爱情

白日门那片丛林茂盛的迷宫,红色的霓裳羽衣包裹着小黄瓜瘦弱的身体,火墙雷电交加,施放在丑陋的花吻蜘蛛身上,花吻蜘蛛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支离破碎瘫在地上,不甘心的吐出一瓶强效疗伤药,小黄瓜欢快的冲上去放进包里,一脸满足继续向深处走去。交杂的丛林迷宫分为东、北、南三个入口,路途错综复杂,如果被团团围住小黄瓜只能选择从新来过。万分谨慎小心的小黄瓜最终还是躺在了绿意盎然的丛林,游戏界面呈现一片黑白。在行会大声抱怨着委屈,“我要找个老公保护我!”行会兄弟纷纷顶起,“嘿,黄瓜你要什么样子的男人保护你?”小黄瓜一脸调皮说“只要不是日月那样的就好。”

日月,沙巴克的主人,从进入玛法大陆就是一代枭雄,曾手持全区第一把绝世好刀——屠龙。上阵杀敌从不犹豫,永远冲锋最前线,直到战死为止,决不回城。关于他的传说有很多版本,花心的,专一的。他似乎很有女人缘,总是可以把美女们哄得花枝乱颤,但是不结婚。据说身上曾背过一年的名字,众人皆未曾见过其女子真身。日月没事的时候永远喜欢站在庄园,不像别人喜欢看着池塘的荷花,或望向庄园外的风景,他只是固执的骄傲的站在夺宝战场前面,像是等待着谁。小黄瓜的话被传到了日月的耳朵里,日月开始注意这个温婉的女子。甚至有时候故意接近她,靠近她,沙战的时候,不再独自冲锋陷阵,而是开始保护起小黄瓜,陪她一起做任务。行会兄弟们议论纷纷,劝日月放弃吧,“人家小黄瓜可是说了,就不嫁你”日月偏偏不信这个邪“这女人,我追定了,你们走着瞧。”

婚姻

性格腼腆的小黄瓜终于在日月猛烈的爱情攻势下,宣告投降。义无返顾的嫁给了这个男人。
婚后的日子,她听他讲行军作战的取胜之道,他总能在战事中卓有远见,指挥若定,布局大气,一眼能看透敌对的弱势。俗话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小黄瓜,日月仍是会义无返顾的冲在前,战死沙场。但是小黄瓜成为他心里的牵挂,他会为了不让她不担心,保证自己留几滴血飞回安全区。而如若没有日月,小黄瓜的游戏生涯,估计也就是像天上的明月,虽明亮皎洁,却孤高清冷,寂寞一世。哪里如现在这般,周身散发出灿烂耀眼的花火,绽放专属小黄瓜的温柔与快乐。

宝儿

所有的爱情都有折磨,伤害在不经意间发生,在一起三年的时间,有过争吵,有过委屈,但是都不会离婚,因为他们那么在意着彼此,可是为何,一个很不起眼的小事,日月毅然的跑去婚姻殿堂离了婚。事出有因,日月认识一个女孩,她是日月见过连哭起来都很美丽的女孩子,她的名字是宝儿。宝儿了解日月和小黄瓜的故事,一起相守相依的三年,可是爱情,没有谁对谁错,没有先来后到,爱了就会拼了命的付出,不求回报。宝儿的爱,不动声色,静静守候,不离不弃。她会沉默,也会动怒,更会霸道,只因为爱一个人的心,有着无法平静的步调。

宝儿回到玛法大陆的时候只有62级,一个不肯在游戏投入过多精力的女子。喜欢聊天喜欢热闹,虽然级别很低却执着的喜欢参加行会活动。她知道不能靠近那些顶级装备999大号,所以总是站在最后面,有人私聊她,“你不上去打架,躲在后面算什么。”宝儿故作倔强答“你个猪,我才62级,去前面送死啊。”令宝儿难以接受的是,小小的她,一直被宠着的宝儿,被骂了!宝儿满腹委屈跑去和老大很不地道的告了小状。老大义愤填膺的和联盟老大吵了起来,这个英雄救美的人正是日月,他用最凌厉的话训斥了行会的弟兄,让小小的宝儿深深记住了这个男人。她说“日月,不持强凌弱,对人公平友好。真是个爷们。”他们就这样相识于激情的地下夺宝战,听着语音里日月激昂的指挥,宝儿沉沦了。

恋伤

宝儿就是一个令人忍不住喜爱的女孩子,她大大咧咧,她性子直爽,她甚至脑子有点二。可是这样的一个宝儿却深深的迷恋上了日月,无法自拔,却也带给了宝儿最沉重的痛。
沉默不语,静静喜欢,人不是没有感情的动物,日月怎么会看不到,日月心痛的对宝儿说“宝儿,我是没有办法娶你的,我和她在一起三年,她一直对我很好,我不能伤她。”宝儿被称之为心脏的那个地方痛痛的。她说“切,美得你,我才没有喜欢你好不好啊。”
他说“宝儿,不要在我面前逞强。”日月心痛的话打碎宝儿脆弱的防备。
她说“我从来就没奢想过要嫁给你,从来没有过。只是想静静的陪在你身边,也不可以吗?”
他说“我怎么忍心。”
她说“没关系的,这样就很好了。”
在宝儿最美好的青春里,庄园的星空成为日后回忆时最美的记忆拼图,永不残缺,永远停驻。

宝儿会乖乖的站在日月身边,日月会一上线就来到宝儿为他而设置专属歪歪频道。他们可以哪里也不去,一直讲话,像总是与有讲不完的话。凌晨一两点躲在被窝里面,拿着手机不停的聊啊聊,直到困到不行睡着了,第二天发现手里还紧紧握着手机。不喜欢做任务的日月也会带着小小的宝儿去打龙。只要宝儿一喊“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狐狸精。”日月就会去艳阳高照的狐月山,不厌其烦的保护笨笨的宝儿,替她撂倒那一只只难缠的狐狸。
宝儿和日月在一起的日子,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恋爱的味道。对于宝儿恋爱的味道就是青草和海水的清新,灌木丛中花开的香气,在夹杂一点点海水中淡淡的咸味。天总是晴的,一望无边蓝蓝的沧海他们相视而望,碧绿的草地他们翘首盼兮,徐缓的风起带起漫天桃花他们共同微笑,温暖的阳光如沐春风照耀着他们相爱的心。

心痛

是谁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是谁说三个人的爱情,注定唯有遗憾。无论宝儿怎么委曲求全怎么隐忍,小黄瓜还是知道了。毕竟玛法大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是是非非传得很快。小黄瓜完全难以置信,她无法接受三年的感情甚至无法抵挡得住三个月的感情,她震惊,她惊恐,她彷徨,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面对这样的事情,她无法接受。她质问日月“为什么?这到底为什么?”看着一脸痛苦的小黄瓜,日月的心底充满了愧疚他说“别这样”小黄瓜在视频那头默默流泪,不停的问着 为什么?为什么?
一向斯文的小黄瓜终于无法忍受,她登陆了日月的扣扣,新消息提示“老公,晚安,必须睡觉哦,不然我发现了会生气了,么么。”“老公,我去上班了,你个懒猪,还在睡觉。”“老公,今天我会早点回去陪你的,想你。”一句句老公一句句看似关心的话语,字字痛苦的拍打着小黄瓜的心,她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回复了狠话,“你个狐狸精,离开我老公。”
空间扣扣到处都是谩骂的话语。宝儿看着面目全非的空间和写着让她难为情的话,难过的快死过去般,最终所有的一切都来了。宝儿决定放下尊严,放下所谓的面子,一心一意只想陪在日月身边的时候,就预料到的结局,为何当这些刺眼的谩骂到来,她还是痛了。她知道如果小黄瓜知道了,一定会很愤怒,三年的感情,因为她的介入,而千疮百孔。宝儿,只是默默地删除了空间的话,无视了扣扣不停发来的消息,然后看着日月灰下去的头像,心无可救药的痛了,她知道自己被拉黑了。因为他们的隐身对其可见,因为他们答应彼此只要一上线就会看到。此刻宝儿心里翻江倒海的难过,有委屈,有不甘,宝儿打电话给日月,只是说“小黄瓜上了你扣扣,拉黑了我。”他说“我上去看看。”
宝儿下了班匆忙跑回家里,沉重的石门渐渐开启,日月常站的地方并没有他,私聊过去人是在的,只是发来了等等。宝儿想给日月时间,没有说什么独自来到了狐月山,狐月山还是那样热闹,成群的狐狸奔跑着,宝儿艰难的周旋于众多狐狸之间,渐渐的有些力不从心,从天而降的火雨抢走了宝儿引来的狐狸,宝儿愣神间看到了从身边华丽跑过的日月和小黄瓜。宝儿一动不动任凭狐狸对自己雷电交加,心里痛成一片“原来他们在任务啊,所以忙到没有时间理我,只是对我讲等等,为什么我这么傻啊。”宝儿看着围绕在身边面目狰狞的狐狸,残留着所剩不多的血量回到了安全区,然后下线。

面对小黄瓜的强势反击,宝儿该何去何从?日月会放弃心爱的宝儿吗?三年的感情的说放下就能放下吗?敬请期待 用一辈子去忘记(二)

不离不弃

关掉电脑,宝儿将自己蜷缩在床上,看上去像一只大虾米,不停抖动的身体泄露了她的脆弱,手机一直没有响起,宝儿难过的不像样子,“我被抛弃了是吗?日月,从不奢望你娶我,从不,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是拜托你可不可以在意一下我,就一下,你们在一起在我面前幸福走过去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吗?”这样的信息被宝儿编辑了再删除,删除了再编辑,始终没有发出去。宝儿告诉自己就这样吧,是她先喜欢的他,所以才低进尘埃里。

宝儿看着电脑上面那个龙形的图标,无力点下去,她要用怎样的心情面对完美的他们?宝儿登陆了扣扣,日月加宝儿为好友,宝儿想了想点了确定。还是有些期待,还是想听听看日月会怎样说,女人就是这么不甘心。日月只是轻轻唤了宝儿的名字,再无下文。宝儿失去耐性她说“猪猪,你到底爱我吗?”
他说“如果我不爱你,我为什么要离婚,三年的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宝儿,你要理解我。”
宝儿仍旧是不停的追问“我只想知道,你到底爱我吗?”
他说“爱”日月温柔的一个字让宝儿瞬间泪流满面。
她说“日月,我爱你,此生不离不弃。”

过期的爱

小黄瓜这些天一直没有去上班,枯坐在网吧的靠椅上,无论日月怎么劝说,小黄瓜都固执的不肯离去。她说“我的日月生气了,我知道错了,我要在这等日月不生气,等日月不生气了我们再去结婚好吗?”日月一上线就能看到小黄瓜孤单倔强的站着,冬日的寒风在庄园盘旋,风中的小黄瓜瑟瑟发抖。她只是在努力挽回这段感情,三年的时光,她无法做到放弃,她坚信日月是爱自己的,他们结婚那天日月为她释放的传情烟花他说“小黄瓜,我爱你”;传奇出了副将英雄,日月给小宝宝起名字叫“大宝贝黄瓜”;日月出去打架结束后,无论多晚他都会回来陪自己聊天。这一切一切怎么就没了呢?小黄瓜无法接受把三年的感情拱手让人,他和日月讲过去的点点滴滴,她想唤起他们曾经的爱过的记忆,她想日月看清楚自己对他的一片真心。小黄瓜始终不懂,爱情是不可以望梅止渴的,抱着回忆就能度过每一天,如果说爱情有保质期,也许日月对小黄瓜的爱已经过期了。

并肩陪你

日月把一切都告诉了宝儿,日月对宝儿没有一句隐瞒,当宝儿听到那固执的女子不肯上班,坚持等日月的时候震撼了,一个月没有上班,她不会被炒鱿鱼吗?日月终日愁眉不展,宝儿变着花样逗日月开心,可是也无法掩盖日月眼角那抹忧伤。他是不开心的,因为宝儿和小黄瓜的视同水火。爱情的世界很小,小到三个人就挤到窒息。宝儿第一次私聊了小黄瓜,她说“对不起”小黄瓜看着宝儿打来的字心里很是难过,一句对不起也不能代替她心中的痛苦。宝儿来到庄园,人山人海的叫卖,小黄瓜就那样无助的站着,任凭寒风瑟瑟吹打,宝儿静静站在了小黄瓜的身边,小黄瓜也是999级的大号,一身亮白主宰女,身后的翅膀微微抖动,美的让宝儿自行惭愧。宝儿低头看了看自己,102级,一身红艳王者魔衣,还是日月辛苦打来送自己的,宝儿觉得很丢人,但是她还是没有离开,她说“你身体不好,网吧那种地方环境也不好,一定是乌烟瘴气的,不要总在网吧。”小黄瓜设想了千百种和宝儿的对话,或强势攻击对方,或哭泣求放弃,却没想到宝儿会关心自己的身体,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住了。宝儿说“你腰不好的,不要总是坐在电脑前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宝儿和小黄瓜聊了很久,双方不再那么仇视彼此,宝儿说“如果不是我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也许我们应该是很好的朋友。”日月看到小黄瓜和宝儿并肩而立,心里有块大石头落地了,庄园刮起一阵风,把天空那块厚厚的乌云吹散了。日月坏笑的把宝宝放在宝儿面前,自己站到了小黄瓜的面前。宝儿满脸黑线的对小黄瓜说,“他用臭屁屁对着我们。”小黄瓜笑着说“那我们去前面臭着他”

狐月山的树叶里镶嵌了一地的细碎阳光,温暖的有些令人感动,小黄瓜和宝儿笑着在这片美丽的桃树下一起任务,夜里他们在庄园那片熟悉的地方谈笑风生。日月起了坏坏的念头,他申请了一个小号,叫“日月,”是的 他想把两个爱他如此的傻女人娶回家,也许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不一定是最好的,这世上一定有人,与他最为契合,在他身边默默守护,像宝儿,一定有人在身后照耀着支持着日月,像小黄瓜。

宝儿在上班的时候,日月在扣扣发来消息,“小黄说:日月,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请原谅我这一次,我只是太爱你了。”宝儿不明所以问日月怎么了。他说“她和我要了密保,要上我号。”宝儿被点醒了,小黄瓜是想要自己开两个号去结婚,宝儿震惊的要命,昨日还和自己姐妹相称的小黄瓜怎会这样做。扣扣上面不停有好友发来的消息“月老:恭喜日月与小黄瓜喜结良缘,祝愿他们白头偕老。”宝儿彻底愤怒了,毫不犹豫的拉黑了小黄瓜的扣扣,班也不上了跑回家去,趴在床上委屈的哭鼻子。日月的电话不停地打过来,宝儿挂了又挂,调整好情绪的宝儿终于接起了电话,他说他也没想到小黄瓜会这样做。宝儿突然灵机一动,她可以上你号去结婚,那我是不是可以去离婚?日月无奈的笑笑说“好”玛法大陆上的祝福喇叭刚刚停息,宝儿毅然决然的跑去婚姻殿堂结束了这场婚姻,这场闪婚导致宝儿和小黄瓜的关系再次进入白热化,小黄瓜只是想独自拥有她爱的男人,宝儿无所求,只想陪在日月身边。这份三个人的感情,又要经历何种坎坷?

恋殇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如最初的摸样,不是所有的故事结局都会完美,当初曾经最美好的岁月已过,当爱情渐渐被磨平了激情,还在期待些什么? 小黄瓜只是不想三年来的付出与感情覆水东流,无法与其他女人分享爱人。可是小黄瓜忽略有些东西得到了就会习以为常,比如习惯,小黄瓜习惯了一上线就追着配偶提示坐标去寻找日月,习惯了在他爱站的地方等他回来。而日月有多久不曾好好和她好好在一起聊过天?有多久不曾陪她一起出去玩?有些东西一旦转换了角色就会变得可笑,比如爱情,最初日月会天天陪在小黄瓜身边,会对她绽放最灿烂的微笑,如今日月的微笑只为宝儿绽放。时光走失在记忆里很久,小黄瓜终于再也找不到属于他们的痕迹,她放慢了脚步回头寻找,庄园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天气,却已不在是同样的原点,和同样的时光。

那一段相守相依的岁月,那些连接的记忆断断续续,曾经很多个夏天的夜晚,小黄微笑着看着日月,日月也同样眼里只有她,他们看起来那么般配,美好的不像样子。她恨,恨宝儿毁了她的爱情,恨宝儿夺走了属于她的幸福,她不甘心。

温暖

人生总是在演绎着太多的故事,世界旋转,四季轮回,一季又一季。11月22日是宝儿的生日,当指针敲响凌晨的时候,满屏的粉色祝福喇叭,今年的生日因为有日月的陪伴,宝儿特别开心。庄园美丽的池塘边,宝儿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和日月要生日礼物,她说“猪猪,你要给我唱歌,今天我生日,你要满足我的愿望哦,我只想听你唱歌啦。”日月满头冷汗尴尬的说“我的好宝,我真不会唱歌啊”宝儿不依不饶的抱怨,无奈的日月答应宝儿等下午给她唱,可爱的宝儿才放下了撅着的小嘴。开心的宝儿在日月身边跑来跑去,伸手触碰庄园闪亮的星空,所有的快乐在指尖绽放。日月说“宝,来我身边站好。”宝儿一脸疑惑站在日月身边。耀眼的传情烟花绽放在宝儿面前,“宝儿 生日快乐”,夺目的祝福文字倒影出笑靥如花的宝儿,从未有人为她这样庆生,宝儿渐渐红了眼眶。

疼痛

小黄瓜一个人游走在玛法大陆的各个地图,感触像是洪流,不停不息。翻出以前的记忆,小黄瓜还记得曾经日月是那么的爱她,还记得日月对她是多么的温柔,还记得日月说过的那些刻骨铭心的情话。日月突然的改变让小黄瓜多么不能接受,可是最后她还是接受了。他曾说“我爱你,直到你不爱我为止”可是如今,他们的爱情哪里去了呢?小黄瓜满脸泪痕逼着日月娶自己,如果不娶自己的话他将永远失去小黄瓜,日月被逼的不行,甚至娶了哥哥玩的女号。小黄瓜终于伤痕累累说“日月,对不起,我受不了你这样,这样我真的好心痛,我不想在这样下去了。在这样下去我真的会受不了。”说完小黄瓜刷喇叭离开了她最爱的玛法大陆。可是日月你知道吗?当小黄这样和你说离开的时候,她有多难过,该有多痛。日月注定是小黄瓜的劫,永远摆脱不了的劫。

恋伤

黑夜总是最安静的角落,就算眼泪放肆的滑落,也没有人知道,哭也没有人听见。小黄瓜听着歌,用一首歌拾起光年里的回忆,聆听那些被风吹走的日子。
小黄瓜每次失眠的时候都要哭,哭到湿了散了的头发上,哭到累了痛了的记忆伤疤里,然后会慢慢睡着,不去想日月。小黄瓜始终都记得日月说她很好,也始终无法明白。既然很好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她了?为什么要背叛她?让别人嘲笑她?小黄瓜多想打个电话给日月,听听他爽朗的笑声,然后哄自己去睡觉,可是小黄瓜也清楚明了已经在无法体会如此热烈的温暖。物是人非,只能很现实的抹眼泪,然后被大片大片的黑暗吞没。

小黄瓜是个极端的女子,会温柔、会闹、会哭、会笑,不偏执,没有主见,可认准了对的就要往死了也要争回来,做事三分钟热度,可是却爱了如月这么多天,这么多年。小黄瓜鼓起勇气,既然无法忘记就回来吧。石门幽幽开启,小黄瓜换了种身份,她叫自己泪瑶,(摇身一变,泪落无声)银杏山谷那棵雄伟梧桐树下,一身清新的新手装的泪瑶,宛如新生。寒冬的黄昏,庄园被夕阳笼罩在一片橘色里,泪瑶在远处偷偷看着日月,一步一步艰难地,缓慢的前行,光线如同一直温柔的手掌包围着他,泪瑶泪眼斑驳靠过去,喉咙里好像落满灰尘哽咽着,眼睛突然被刺痛,宝儿一身雪白的主宰女,蹦跳着紧紧抱住了日月,泪瑶眼里的泪水一圈一圈荡开,泪瑶捂住嘴巴哭出声音,她心心念念的爱人,没有她的日子过得很开心吧。泪瑶落寞的离开了庄园,忽略身后传来阵阵欢快的笑声。喧闹古老的土城,泪瑶要做任务,要升级。她要陪在日月身边,她放下了尊严,放下了个性,放下了固执,都只是因为放不下一个人。泪瑶低头轻念“只要你幸福,我就幸福,不管你在谁的身边,”这世间有一种爱,未开口已泣不成声。

泪瑶用帮忙打龙的名义成功吸引到了日月,做了他的门下弟子。终于可以每天看着日月,终于可以回到他身边,即使他的身边是两个人。聪明如此的日月,怎会感觉不到泪瑶就是小黄瓜,无论泪瑶怎么掩饰,怎么不承认,那相似的神态,相似的语气,分明就是在一起三年的小黄瓜,日月告诉了宝儿,宝儿不知说什么好,说她阴魂不散?说她为爱痴狂?面对小黄瓜,宝儿难过唯有沉默。

小黄瓜迷茫的守护着那段有日月陪伴激荡青春的素白岁月,那些岁月被日月长久地压抑在了似乎能忘记的那个地方,于是当日子一天天过去。日月便觉得真的忘记了那些共同走过的时光。小黄瓜只因等日月,在庄园变成一棵树,用千百年的时间凝望,守候。只想等日月回头,她望眼欲穿,思念萦满记忆藤蔓,早已不在乎枯萎与凋零。

爱情是漫漫人生路上永远美丽的风景。可是,往往两人情到深处,爱情却不知哪儿出了毛病。也许正是错过,才成就这样的美好。但无论如何,那段青葱的时光是他们一生中最美丽的回忆,温暖着他们冗长的岁月。小黄瓜的深情。宝儿的美好,日月每天都过在焦虑之中,这段三个人的情感,何日是头?

流年

宝儿不再那么喜欢热闹,不喜欢参加行会活动,宝儿固执的离开了行会的基地,来到了日月专属的坐标陪他,行会的姐妹们纷纷骂她“你是一个女孩子,你知不知道别人都怎么说你?说你是无耻的小三!你的尊严都到哪里去了?你给我回来!”宝儿何尝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是的,在别人看来她现在就是一个小三,这个她最憎恨的词,但为了日月,她无怨无悔。如若不是为了爱,谁愿意做遭人唾弃的人?庄园天空的阴霾,是宝儿的伤悲还是日月的伤怀?

繁华拥挤的土城,日月是那种站在人群里面都受人瞩目的男子,而宝儿是丢到人堆里面,完全被淹没的在普通不过的女子。她开始拼命冲级,她不要别人说,她是为了和大号在一起,才甘愿在日月身边,她也想衣着光鲜明亮同日月在一起,她也想可以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同日月一起并肩杀敌。数日后,宝儿身穿亮彩辉煌魔衣,笑起来一脸的清澈明净,宝儿感觉自己靠近了日月许多。日月对宝儿说“宝,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宝儿听见庄园的天空,有飞鸟飞过的声音。

暗伤

日月所掌管的行会遭受到敌对强烈的反击,原本称王称霸的行会历经此战受挫严重。敌人向来如一盘散沙状,如今却联合起来形成了大联盟,实力雄厚,让日月不可小视。沙巴克城主之争战火不断,日月心急如焚。宝儿所在行会也是此次大联盟行会之一,身为管理的她不得不上战场与日月行会进行厮杀,宝儿在人群拥挤的大战中看到满身血污的日月,心如刀绞。沙战结束,沙巴克易主,联盟大行会取得胜利。日月一脸疲惫回到庄园,身上全是激战时留下的痕迹,他说“两天后我们一定要把沙巴克拿回来”她说“日月,四个行会联盟,你们胜算真的很小。”日月一脸坚决“就算是战死,我们也要打”
两天后的沙巴克之争日月胜了,胜在用兵之奇,仿佛对敌对的战术了如指掌。日月最近因为行会的事情忙了起来,不能总在歪歪陪宝儿,把宝儿喊来了行会歪歪频道给了她一个最为普通的会员马甲。当行会管理人员看到了宝儿的名字直接撤掉马甲,把宝儿踢了出去,宝儿什么也没有,心里面很苦涩。日月把宝儿拉进歪歪,借着酒劲和行会高层管理吵了起来“为什么把我家宝马甲撤了?”“老子给的马甲你们也敢撤?”“我管什么敌对不敌对,你们自己想想,我怎么知道敌对行会会到哪里集合?我真的有小号在他们行会吗?我敢给她马甲不是朋友也是个007吧,况且她是我老婆。”行会歪歪鸦雀无声,宝儿听见自己心咚咚的跳着,是的,她做了007,向日月提供了所有的战斗计划,爱情果真会使人堕落。行会管理质问日月“你老婆不是小黄瓜吗?什么时候变成了宝儿?”日月酒气冲天嚷嚷“我就不能换老婆吗?谁规定我不能换老婆?我身上的名字还是她吗?”宝儿擦掉脸庞滑落的眼泪,这是第一次日月在认识的人里面承认,自己是他的老婆,“老婆”多么美好的一个词。
每个人的人生至少有一次为了一个人,丢掉矜持,放下自尊,毁掉到自己的全部原则,只为那一个深爱的人。

再起

日月会和很多女子开玩笑,我们结婚去吧,但是当那些女子说那我们去结婚的时候,日月就缄默了。因为他只是说说而已,他给不起。就像日月想要给宝儿婚姻,但是一直未能实现,只是让宝儿等,宝儿就一直陪在日月身边,看着他穿梭于群芳之间。她在等他浪子回头,等他讲出那 “我们结婚吧”爱一个人,不傻不成气候。

宝儿回到家,上了游戏日月不在,日月身上的名字是哥哥的号叫如花,如花的喇叭满天飞起,她说“如花号以后小黄瓜玩了,我小黄瓜又回来了,有想我的没有?哈哈”宝儿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很累很累。不知道小黄瓜又要耍什么,宝儿已经很被动了,还要怎样来侮辱她?姐妹们纷纷发来私聊消息,“宝,你没事吧?”“她又回来了,你放弃吧,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你看看你自己,我看着都心疼。”“宝,他们用别的号结婚了啊?”一条条看的宝儿烦躁的要命,看到最后一条的时候,宝儿突然震到了,日月身上的名字是如花,如今小黄瓜刷喇叭说以后她玩这个号了,意味着他们结婚了。宝儿头痛欲裂,这场三个人的情感,让宝儿力不从心。

行会聊天如花说“你的配偶 日月 出现在藏宝阁一层坐标75:73”“老公,你还在藏宝阁啊,我来陪你啊。”宝儿看着这样的话心里痛痛的。
宝儿私聊日月“日月,去离婚,求你”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日月在他们专属的歪歪频道说“宝,算了吧。”宝儿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退出了歪歪语音。
日月跑来宝儿身边抱住她,宝儿看了看转身后退。日月负气跑掉,却不知宝儿拒绝后双目泪下。宝儿心痛的无可救药,她说“所有的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她依旧是你的妻,得到大家祝福认可的妻,而我只是你身边一个无耻的小三,从始至今。你说过爱我,可是我们终没有在一起过,这场三个人的游戏,我真的好辛苦,好辛苦,日月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谴责着自己,我的介入你们才会这样啊,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们还是那么完美的一对璧人,只是多出来一个我而已。我经常想如果没有我的话,是不是一切都会好起来。这次我要和你说拜拜,我真的累了,再也伤不起了,我爱你,只是少了非在一起的执着”说完宝儿依然决然的离开了这片最为熟悉的庄园,那最令她心痛的坐标,在美丽的荷花池边静静的离开,像她从未出现过一样。她对小黄瓜说“黄瓜,这次我真的要离开了,我只希望我离开以后,你们可以幸福,还有对不起。”

宝儿和日月相爱,只是一场意外,故事的最后,重归原点。

宝儿决然放弃一切,却忘记了原来放弃了那个最深爱的男子,竟会是如此的伤。整整一个月过去了,他们彼此看着亮着的头像始终没有讲一句话。这一个月宝儿都没有上过游戏,那个雄伟的龙行图标,是她心里的痛。日月终于忍不住和宝儿讲了话,他说“什么时候回来?”宝儿在这边眼泪不停的流,
她说“如果你让我回去,我立马就可以回去”
日月说“回来”宝儿毫不犹豫的打开尘封的石门,那些快乐、委屈、痛苦的记忆也随之来到。日月跑来宝儿身边,宝儿看到日月身上没有了名字,心里百感交集,他还是在乎自己的是吗?
宝儿颤抖着说“日月,娶我”
日月说“现在还不行”宝儿拥抱自己渐渐冷掉的身体,终于痛哭失声,
“一个月不见,日月你都不想我吗?你可知每天我看着你亮着的头像,编辑了多少话要对你,最后都让我删除了,我以为我走后,就不该打扰你们的生活,你们过的还好吗?”宝儿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沉默。
日月说“我何尝不是每天都看着你的头像发呆,如果我过的好的话我为什么要离婚。”宝儿抬头看着身边的日月轻轻开口
“日月,这是最后一次,娶我,如果你不娶我,我们这段感情终是错误。”永无止境的沉默,宝儿将自己丢尽黑暗里,算了吧,都算了吧。

当她赌气把他的扣扣号码拉进黑名单,以为他会马上说着娶她的话;当她下了游戏自己在家里掉眼泪,以为他会在游戏疯狂寻找她。可惜以为宝儿只是赌气的日月,没有一丝挽留,任凭她静静离开。

那是宝儿整个青春最难熬的春天,身心俱累,再回首恍然如梦。

游戏界面刺眼的大红字提示“月老:恭喜日月与小黄瓜喜结良缘,祝愿他们白头偕老”——童话已经结束、遗忘就是幸福。

那种如火焰般的感情只会有一次,烫伤了宝儿灼伤了日月,剩下的灰烬沁指冰冷。

宝儿终于明白,若是一段感情真的到了结束的时候,及时忍痛割爱,才应是智者所为。

宝儿听着《仓颉》这首歌是真的能唱到她的心里去,轻易击中她心里最柔软的部分。那些离去了再也回不来的爱情,记忆里缅怀,或许是在最大的残忍和讽刺。多遥远,多纠结,多想念,多到无法描写。可惜这些曾为她为他疯癫的日子,他再也看不见,多想逆转时间,换回他一个明媚笑颜。

一个转身,原本如此熟悉的两个人从此永不相见,形同陌路。当有一天在某个玛法大陆路口偶尔遇见,眼里闪过一抹惊喜,然后学会了不动声色,擦肩而过。这世上没有谁会永远是谁的谁,有的人注定只能被伤害,有的人注定只能错过,有的人永远只适合活在另一个人的心里。有些话,适合永远放在心底,有些痛苦,适合无声无息的忘记。

【往事】

电脑屏幕上散发淡淡的柔光,宝儿轻轻的点了那个龙形的图标,关闭已久的石门随着起浮的尘埃幽幽开启。那些记忆的片段不停的涌上来。宝儿一个人站立在美丽的庄园,看向池塘欢快的鱼儿,它们仍像从前一般不知疲倦的游荡着。来到熙熙攘攘的土城,宝儿瘦小的身躯被人来人往的路人藏匿起来。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回想以前的往事,也只是称为往事。宝儿始终不能避免对日月的思念,也不能逃避那样真实的过去,她忘不掉曾经深深的爱过的日月。他和她的过去,不算太华丽,也没有什么刻骨铭心,平平淡淡。其实她早该明白,总有一天日月会离开,就这样安静的离开了,也会安静的忘记了宝儿。

离开传奇这段日子,听说日月身边有着小黄瓜的陪伴,也仍有莺歌燕舞围绕着,听说日月用沉默否定了宝儿爱他的资格。突然明白,少了宝儿,他一样可以活的很好。独自一人行走在喧闹的玛法大陆,熟悉的地图,依旧绿草清新的盟重520坐标,想起日月衣角飞扬的奔跑,宝儿在后笑靥如花的追赶的曾经,瞬间读了那句“物是人非”。再次踏上苍月岛那片宁静的海边,感受阵阵微风迎面,仿佛日月仍站在宝儿旁边,对她深情款款的凝望,讲述未完的蜜语甜言。宝儿终是无法向日月坦白,他是宝儿最美好的存在,如诗如画,到后来的如哭如泣,最后他们终是天涯两两不相连。

翻起一张张纪念照里,或明媚阳光下他们紧紧相拥的幸福甜蜜,又或生气背靠背谁也不理睬谁的故作怒气。无论宝儿怎么努力也抓不住那段鲜活的时光。这一场不够惊心动魄却也念念不忘的感情,突然不敢回忆,日月在宝儿记忆里留下的每一张笑脸。

关于他们的记忆花开成海,那些记忆是以一个华丽美好开始,以灰白的场景终结,在这苍老的年华里,终一场空。

【将爱深埋心底】

宝儿藏在人潮人涌的庄园里面,悄悄看着不远处相依相偎的一对,思绪也随着时间时起时伏,宝儿岂知,日月也在偷偷望着那个藏在人群在风中孤单立着的她,宝儿怕自己被发现,怕日月发现自己的偷窥与不舍,不敢多看,匆匆离开。宝儿心里默念“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不舍和遗憾在庄园的天际弥漫,宝儿落泪展翅飞翔离开庄园,她没有听到日月心里那声沉入海底轻叹。

宝儿,离开了那片专属日月的坐标,一个人来到了庄园,孤零零的站着,日月的身影悄然而至,宝儿心里紧张的要命,他会说些什么吗?日月只是静静看了看宝儿便离开了。宝儿感觉心里空空的,歪歪频道里面提示着日月来过的痕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宝儿心里清楚,这段感情,他们终是放不下的,即使他陪在另外一个人的身边,想要忘记真的很难。每天日月都会装作路过来看看宝儿,也都会偷偷的来歪歪看看宝儿在不在。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可是人生怎么可能永如初见,除非故事根本没有开始,既然享受了爱情的美好的过程,就必须接受最潦草的结局。

时间的沙漏沉淀着无法逃离的往昔,记忆如双手总是拾起那些明媚的忧伤。宝儿不要再这样下去,既然已经放手了,就要干脆。日月你不要在伤害小黄瓜了,所有的伤痛让我一个人来背。银杏山谷那棵高大的梧桐树,又寂静又萧瑟。宝儿新申请了一个小号,她叫他“痛彻心扉的痛”,她疯狂的升级,她用美好的不像样子的话对自己刷喇叭求婚,把自己嫁掉,只为让日月放下她,一心一意的去对待小黄瓜。宝儿在心里默念“日月,我爱你,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你。”“日月,忘了我,忘了曾经,会有人比我更爱你”

【遗忘你的痛】

玛法大陆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你到痴迷,想你到痛彻心扉,也不能说我爱你,只能让爱的波涛自然平息,深埋心底,看着你和爱你的人装作毫不在意。

宝儿知道自己毁掉的是什么,她毁掉的是日月爱她的可能。美丽的庄园,曾经日月和宝儿相视而望,眼里有化不开的温柔,希望这一副画面永远保存在宝儿的脑海里,可是保存的是回忆,不是爱情。曾经那个甘之如饴,宝儿甘愿为他放弃所有的那个人,他在哪里?那个曾经让她骄傲的别人提起,骄傲的拿来打趣,一言一语都有他的人,后来为什么再也不敢提起?仿佛他的名字成了最短却也最致命的诅咒。如今宝儿看着他们站在一起,身上背着彼此的名字,曾经,这是她最向往的生活。宝儿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敢想起他,才敢来到庄园那片心生向往的土地,宝儿对自己说“没人知道,遇见你,是对还是错,但是我知道,我不曾后悔。”

日月始终不懂,会一直在他身边,默默守护他,不想他为难,不会讲很爱他的话,却会做许多爱他的事情的女子,有多爱他。

人总是会成长的,成长中,他们总是要经历深刻而沉痛的磨练,才能一步一步长大,长成无人能伤害,坚不可摧的模样。就像如今的宝儿,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即使披荆斩棘,也会勇往直前。

宝儿始终相信,她一抬头就能找到原来属于他们的天空,那是庄园里最美丽的地方。这样的春天,总有微风陪伴,孤寂的夜,总有繁星点点,猛然回首,而他却不在她身边。日月在宝儿的生命里走过,留下笑靥,他在她最美好的时光里停留,温暖了想念,他又静悄悄的消失,泛滥了眼泪。

如果不是那一日地下人满为患,强化火雨使她无处遁逃,他朝宝儿绽开绝世笑靥,小小的她被人欺负,日月像王子般替她回击,他们会不会,也是从此一生错过,各自奔波,可是宿命早已将一切结局勾勒铺在足下,让他们无法逃脱。

数不尽繁华千种,望不穿的情归所依,千丝万缕,百转柔肠,万里江山尘飞扬,笑尽霓裳尽奢华,情难舍,心难留,花朝月夜,转眼变成指间沙,此生终是,尘归尘,土归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