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四月天·星君素颜

2016年05月26日 21:34:06417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题记

又是四月天,依稀回望,那时锦年。在土城阴冷的空气中,素颜扬起头明媚的笑,晦涩可以终结。曾静待,这片黄沙漫天中,流年会赐怎样的一个男子,携手走过玛法的每一个小角落。今夕何夕,当星君站在面前,素颜轻声祈求:明夕何夕,君不要陌路。

只是那一场别人的婚礼,太过于美丽。只是恰巧都没带随机,要一同奔跑。也或许月老笑意吟吟的有心安排,不然虹魔猪卫怎么会在途中等待。星君说,不如他们繁华散尽后,你也与我结了婚吧。

在别人婚礼上捡来的老公,素颜小心翼翼维系,以星君为圆点,像陀螺一样转。寂寞烟花,一捆捆大药,苍凉酒馆,一瓶瓶佳酿。素颜认真的把包袱塞得满满的。这都是给星君,征战沙场。素颜拒绝和其他男孩子玩耍。对着月老,三从四德,在柔软的心房,铺展开来。不是束缚,是爱。

星君极少陪素颜,纷繁复杂的任务啊,无休止的行会战啊。等待一直是素颜与星君的模式。等待他上线,等待他做任务,等待他行会战,等待的最后往往是凌晨的晚安。素颜一直孤单,泪会浸湿烟花,忧思会掺进佳酿。只是这一切,素颜不留痕迹,星君,也毫无知觉。

那一次爆发,也是因了等待。深夜,星君说,太困,我眯会,你等等我吧。于是素颜就站在星君的对面听爱尔兰风笛。到凌晨星君仍未出现的4个小时里,南来风一首曲子丝般绕来绕去,时而高亢的明亮尖锐,时而低沉的柔软婉转,忽然,素颜就莫名焦躁。

其实,在素颜开心的时候一点不计较星君是不是真的爱。有他,是素颜一个人的明媚温暖,已经足够。素颜总提起张爱玲的文字:“遇见你,我便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那么骄傲的一个才女,都如此,我素颜一个俗世女子,有这样低的姿态也不足为怪了。

只是这一次焦躁落寞的瞬间,素颜开始觉得自己太傻,付出感情与时间,都是不计后果的等待。素颜的爆发,也只是三天没有说话而已。星君也不会哄人,每天密下,见素颜不回,就站在她对面,一动不动。素颜的心又渐渐软了下来,自己还是比行会战重要的,这么久希望的陪伴,终于实现了。

素颜以为这个四月可以是晴天。从小小的希望,到无法按捺的要求,要求星君更多的在意,要求星君拒绝行会活动,要求星君形影不离的左右。像小孩子期许一颗糖果,哭闹是得到最好的途径。素颜学会了。

素颜记不起曾计划着怎样维系。星君已在心里刻下一首诗,阴郁着暧昧。于是,歇斯底里,反复无常。那小小的自尊,那执拗的清高,瞬间崩塌。星君越来越沉默。在土城的一角,在旁人眼里的大秀恩爱,其实是相对无言的两两凝望。

素颜突然想,去那个叫百区的地方吧,七年前传奇的模样,有开始的梦。杀怪、升级、打武器,如果星君肯去,那一起成长是多么快意。素颜试探的问,星君说不。素颜确切的要,星君说老了,砍不动怪了。素颜又像一个小孩子,每天上线纠缠纠缠,不吃到糖果怎肯罢休。

就这样忽然有一天,星君不见了,素颜以为他只是一天不来,然后两天,然后三天,然后排行榜上没了名字。素颜傻傻的站在烽火台,那是她的望夫崖,孤零零的矗立,接受偶尔过路朋友的劝慰。

稍纵即逝的总是时间,转眼已三年,素颜还在,不变的是年年在他离开那日,折一枝白色的玫瑰,祭奠她曾真的心他曾假的意。素颜想借玛法的风,告诉他,唯一的惦念,依旧。只是如今又到四月天,锦年之外,无力的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