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四月天·春浓酒困

2016年05月26日 21:35:04497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题记

春日迟,熏风软,就连没有四季转换的玛法大陆,仿佛都有了几分青色。

茉儿在酒馆,她喜欢酿酒,材料悉数交给老板娘,老板娘就会扭着不甚窈窕的腰肢掀帘步入内室,须臾,店小二会捧出酿好的酒。若是佳酿,她就存起来,寻常货色则直接一饮而尽。

纵是薄酒,畅饮之后,也会沉醉。
在晕眩中,她默默看身边人来来往往,若是有人穿了和他一样的衣裳,恍惚之间,她会醉的更深,念一声:自君别后,人寂寂,一片离愁待酒浇……
终日酿酒,是以,她总是醉着的,从冬到春。
也就是说,他离开已经有半年时间了,跨了两个季节,她的心,却停在了那个冬夜。

那一晚,他与她絮絮地说了很多,这在他是绝无仅有的,男人的传奇,志在征战天下,儿女情长,不过是偶一为之的点缀。
她的心满是欢喜,以为自己的等待,终于开出了美丽的花朵。

世人都知道,茉儿在战场上对他一见倾心,放弃一切,从敌对行会转而投入他的阵营。并洗尽铅华,从此不问世间事。每天在酒馆酿酒,只待他深夜从战场上归来,才赶去庄园,远远看他一眼。
若在一般人眼中,这不正是王子与公主的童话吗?
谁料故事铺陈开来,却是如此平淡。

她只为他一个人酿酒,一瓶瓶佳酿,只用一元宝挂给他。他拒绝过,要以市价购买。但是她那么固执,沉默地一次次挂上,他只能坦然接受。
两个人没有过交谈,唯一的交集,仅此而已。有人说她傻,她却微笑——远远看他一眼,我已经很欢喜。

只是,怕是连她也没有想到,她竟会在酒馆,一待就是三年。
若是一粒种子,需要用一千多个白昼与黑夜才能开花,那么,穷狐月山万树灼灼桃花,也比不过这一朵花的明艳珍贵。
吵吵嚷嚷的酒馆里,他和她面对而立,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出神地凝视他,如此近的距离,几乎可以听到他的呼吸。

他沉吟良久,她几乎可以猜到他下一句话是什么了,热切的期待中,他却缓缓说道:茉儿,你要开心点,你记住,就算我不来了,我还是会挂念你的。
那一瞬间,她惊觉酒馆里的人早已陆续散去,夜深了。

不来了,开心点,挂念你……茉儿念着这几句简单的话,脑子里并没有想的很清楚,她机械地跟他道别,仿若明天仍然会和昨天一样,自己对他的守望,可以千年万年的延续下去。

一别已是两个季节。
从冬天到春天,距离并不遥远,不过一蹴而就。
少了一个他,传奇依然热闹非凡,每天的激情,没有减少半点热度。
只是她的世界,被生生撕裂了一大块,如果不能自我催眠地忽视它,就要忍受每时每刻都在加重的疼痛。

她还是会给他挂单,直到交易失效,取回来,再挂上。
酒渐渐多的存不下了,她建了很多个小号,她甚至可以自嘲:至少,建小号的速度,比酿酒要快很多。

她不承认自己等他,可是不管是否承认,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就像再淡薄的酒,一杯杯饮下,也会让人沉醉,不复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