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晚色-天涯彼岸

2016年05月26日 21:36:40542

我以为我爱的是传奇,原来我爱的是她。——题记

四年,离一生有多远。我真的想过,拿一生去寻找晚色,就算没有丝毫头绪,就算两鬓斑白苍老了容颜。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去过的每个区,都是此岸的模样,可再也没有了彼年荷塘青石板上的晚色。

听落颜说,百区有个女孩很特别。开区匆匆升到很高级别,一身极品回到银杏山谷,再也没出去过。几乎所有人初初来到玛法大陆都受过她的“恩惠”——金贵的传奇币。也有很多人功成名就之后,回来寻找她一同传奇,只是她都推了。

如此这般女孩,是特别,可是怎知是晚色呢?落颜说,每有人问及,那女孩都会答一句:我在画这棵银杏树,画到我画过的人出现为止。我该谢谢落颜,这个清高聪明的女子,能把对我的爱恋如此完美的转变为友情。

听说之后,我没有迟疑,直接到了百区,只是这次我没再叫天涯。兜兜转转那么多区,我怕晚色认不出我,名字没改过一次。其实,还是没用,也许晚色在躲,也许彼年此岸就是我们的咫尺天涯。

我不确定她是不是晚色。在这个区,她的名字叫做离落。看到她的那一刻,是在银杏树下。一袭霓裳羽衣,不像她,晚色不喜欢那么炫烂的颜色。也或许四年改变的不只是模样,还有沧桑。

“姑娘,能给我一把金币吗?”开口的瞬间,我想我是哭了。因为突然记起晚色曾经说过,只有我叫她姑娘。游戏里的男人都喜欢喊美女、妹妹甚至妞,只有我叫她姑娘。这么多年,除了落颜,我没再跟别的女子有过言语,如今一张口还是姑娘。

离落没有说话,只是站到我面前,交易的不是金币,而是一块金砖。我有些惊愕,听说的是她善良不求回报的帮小号,可是一个金砖在百区沉甸甸的价钱。她一定知道了我就是琪生,就是天涯。

四年寻找,让我不能淡定。我迫切的追问着:姑娘,你是画画的吗?姑娘,看到你好熟悉的感觉。姑娘,你在等的画中人是谁呢?姑娘,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我刷屏似的疑问过后,离落淡淡回了一句:何来画中人,只是编造出来远离尘嚣的借口。等我还想再说点什么,离落已匆匆下线。

她是不是晚色,我终究还是不知道,因为我出现之后,离落再也没来过。若不是晚色,为何会躲?若是晚色,她继续沿着每个区走下去了,还是等到我之后离开传奇了?我只看懂,她无声的告诉我别再拿一生寻找了。

曾经,我沉浸在这个游戏里,乐享莺歌燕语的欢畅喜悦,曾经,我以为我只是很爱传奇,连带传奇里虚拟的姑娘。四年,教我认清一个事实,我爱的是晚色,没有晚色的任何地方,游戏不过是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