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荷言笺·如梦令

2016年05月26日 21:45:16590

别君无人相送,
折柳无人相赠。
夜阑罢酒盏,
新月谁人与共。
如梦,
如梦,
犹念那时情重。
        ——荷心清露•如梦令

很久了,紫衫都不敢再去回想当时情景。她只记得,当他决绝离去时,她的伤心仿若世界的末日。自然,世界的末日永远不会来临,所以,她还是一天天地过了下去。只是再也不能在每一天的夜晚,点开那个区、那个服,去找那个人,只要他在,就是春暖花开的美满。

故事总是从很久以前开始,故事的结束,也往往是很久之后。很久到底是多久?紫衫也不知道。

她依然记得曾经任性而执拗地要他唱那首儿歌,而他对着手机唱了,隔着千山万水,她心里涌动着感动与喜悦。她真切地感受到,这个男人是爱她的,爱到可以无视路人诧异的目光,摘去威严的面具。

她也记得跟在他身后,风里来,火里去,只要他在前边,她拼劲全力也不肯先按下回城。很多次,看到他如一列战车,冲进敌人阵营,她拼命将群疗洒向唯一的蓝名,无视身边正在逼近的危险,紫衫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会挂掉,就算黑白的世界,也有浓烈的爱在渲染。

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他的关注逐渐被冷漠代替,从初始的即便PK也会对她说一声“老婆,想你。”,到如今她M他,也得不到任何回音。

是她的爱太沉重吧?束缚了热爱自由的他。
于是,她学着独自一隅,如同失宠的妃子,等待帝王偶然的临幸。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紫衫迅速枯萎,从活泼伶俐的花朵,变为消沉颓寂的落叶。

改变自己。四个平平常常的字,做起来却是万难。但是为了他,紫衫愿意付出努力。她试着和他的兄弟做朋友,试着理解他的一切,只是她忘了,爱不是迁就,越卑微的付出,越得不到珍惜。

只是当她醒悟的时候,一切都为时太晚。她再也捡不起骄傲的面具,曾经让他感动的另眼相看,也变为恼人的鸡肋。她的光彩凋零殆尽,而他却越走越远。

在庄园,那个熟悉的地方,她在等他,只是再也等不到他温暖的笑了。她遥遥看他,彼时他浑身染毒,正在元宝使者那里买大药、缓血。

她想起在柔情蜜意的那一段,在地下,大部队集合在三进四,只有他和几个突击队堵在五圈,她正要跑回去,他喊住她:别跑,站这里给我加血。他说过,有她在身边加血,这样的传奇才是完整的。只是,这样的完整,他不再需要了。

话语还声声在耳,眼前人却变得那么陌生。
夜渐深沉,周围的人陆续离去,紫衫惊觉,原来最美好的那一段时光,已然过去了,就像一阕单调之词,即便字字琢磨,篇幅终是太过短暂,正如幻像易散,小令如梦。


上一篇: 愿你知我心

下一篇: 三寸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