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用一辈子去忘记·番外篇

2016年05月26日 22:54:59429

回不去的痛 小黄瓜篇

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一句话,不是对不起,也不是我恨你,而是我们再也会不去了,再也回不去,这种切肤之痛时刻提醒着小黄瓜。即使日月娶了小黄瓜,面对日月的突然失神,突然面无表情,小黄心里很明白,那是他想起宝儿了,她也装作毫不在意,只要日月在他身边就够了,就够了。

伤痛不过白日长 日月篇

都说伤痛不过百日长,可是为什么即使过了百日,日月想起宝儿,依旧会疼痛,难过。与宝儿那段最美的记忆,那深爱过的人,如何忘记?宝儿曾给过日月一个华美的梦,使日月的青春都变成了彩色,使他在以后所有噩梦里醒来的深夜都会悲痛欲绝。2012年被称为世界末日,日月曾想过失去很多东西,却从未想过失去宝儿,那个他曾想要爱一辈子,愿意用世界交换的宝儿。记忆里宝儿鲜活陪在日月身边。当日月想起时,只记得她模糊的轮廓若隐若现的印象。可是这些,就让他失去了爱别人的力气。日月只能守着和宝儿的记忆,和记忆残存的她的影子,一边笑,一边怀念。他娶了小黄瓜,给她想要的婚姻,却给不了她想要的爱。日月不怕别人爱宝儿,因为没有人会比自己更爱她,可是他却那么害怕宝儿爱别人,因为那时他无能为力到绝望的事。

爱你是我孤单的心事  宝儿篇

有很长一段时间,宝儿都逃避着去想日月,因为宝儿一直不肯面对事实,日月是她那年唯一一个没丝毫保留,用全部真心相待的一个人,离开日月的宝儿,成为一个处事果断,心思缜密的女子。她的真心像是被遗弃在几亿光年的距离以外。可是任何时不经意的回眸,都仍然是那年固执爱着日月如花般的纯真。纷至沓来的是一束束洗涤过的曾经,空格的一个个温暖事件。

是日月说过伤痛不过百日长,宝儿是想着这句话才勇敢放弃的,宝儿从来没有想过伤痛会来的如此凛冽。日月,你知道什么是伤痛吗?伤痛是走和你一起去过的玛法大陆地图不敢驻足抬头;伤痛是想到和你一起听过的那首《我只要你爱我》不敢按下播放键;伤痛是听到你和她最近的消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伤痛是,我们都对曾经历过的那么多事念念不忘,却不能长厢厮守。不能长厢厮守。日月,伤痛不过百日长,你我都撑不起的未来,就让我来告别。日月,我只是希望,来日,你偶尔还能想起我。而我,我想,即使已经白发苍苍,也不甘去遗忘我们曾经的美好。

日月,你走了以后,宝儿便不再需要别人陪伴了。因为你的位置,不是说让人填补就可以填补得上的,你从来不明白,你的那个位置,叫做无可取代。宝儿从来没有把那些过往忘记,而是将它们埋葬在庄园的荷花池底,每当夜色上浮,它们变回争先恐后蜂拥而至。这世界上最残忍的爱,不是得不到,而是已失去。因为得不到,心底始终会怀着那份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美好。而已失去,却会成为心口一个无法弥补的大洞,只要风一吹,就会空荡荡的疼痛起来。这样的疼痛,叫做伤口。伤口会在每天不管是希望还是失望亦或是绝望的夜晚,隐隐作痛。

宝儿常想那时的自己,一点都不委婉和退让,只会步步紧逼,决绝凛冽。很久以后,懂得了人情世故,回忆起从前时,总觉得当初如果没有那么狠心的离开,也就不会有后来她的整个人生颠覆了,可是时光不允许宝儿回头。

宝儿感谢在最纯粹的时候遇见日月。虽然留下了许多的遗憾和惆怅,但即使是遗憾和惆怅也化作了美丽的记忆,成为宝儿生命的一部分,无法割舍。那些纯粹的时光,想想都心疼。或许某一天,在某个玛法大陆的某个转角遇见了,相信宝儿会微笑着说还记得从前吗,我们纯白的寂寞的那段时光?日月会笑着,点点头,一如从前那样的阳光、憨厚。于是和青春有关的那些美好岁月呼啸而至,那些尘封的过往还是那样美艳、新鲜,他们还是当年的懵懂的纯纯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