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日子,忆小小行会

2016年05月26日 22:55:35390

这是《热血传奇》对行会的定义。

这是《热血传奇》对行会的定义。

我在热血传奇刚满60级的时候,因为一个机缘巧合,来到了小小行会。这个行会虽然名字叫小小行会,但在那时,它不仅规模不小,而且在一区联通服务器行会排名中名列前茅。

当时会里招收的是一百级以上的玩家,像我这种菜鸟级别的根本不够入会资格,能够顺利入会还是通过一位有缘人的引荐。会长分别是孤独血魔和对兰,他们都是法师,而且都是近四百级的大号,在我刚满60级的菜鸟眼里,他们就是天神级的人物。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行会,接触到别的玩家,孤独血魔和对兰都是男玩女号,所以当时,看到一个大男人扭着细致的腰,真的感觉有些好笑。大家都很热情,而且对新人也很照顾,当时的小小行会其乐融融。

孤独血魔很直爽,而且不拘言笑,很有会长的气势。他很懒,团体任务除了屠龙,别的一概不做,很少见他去狐月岛,偶尔见一次,也是因为会里有人被欺负,他去帮人打架。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守时重诺。当时会里规定每周一晚八点做屠龙任务,所以每周一晚上,再大的事他也会推掉,带领行会人员组成多个小组去屠龙。如果有实在推不开的应酬,他也会安排在八点之后。久而久之,大家也都形成了习惯,每周一19:40—20:30之间是上线率最高的,基本这个时间段全员都会在线。

副会长对兰和孤独血魔一样是懒人一个,他宁可在安全区宅着,也不去狐月岛做挑战任务。常常是别人在匆匆忙忙的跑任务,他站在安全区刷些无聊的广告。最经典的广告语是:法师号换猪仔喽!有次问他,为什么换猪仔?他说养呀!如果再问他,为啥换猪仔呀,还不如换手机?他就会说:不行呀,家在大山里,接电话还得爬到山尖上去,太累,不如换个猪仔贴心。总之,他的号好像什么都换,比如说法师号换玉米、法师号换种子、法师号换自行车等等。而现在,他马上都升到999级别了,也没见他真舍得换。

山前虎是个战士,我记不清他当时多少级了,应该是200级左右吧。他对孤独血魔忠心耿耿,是会里的主力。他常常会在做任务时喊:不行了,我得睡觉了,我家母老虎在喊呢。总之,应该是个很疼老婆的男人。记得有次推出年画任务,我送了他几张地下卷,让他去地下宫殿去打图。他在打图过程中碰到了一位美女,搭了几句讪,然后跑到我面前诉苦:菲儿,你看我的衣服和装备是不是很落后呀,美女怎么不理俺。我扫了他一眼说:也不是很垃圾,就是估计扔地下别人懒得捡而已。山前虎愤然道:菲儿,你太过分,我经常帮你去狐月打狐狸,打得裤子都掉了,你都不哄哄俺。然后,默默的跑到一边舔伤口去了。雷炎洞二层基本是他的乐园,他喜欢打蛛王和蜥蜴,并且对哪个时间段在哪个方位会刷哪种怪了如指掌,只要有时间,他基本上一整天都会耗在那。

疯人8号也是位战士,在我刚入会时,对我很殷勤,经常跟在我后面找我聊天,帮我打怪。那人是位牛人,常常把人气得上火却不自知。记得在他二三百级左右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突然血性大发准备换天龙装备。由于疯人8号不是很懂市场行情,所以花180宝收了件当时市场价120宝左右的天龙首饰,当他满行会炫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买亏了,然后一怒之下换了把市场价90宝的武器,他的行为把全会人员都震呆了,他也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论点。在他的努力下,不出几天功夫竟然把天龙套配齐了。他这一举动,不仅成为会里的名人,也成为区里的名人。由于他级别低、内功低,会里人常常打趣他:8号,来,比试一下,看我光着膀子看能不能打过你这天龙套。而敌会人员,更是知道他外强中干,所以那段时间,只要8号一出安全区,准有敌会几个大号围着打他,想爆他装备。几次下来之后,疯人8号学乖了,只在安全区穿天龙套,只要走出安全区一米远,就立刻换上原有的装备。会里人问他:8号,你怎么穿着极品装备整天在安全区站着呀?他就会回答:我买来当睡衣穿不行呀。那段时间,把天龙当睡衣穿的疯人8号给大家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如今,疯人8号也成长为一名999的大战士了,他创建的《九重天》行会在区里也小有名气,只是不知这段过往,他是否还记得?

风吹PP凉,我和他不是很熟,也不了解他的职业,让我对他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名字。我常常在想,风一吹就PP凉,是因为没穿内裤吗?因为思索无头绪,终于忍不住问出口。而他的回答也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之所以风吹PP凉,是因为追求潮流,在新买的牛仔裤的屁股部位剪了二个大洞。我真的很郁闷,只见过有人在裤腿上剪洞的,还真没见过在屁股那剪洞的。他最让人受不了的是,每当我嫁一位老公,他就会出现在我面前:菲儿,老公又换了,这次能撑多久呀?唉,应他的乌鸦嘴,我在热血传奇中的每段姻缘都没长久过。而他仿佛记得我每位老公的名字,只要一换老公,第二天,他准会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那句经久不变的台词:菲儿,老公又换了,这次能撑多久呀!唉,让人汗颜。

毕升,我在小小行会的时候和他并不熟,和他相熟是在离开小小行会之后。当时,我战斗力不足,狐月任务我自己根本做不下来。而毕升这位新时代的活雷锋,基本每天都会帮我做狐月任务。由于我的级别慢慢的升高,狐月任务也越来越有难度,基本上三次全是十个战将或是统领,做完任务需要很长时间。后来因为我又开了一个边号,每每主号做完,他就会说:换小号,我在这等你。然后一直帮我把二个号的狐月任务全部做完。这份坚持,这份帮助,让我很感动。他最喜欢酿酒,特别是酿药酒,有时候药材不够,就会花费好长时间去寻找药材,而我在闲暇之余会帮他在玛法大陆的各个角落捡些他需要的酒曲或是药材。

当时在小小行会中,大家很少开私聊,基本全是行会聊天,每一个话题都能引来好多个观点,大家七嘴八舌好不热闹。这个行会中的许多人和许多事,都在我心中刻下了深深印记。但是,就如一首词写得一样: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小小行会在最辉煌的时候因为二位会长的政见不合,最终以孤独血魔愤然离去而瓦解。

如今,小小行会已被淹灭在玛法历史的长河中。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相信,当时小小行会的所有成员也不会忘记: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我们一起曾经的美好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