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情牵传奇(下)

2016年05月26日 23:04:56326

14、法师菲儿
那个周一,大家做完屠龙任务后,一行人又纷纷去狐月山做挑战任务。由于在会中我的级别最低,大家说由我组队领到的挑战任务会相对简单一些,就这样,小小菜鸟的我经历了传奇以来最大的官职——队长。当然,第一次组人时的手忙脚乱就不一一向大家形容了,半个小时后,做为队长的我终于把大家成功带到狐月深山中。

让人欣慰的是,会里的兄弟姐妹都知道我是新人,对各种操作技能不是很娴熟,他们没有丝毫埋怨我担误大家的时间,反而积极热心的教我如何快速复制组人,如何通过天虹法师进入狐月山,如何领取挑战任务,等等。总之,当时在小小行会的每个瞬间都感觉那么温馨,那么甜蜜。我一直以为不管任何时候,只要累了、倦了,就能回来这里歇息一下!可是如今,我还在,孤独血魔还在,对兰还在,可小小行会呢?它在哪里?

小小行会的兴衰和落寞在以后的章节中会逐渐向大家揭开,这里就不再叙说。话说当时我一踏入狐月深山,立刻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向下看,地上铺满了金灿灿的金币和各种药材,偶尔还掺杂着一个首饰凭证;目光平移,只见满树的红枫、烂漫的桃花仿佛向大家诉说着这里动人的传说,还有各式各样的狐妖为狐月山增添了些许神秘气息。

之仙给了我一卷狐月回城卷,然后告诉我:在狐月山上,除了幻境卷和狐月回城卷,任务卷类都无效。他还让我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呆着,等到时间后回到任务使者那里领奖励就好了。我找到一个相对安全且美丽的地方,一边欣赏美景,一边捡遗散在地上的金币和药材。20分钟后,我按下狐月回城卷飞回狐月使者,大家已经在那里等候。我在领取奖励时系统却提示击杀数量不足。之仙思索了一下,说:这里可能和火龙殿略有不同,你这次跟在大家后面跑,只跑,不要打,要注意千万不要掉队。

我又一次带着大家飞到狐月深山,只不过这一次我没有在原地等候,而是跟在大家身后跑动。
狐月山太大了,狐月山的狐妖太多了,狐月山做挑战的玩家也太多了,虽然之仙一再叮嘱我不要掉队,但是在二个队伍交错间,我还是一不小心跟错了队,在发现后再也找不到自己的队伍。之仙知道后独自留在原地等我,他一再的告诉我所处的坐标,无奈的是我跑了五六分钟都未能找到他。


那一次狐月山之行,之仙终于了解我对人名和装备不敏感,对各个地图不敏感,对坐标更不敏感。从那之后,他都是先问我要坐标,然后跑过来找我,再带我去找大家。就这样有将近二个月时间,我跑错队,他回来找我,为了避免我跑丢,他不得不分出精力看着我,然后我们共同跟丢队伍,挑战任务往往成了我们二人的任务。后来,在我一再的向他解释说我只是消磨时间,享受的是过程而非结果时,他才同意和大家做任务,而不是频频守护我,或是返回来找我。其实之仙待我颇好,比之落尘对我的好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不知是心已成灰,还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平静的心仿佛再也不会起一丝涟漪。可能人生就是这样吧!总有些情,留下不断的暗伤,总有些爱,迟迟的泪水茫茫。

那次连续五次挑战任务我只拿到了20点狐月点,后来随着级别的增高和技能的加强,每周的狐月山挑战任务基本全是四档,一次就能领取160点狐月点,偶尔完成三档就感觉浪费了时间和精力。但在当时,大家要想做到四档却要依靠天时、地利、人合才行,能完成二档、三档就已经兴奋的不得了!

我容易跟错队这个毛病不知为何,始终克服不了。有几次一个人孤零零的找不到队伍,只好退组临时从安全区抓人帮忙打狐妖。在小小行会解散后,在血魔和对兰割袍断义后,为了帮我完成挑战任务曾不止一次的相继飞到狐月深山组队帮我打怪,但是一次次的共同作战并没能让他们一笑泯恩仇,现在想来都让人颇为遗憾。

那天一轮挑战任务完成后,天已经很晚了,我正准备下线,突然发现会里好多玩家在商量用边号重新做挑战任务。
“咦,一个人能建立二个角色吗?”我疑惑的问之仙。
之仙说:“是呀,石门打开后有二个人物框,所以可以建二个角色名。一个角色小退后可以立刻切换到另一个角色上,很方便快捷。一般玩家都是二个号,有的甚至有好几个,不过都是一个为主,其它为辅,或是只当仓库用。”
“那是不是可以选择二种性别和职业,是不是可以经历二种感觉不同的人生呢?”我莫明的有些兴奋。
之仙点点头,“嗯,是呀,好像可以这样理解。”

月上中天,银辉满地,窗前投下暗影,隐约还有暗香幽幽。下线的我却无暇欣赏这难得的月夜,一直在思索选择哪种职业。
战士吗?好像太粗犷,而且那么凶猛,再说,角色上那把刀也太大了,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手拿那么大一把砍刀,好像把气质都淹没了。我本来已沦落到和别人拼气质的地步了,再把气质给弄没了,好像太悲惨了点。不行,不行。
道士吗?衣服漂亮,打怪又不用跑太远,好像还行。可是这么长时间了,我连张火符都打不准,练到现在连技能还不怎么娴熟,打个怪还得让英雄韩韩帮忙,再弄个道士岂不更麻烦。再说,本来就想体验别样人生,如果弄个一模一样的职业也没有多大变化呀。不行,不行。
法师吗?咦,好像之仙、血魔和对兰他们都是法师,看来法师很容易练。而且法师打怪时的招式好美哟,那炫丽的火雨、天马行空的火墙,凌厉无双的雷电……看着都让人心动。关键的是法师可以省下好多买随机卷的钱,而且法师还有一层魔法盾保护,不仅不怕打,而且那层透着黄色的壳衬托着人物朦朦胧胧,不仅增添了神秘的感觉,而且多了几分美的风韵。嗯,我决定了,就申请法师。

就这样,一整晚我都在半梦半醒之间,一会盘算这个职业好,一会衡量那个职业也不差。最后经过千思万想,终于确定为法师。当然了,性别还是女,名字定为菲儿。于是,2011年8月,热血传奇中又迎来了一个新生命,女法师菲儿。

我一直认为,我就是我,不管我创建几个角色,不管我的角色名叫什么,我始终是我。让人始料不及的是,这个名字,最终把我一分为二,让缱绻和菲儿成了二个独立的个体,并把孤独血魔和五岳之仙紧紧的系在了二条线上,也把他们带入深渊。
之仙说:是否我给你太多自由,才让他有机可趁牵了你的手……
血魔说:不管你的曾经过往,不管你化身几人,我只认菲儿……
其实,一个世界很大很大,大到可以装下一万种委屈和烦恼;一个世界很小很小,小到三个人就挤到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