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彼岸花·两生梦

2016年05月26日 23:08:05463

彼岸花

我叫流墨,是比奇国王最小的儿子,我出生的那天,我的母妃难产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的母妃不是王后,却是父王此生最爱的女人。我父王是玛法的王,他虽能呼风唤雨,却唤不回自己最爱的人。

也许是因为父王怜我自幼失去了母亲,也许是父王看见我便会想起曾经的最爱,在众多的王子里,他对我亦是格外的疼惜,并打算在百年之后将王位传于我。我有八个哥哥,最大的哥哥叫流渊,他是王后的儿子,他的眼里总是透露出野心,我知道,他一直想做王。其实我本就不喜喧哗,对于江山我并不在乎,我想过的只是平静的日子而已。

玛法历399年,我的父王病重,在他床前,我难过的流泪,可我依然坚持最初的选择,毅然拒绝了父王,我不愿做王,更不愿手足相残。终于,流渊成为了太子。他邪魅的笑着对我说“墨,我知道你喜欢宁静淡雅的生活,从此以后,你就去过你悠闲的日子吧”。我跪着谢恩,之后便离开了皇宫。

我以为我的生活从此便安定了,在潺潺溪水边,在漫山红叶间,在海天一色下,我漂泊于玛法的天涯海角,我喜欢这样清静闲淡的生活。直到那日遇见她,一个似雪般的女子,从我把她在妖兽叛军手里救下来开始,一切就开始改变了。

她叫纤儿,比我小两岁,她有一头似墨般的长发,似雪的肌肤,一双清澈的大眼睛,仿佛仙子落如凡尘。自从那日在叛军手里救下她开始,她便一直留在我身边,开始是顾念她伤势未好,才不忍叫她离去,后来才发现那只是借口,原来我早已爱上了这个美丽单纯的女子。

她告诉我她是沙巴克城主的女儿,年方16的她已到了许配的年龄,按照世代的礼制,沙巴克城是必须和比奇王室联姻。她不愿意嫁给比奇国王流渊,所以便逃了出来,路上遇到了叛军,才被我救了下来。知道了这些,我很心疼,也很难过,眼前的心上人竟然是我未过门的王嫂。我从未告诉她我是比奇皇子的身份,我不想让她为难,我只说我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她也没有多问。

后来,我看见了哥哥贴出的皇榜,他也在奋力的寻找着纤儿。我很迷茫,可是也很坚定,我要带着纤儿离开,不能让她受委屈。对于我的哥哥流渊,我亦不欠他,王位,我可以让给她,可是纤儿,我绝不能让给他。

纤儿很爱笑,笑起来有浅浅的梨涡,她总是爱倚在我怀里,然后仰起小脸问我“墨,你说为什么你身上总是有种淡淡的清香?”我总是淡淡的笑着抚摸她的长发。我带着纤儿来到狐月,她说她喜欢狐月,很清幽,亦没有人来打扰我们。我们站在漫山遍野的樱花树下,她轻轻的说“墨,自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你了,我喜欢你眉角那淡淡的忧愁,可是我不想你伤心。墨,你会娶我吗?让我来陪你,这样你就不会孤单了。”她清澈的眼里没有一丝杂质,我看着远方的海面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在狐月山的樱花林中搭建了木屋,在小木屋周围还种上了各种奇花异草,从此,我便与她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白天,我会去山林里打猎,捕获一些小鹿和野鸡,纤儿将吃不完的小鹿和野鸡养了起来,她说它们很可怜。我们也会种一些蔬菜和粮食,这样我们就可以过着世外桃源的日子。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纤儿虽然每天看着都高高兴兴,可偶尔却发现她一个人望着远方发呆。问她时总说没事,后来我也猜到了几分。纤儿私自逃婚,留下她父王无法向比奇国王交待。纤儿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她一直都很担心她的父王母后。我告诉她,我会带她去看望她父母,这次很危险,可是无论怎样,我都永远爱她。

我带着她来到了沙巴克,往日金碧辉煌的沙巴克现已一派荒芜,杂草重生。短短一年,恍如隔世,看着眼前光景,纤儿发疯似的大喊着她的父王母后,我们找遍了城里所有角落,都没有发现人。后来在仓库的一个角落里,我们发现了一位老人,穿着破烂,纤儿拉着他大喊“管家爷爷,管家爷爷”。这位老人是纤儿家从前的管家。管家告诉了我们一切,原来在纤儿逃婚后,比奇国王寻纤儿无果,后迁怒与仙儿的父母,以管教女儿无方的罪名将老城主与夫人带走关进了大牢,并发令要沙巴克公主来换城主与夫人,否则便永世囚禁他们。从此,沙巴克便败落了。听完,纤儿早已泪流满面,失声痛哭起来。我亦无比心痛,我哥哥,怎能这般无情。

我想我必须要去找我哥哥了,他如此残忍,我不能让纤儿的父母受苦了。我告诉了纤儿我是比奇国的九王子,告诉了她我与哥哥流渊的故事。我安慰她不必担心,明天我就去向哥哥求情,让他放了你父母。纤儿仿佛早已知道我的故事,并不惊讶我的身份,只是她眼中隐隐露出了伤感与不舍。在客栈休息了一晚,我打算第二天便去比奇。晚饭后,纤儿端来一杯安神茶,她说要我喝了好好休息。那晚,梦中的我十分不安,梦见纤儿离开了我,倚在了哥哥的怀里。

一觉醒来,头还隐隐作痛,环顾了一圈,不见了纤儿的身影,在窗边的梳妆台上面发现了她留下的字条“墨,我走了,我要去比奇找流渊换回我的父王和母后。我不能因为自私而让他们受苦。墨,我走了你要好好生活,别来找我,勿念。”纤儿,你难道不知道吗,没有你,我如何能好好生活。顾不上头疼,我便骑马奔向了比奇。纤儿,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要保护你。

赶到比奇已经是第三天以后了,未到皇宫就听见锣鼓喧天,到处一片喜气。我心中隐隐感到不好,等我踏进了大殿,四周都是人,我哥哥流渊高高坐在王座上,众丫鬟拥着新娘跪在王的面前,正殿中还坐着沙巴克城主与夫人,他们苦笑着看着下面。流渊看着我,让乐师停止了奏乐,他走下王座,来到我的身边,微笑着对我说“墨,你回来了。你是来为我们祝福的吧。”我望着他,说:“不,我不是来祝福的,我是要来接我的心爱的人回家的。”我轻轻的走到新娘身边,“纤儿,我来接你了,我们走好吗?”听完我的话,流渊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很恐怖也很恶心,他大声说:“流墨,原来是你带走了我的女人,你竟然敢抢你的嫂子,你好大胆子,你不要我们结婚,我便偏要娶她,来人,给我打死他,和我抢女人,那我就让他看着我是怎么和她最爱的人结婚的。哈哈哈哈哈。”纤儿猛的掀开盖头冲了过来:“不要打,不要打他,求求你们,别打他。墨,你怎么这么傻,我不想连累你,你为何还来,我们终究是无缘,你就走吧。”她跪在流渊面前哭着为我求情。流渊抬起纤儿的下巴,邪魅的笑着,“你喜欢他,我就要毁掉他,我要的人,他也配抢,你要么就乖乖结婚,要么我就杀掉你父母。”此时我已无还手之力,任他们殴打,此时,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我的心已经麻木了。

终于,流渊与纤儿拜了天地,而我早已心死,看着纤儿痛苦的样子,我恨死了自己,连心爱的女子也保护不了。举起合欢酒杯时,纤儿微笑着说,“现在我已经是你妻子了,那么你也要遵守诺言,放了我父母与流墨。”流渊冷笑着喝光了酒。纤儿扔掉酒杯,跪在她父母面前“女儿不孝,不能侍奉二老,还让你们受罪,以后希望父王和母后都能保重。”说完又轻轻的走到我的面前,她抚摸着我的脸庞,“墨,我真喜欢你,喜欢你那淡淡的清香。可是我以后就不能在陪伴你了,你忘记我吧。”说完早已泪如泉涌,我挣扎着爬向她,却发现她嘴角溢出了鲜血,我大叫“纤儿,纤儿,你怎么啦,你怎么啦!”流渊也冲了过来,他蹲在她身边,他像疯了似的又哭又笑,“纤儿,你为什么死都不愿意嫁给我,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为什么你宁愿喝毒酒也不嫁给我”。

纤儿静静的躺在我的怀里,我永远也忘不了她的体温在我怀里慢慢凉下去的感觉,仿佛要失去全世界一般,那么心痛,那么绝望。纤儿望着我,艰难的微笑着,“墨,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可是,现在我已经要离开你了。墨,你知道吗?我爱你爱了10年。可是我们在一起却却那么短暂。不过,我已经知足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墨,你还记得吗?小园之中梅花开,引得翩翩蝶儿来 。墨,10年前。我就喜欢上你了,知道你将王位让给流渊后,我便悔婚来找你。终于,我还是遇见了你。我以为你还记得曾经,可是你忘了。”说着,纤儿喷出一大口鲜血,“墨,从此,我们就要相隔两世了。别为我……难过,我……我永远爱……你……”

纤儿的手慢慢的垂下去,身体也渐渐僵硬。我失声痛哭,我拼命的摇着她,我想要把她摇醒,她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我,怎么可以。我抱着纤儿慢慢的走了出去,纤儿,别怕。我会带你离开这里,去一个只要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玛法历390年,那时的我才8岁,我是父王最喜爱的儿子,因为我母妃是父王最爱的女子。我喜欢梅花,所以我的衣服洗过后都是用梅花瓣泡过的,我的父王还赏赐给我一座梅园,取名为“墨梅阁”,我的名字叫流墨。父王告诉我,将来我会是玛法的王,所以我会拥有天下,包括自己喜欢的女子。有一天,我和我的哥哥流渊正在梅园玩耍,我的乳母带来了一个小姑娘,她长的很漂亮,像仙子一样,她说他叫纤儿。我看见哥哥看他那痴迷的眼神。纤儿说很喜欢我身上的淡淡清香,她还仰起小小的脸说,“墨,你真的好香啊。长大了你娶我好吗?”看着她傻傻的样子,我便高兴的点头“好啊,长大了,我就来娶你”。

小园之中梅花开,引得翩翩蝶儿来。蝶儿有心将花恋,花却懵懂忘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