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乱世传说之一部署

2016年05月26日 23:14:23387


倾心,女,天尊门徒,师从光芒道士,修行六载,技艺圆满。执掌龙纹剑,驾驭神兽,符法精深。玛法神武历五十六年冬,时十八岁,逢异族围攻比奇大城,投身军队,协助神龙帝国王师抵御异族,效力于比奇大军裁决军团,任随军校尉之职,五个月后,天尊军军主长战死,提为天尊军军主长,分管施毒、治疗及防御城池系列事务。

武道标志:召唤神兽,气功波。
擅长技能:治疗术,施毒术,灵魂火符,隐身术。
终极技能:群体治疗术,无极真气,群体隐身术,
毁灭禁咒:群体诅咒术。
 
晨风冷冽中,天尊道衣迎风飞扬,身姿修长曼妙却神色疲惫的倾心走下城楼,走进营地,身后的神兽耷拉着耳朵摇摆着尾巴步步紧跟,气息萎靡毫无神骏可言。异族围城大半年来,这只神兽跟随倾心千军万马中征战成长,也已经十分疲惫。
 
凌晨时分,异族突破护城河的封锁口,发动了一场突击战,倾心仓促应战整晚未眠,战况相当惨烈。从营地到外城,一路走来,硝烟犹存的战场、堆积起来等待火化的尸体、千疮百孔的斑驳城墙、血染铠甲肃杀冷漠的将士、严防巡视紧张备战的卫兵、悲苦哀嚎凄凉的受伤者……即使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但倾心的心里还是充满了震撼和沉痛。
 
战火烧了九个月,倾心投军也九个多月了,玛法人族军奋起抵抗,一次次打退了异族的进攻,从最初的近千万大军到如今死伤大半。异族也没讨好,三十二族异族联盟国主力军如今也只剩下十三族,其他的不是被打残就是直接灭族,即使是异族数量远比人族多,这样的损失也有点承受不住吧!异族休整的半个月时间内,据说再一次发出征集生力军的号令,一旦生力军的加入,玛法人族,尤其是比奇大城的压力将更大了。
 
“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已经被打破,接下来恐怕是更加惨烈了。唉!这样的乱世,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倾心在心底叹息着,说不出的倦怠。
 
营中擂鼓议事等待集结的号令已经接近尾声,倾心短暂的环顾了四周,脚步却不敢停,直奔主帅营帐。延误军机,责罚是很严厉的,身为裁决军团天尊军军主长,倾心更要以身作则,做到令行禁止,否则怎生统军服众。
 
主帅营帐门口二十步前,矗立着一口青铜大缸,大缸里盛满清水,供前来议事的将官洁面净手之用。军中甲胄在身,不重礼仪,每每战事紧张时,将士可能昼夜忙碌,简单梳洗能起到清醒精神的作用,所以营帐前立水缸,已成惯例。
 
倾心拿起勺子挽一勺清水正准备整理仪容,不经意间看到水面里自己的倒影,硬是愣了愣。
 
时光飞逝,恍惚间,这几年的往事历历在目,而自己已然成长如斯。
 
八年前,自己还是一个梳着羊角辫清秀可爱的小女孩的时候,为寻得名师,千里迢迢来到比奇,修行道士符法。四年前,自己修行道士符法小成,转而修行剑法。三年前,师傅飘然远游,为了追寻真魂道士的武道境界,自己因为境界不够,继续留在比奇大城潜修。二年前,自己剑法小成出师,成功开启龙纹宝剑,继承师傅衣钵。一年前,自己符法大成,召唤出神兽,历经艰难辛苦完成天尊门徒的考核,获得天尊道士称号。半年前,本想追寻师傅的足迹游历天下,过毒蛇山谷,走盟重大城去极北雪域。不料遇上了异族联盟王国再起刀兵,入侵人族,一时间,玛法大陆烽烟四起,战事绵延,逐渐从边境到内地,从外围到城镇,生灵涂炭。于是自己随着师兄弟妹加入了帝国军队,保家卫国……
 
看到倒影中的自己,经过大半年战场的磨砺,明眸皓齿秀丽不变,却多了几分英姿飒爽,隐隐露出几分杀气和军中威严。
 
“这也许是师父说的,战斗是武道修行最好的磨砺,是成长最快的捷径吧!”倾心有点自嘲的笑笑,颇有点难以名状的复杂感触,成长总是伴随着许多无奈和牵强,也许是女子细微的内心患得患失的感觉更重吧!倾心总是有点怀念那种单纯生活,修炼武学的淡泊平静。
 
清水拂面,一扫倦怠和尘土之色,倾心正了正铠甲,用力揉了揉有点僵硬的面部,清冷的声音迎着主帅营帐报名直入:“裁决军团天尊军军主长倾心应辰星统领军令,前来觐见!”
 
“传!”辰星威严不失温厚的声音低沉响起,倾心会心一笑,深呼吸掀开帷幕进入营帐。
 
主帅营帐中,各军各营主将已经就位,倾心算来的是最晚的。数双眼神注视下,倾心安然自若走进来,朝着暗夜军军主长曼姬旁边的位置过去坐下。作为裁决军团四大主军之一的掌控者,倾心和曼姬一般地位超然。
 
倾心坐下的瞬间。裁决军团统领辰星忽的睁开紧闭的双眼,示意站立身旁的侍卫长,侍卫长会意率先走出营帐开始戒严。军中议事,份属机密,百步之内,闯入者格杀勿论。辰星属下的亲卫团就是执行者。
 
随着侍卫长的离开,营帐内更显沉默,均等候辰星下一步的指令。很快,辰星就开口了。
 
“诸位,据可靠情报,异族联盟王国于五天前在苍月岛顺利会师,决定派出留守的骷髅族和僵尸族参战,十天内增兵一百二十万进驻比奇疆域,以比奇大城为战场开启决战。其中骷髅族将集结兵力四十万从骷髅洞口进驻比奇西北区域、僵尸族将集结兵力八十万自封魔谷转沃玛森林进驻比奇东北区域,在毒蛇山谷合兵进攻比奇大城。此次大战无可避免,吾决定亲领二十万大军,即日起赶赴沃玛寺庙备战,总领迎击僵尸族事务。比奇大城事务则交由裁决军团副统领、法神军军主长烈烟总领。”
 
辰星顿了顿,接着说道:“此次大战对我人族至关重要,若我军获得胜利,会直接挥兵北上同盟重大城炼狱军团会师,稳定盟重大城,支援魔龙大城屠龙军团,一战奠定人族胜利的基础,再回师比奇大城,将异族逐出玛法大陆,这期间比奇大城必须坚守,缠住异族注意力,令我军无后顾之忧。若我军战败,比奇大城被破在即,盟重大城和魔龙大城也撑不过三个月,最迟明年春,异族铁蹄将一统玛法大陆,人族回天乏术。”
 
辰星沉痛的扫视了在座将官一眼,不再言语。接下来是裁决军团副统领兼法神军军主长烈烟站起身来进行补充。
“五个月来,虽然我们成功用计将多钩猫族、半兽人族、钉耙猫族、食人族等四大异族分割在内城和外城之间,以护城河为据点各个击破,八十万天神军在牺牲六十万将士生命的代价下,击杀了四大异族超过三百万的兵力,战绩显赫。但是时间毕竟太短,天神军仅存的二十万残兵来不及歼灭异族剩余的八十万精锐。现阶段比奇大城中玛法人族兵力总共九十七万,二十万天神军不能轻动,新扩招的四十万兵员守城可以,攻击不足,三十七万老兵累战半年军容疲惫,再也经不起久战。我军本有心休整一段时间,将四大异族蚕食后挥军北上支援盟重,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如今异族新增援兵一百二十万,我军本就兵少,统领分出二十万后,更是被动,所以无乱如何不能让两大异族和剩余的八十万精锐顺利合兵成功突破我们的封锁,一方面坚守比奇大城,另一方面要出奇兵,方有致胜之机。”
 
烈烟直奔主题,一开始就摆出了人族弱势所在,在座将官也算是身经百战之人,见烈烟的策略确实妥当,不由得点点头应是。
 
“烈烟不才,自开战以来,异族犯我等山河、屠我等亲人、杀我等同袍,此乃不共戴天之血海深仇。辰星统领赶赴沃玛森林后,烈焰有幸执掌裁决军团戍卫比奇大城重任。值人族生死存亡之际,唯有效死命抗争到底!即日起,吾将坐镇比奇大城,在此立誓,城在人在,城失人亡。望诸君与吾共勉,为人族未来尽最后一份心力,在这里,拜托各位了!”说完,烈烟站起身来,向下面的人行军中敬礼。
 
辰星的仓促亲征,烈烟惨烈的宣誓,让营帐内的人沉甸甸的压抑,“刷刷刷”所有人一起站起身来,心情激荡间向烈烟躬身还礼,胸腹间对异族的痛恨也凝聚到了极点。军人血性嫉恶如仇,一时间义愤填膺,一个个拳头紧握,面容扭曲,说不出的杀气腾腾。
 
倾心看着嘴角隐隐含笑的烈烟和一群暴走边缘的同僚,若有所思。别人不熟悉烈烟为人,她却深知。自小相识,这个家伙有大才,同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阴谋家,一向讲究谋而后动,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不吃半点亏的主。上次用计分割蚕食四大异族近三百万兵力就是出于他的谋划,如今看到奸笑得逞的烈烟,很自然的就想到烈烟有什么阴谋诡计要施展了。内心既是好笑又是有点期盼,分神间,发现烈烟已经有条不紊的颁布了一条条号令。
 
“着令新军军主长熬痕、城卫军军主长月魔、禁卫军军主长赢战、长胜军军主长铁衣各领新军八万进驻比奇大城四门,接管四门守卫,即日起进入战争戒严状态,无统领公文印信,不得放行。五日内,务必完成四门防御工事加固加坚。得令后立即执行!”
 
“着令御林军军主长天涯领军八万进驻比奇大城内城,接管内城巡视、粮草辎重配管分发、驰援四门守卫系列事务,即日起实施宵禁。无统领印信,夜间禁止通行。另有密令一条,得令后务必谨慎行事!”。
 
“着令暗夜军军主长蔓姬领二万暗夜军从比奇大城东门出发,进驻沃玛森林备战,启用所有斥候、细作、暗棋。三日内,务必打探出所有连接比奇的通道异族分布及防卫调动情况。另有密令一条,得令后务必谨慎行事!”
 
“着令武神军军主长浪刀领二万武神军从比奇大城北门出发,进驻沃玛森林废村口备战,趁僵尸族先锋军穿越沃玛森林时出击,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务必全歼异族先锋,扬我裁决军团雄威。”
 
“着令近卫军军主长落寒领十万近卫军从西门出发,渡护城河,接管天神军,合兵三十万发动总攻,不计损耗,七日内,务必全歼四大异族八十万残兵。另有密令一条,得令后务必谨慎行事!”
 
“着令天尊军军主长倾心领三万天尊军从西门出发,进驻银杏山谷备战,当沃玛森林首战开始时,立即分兵清理掉城郊所有异族部落军团,而后隐蔽行踪。另有密令一条,得令后务必谨慎行事!”
 
一个个将领接过行军虎符后转身离开,轮到倾心的时候,营帐中只剩下辰星、烈烟、倾心三人。烈烟一双漆黑发亮的眸子凝视倾心,面对这个青梅竹马的女子,一向以智谋和口才出众的烈烟却有点木讷,虽满腔柔情愈诉,良久后却变成了嘴角抽了抽,什么也没说出来。转身看了辰星和倾心几眼,大快步的走出营帐,高大的身影沉重而悲壮,令人心口窒息般难受。
 
辰星站起身来,一改往日含蓄内敛,嘴角含笑温情怜爱。紧紧拥抱了倾心片刻,跟上烈烟的背影,径直走出营帐,临出账时,忽心有灵犀,转身回眸看到的是倾心一脸笑靥如花,挥手祝福的模样。
 
“珍重!烈烟兄弟!还有,我最爱的倾心!”辰星挥挥手,低沉念叨。
 
“珍重!我最爱的辰星!还有,烈烟哥哥!”倾心洒脱离去,轻声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