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荷言笺·金缕曲

2016年05月26日 23:28:30485

雪落蝶缱绻。
旧年华、去如逝水,倩谁能挽。
秋寒检点薄春衫,犹记日迟风暖。
书不尽,微雨又渐。
昨夜长亭两分飞,泪暗滴、梧桐更漏断。
无人唱,金缕散。

九年弹指势如电。
空挂念、翩翩少年,笑语浅浅。
津渡秦岭相寂寞,回首灯火阑珊。
殷勤问、清梦悠远。
静水深流起微澜,重携手、脉脉相探看。
凭栏处,繁花遍。
                               ——荷心清露•金缕曲

雪落没有想到晓蝶会转身。
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临近下班,晓蝶突然在QQ上喊他出来,并且用了撒泼打滚这样的形容词。雪落不由莞尔,几乎忽略了晓蝶已经有N年没有给他发过任何信息了。

两个人很早就相识了,早的仿佛天长地久一般,初相遇的如花少女与翩翩少年,如今相隔九年时光,青春早已散场,文艺婉约被彪悍调侃替代,如潮汐退去,留在沙滩上的不过是半片贝壳,抑或一叶海草。

对彼此,不需要粉饰什么。晓蝶不曾告诉他,自己的彪悍不过是为了避免伤心而伪装的没心没肺;而雪落则用玩笑的口吻说,九年我一直把你放在心里。若是别人这么说,那么两个人早已嘻嘻哈哈地调侃开来,但是,晓蝶不说,雪落也会懂。雪落的语气再轻佻,晓蝶也分得清哪句是真心,哪句是玩笑。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此时的静水深流,全因当初惊涛骇浪过。当晓蝶再一次站在雪落的面前,两人同时明白,当初没开始就因误会而结束的爱恋,其实,一直都没有消失,而是沉默而顽固地居住在心的一隅。

晓蝶让雪落回来。
雪落就回来了,在这片已然陌生的大路上,唯有眼前的故人,是心中的温暖。
既然不能再提及爱,那么,当做一个贴心的陪伴也是好的。
雪落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晓蝶的华丽转身,怕是受了情伤吧。但是,聪明如他,是不会问这种愚蠢的问题的,且享受此刻彼此相依的闲情恬淡吧!

晓蝶并不是不讲理之人,偏偏对他,要故意与之斗嘴吵闹,雪落如运筹帷幄的军师一般,貌似波澜不惊,却掌控全局,往往让晓蝶被自己的话锋逼入绝境。这时刻,晓蝶便耍赖,不依牌理出牌,只求一个高下。

雪落微微一笑,说,不如你给我定个规定吧,只准你气我,我不准反击,以协议形式定下来,否则,以后你后患无穷。
晓蝶诧异,反问,你愿意?
雪落又是一笑,既然是我建议,我自然同意,气人实力只展现一次,然后就可以刀枪入库了。我们就此定下协议吧。
那一天正是10月28,于是称之为1028协议。
有了协议在手,晓蝶却并未有恃无恐,反而逐渐褪去彪悍的伪装,偶尔会温柔起来。雪落说,这才是你,我懂。

晓蝶没有太多时间,等她忙过了,雪落却要出国公干半年之久。两个人之间,总有这样那样的牵绊与距离。最初,是误会,现在,是生活。
但是雪落说,明年我们就是十年了,这辈子我有一个心愿,一定要与你见上一面,不如就定在明年的6月,好吗?
晓蝶何尝忘记呢,那一年的6月,两人初见。她微笑道,好,我们就在秦岭之巅,并肩眺望津渡,如何?

这一段感情,无法界定是什么,是爱吗?也许比爱更多。
就这样吧,暂且搁笔,这一笺小字,虽是寥寥,却延绵了九年豆蔻时光,静下心来聆听,仿佛有一段词在轻轻念道——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应惜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