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荷言笺·更漏子

2016年05月26日 23:30:04351

月依约,风渐住。不知君行何处。
频相忆,徒挂牵。漏断惊梦寒。

离愁远,红笺短。别绪万里漫卷。
繁华景,无心书。无计使眉舒。  
                 ——荷心清露•更漏子

第一幕•晨曦露微光

『她』
离婚后的第四十五天又七小时,鬼使神差地,我又来到了姻缘神殿。这一次,大殿空空如也,我莫名微笑,听到自己虚弱的心跳。
出神很久,我余光看到有一个男人在大殿门口,一闪已退了出去,大概是做巡游任务的吧,谁知道呢,就像此刻,谁又能知道,我一个人在这里,却是在缅怀逝去的爱情。

『他』
离婚后的第四十五天又七小时,突然无比想念她。也许,我根本就没有勇气忘记。
出乎意料的是,我在姻缘殿看到她,她没有变,依然美艳无双。
她没有认出我,因为,正如我没勇气忘记,亦无勇气面对——我建了一个小号,前来祭奠我以为会是地老天荒的爱情。
她是在等人吗?
我有点伤心,从前她一分钟都不肯等我,现在却在这里站了那么久。我留意到她戴着一枚求婚戒指。
不容我多想,她向我转过身来,我一惊,立即退出门去。


第二幕•午后小扉静

『她』
通往姻缘神殿的路,有一个很美的名——同心小径——并肩走过,永结同心,多么美好的愿望……
曾经来过无数次,参加婚礼、做任务,从来没有打过求婚戒指,没想到这一次却打了一枚,我随手戴上,戒指闪着不动声色的微光,都说亲手打到的婚戒会更有意义,只是,此刻,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没了意义。
我几乎忘记了是怎样跟他闹分手的,为了什么呢?莫名其妙的倔强与意气用事,居然,就亲手毁了曾经梦寐以求的幸福。

『他』
从大殿退了出来,我却舍不得走,与她一门之隔,仿佛就能幻想,只要推门进去,她还是我的女人。而我和她之间,隔着的不是千山万水,而仅仅只是一扇门,一扇随时可以推开,不设防的心门。
脚步似有千钧重,我只有呆呆地站在这里。


第三幕•天色渐黄昏

『她』
也许是感染了我的失落,姻缘殿中竟冷清的没有一对新人前来定下婚盟。
此刻,我很想知道他在不在,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当初,我只要娇蛮地唤他,千山万水,他也会立刻赶来。那时候,我总觉得有大把时光可以挥霍,从未想过会有一天,就连M他的理由都不再有。
我打出他的名字,删掉,又打出来,又删掉,我突然想,也许,在他的世界里,我的名字,早已不是词组了吧……

『他』
前来姻缘殿的人真多,从早晨到现在,已有三百一十九人,月老却未曾刷出一条红字——都是做任务的吧?我的心竟然一松,至少,她亦未与谁结婚。只是,事已至此,就算她没有挂上谁的名字,又有什么分别吗?她说过,这辈子也不要再见到我。
和她结婚的时候,敌对行会的人堵得严严实实,她却坚持要与我从这同心小径并肩走过来。本来,我是无意于游戏中的感情的,但是独独对她动了心,她提出的一切要求,我都愿意去满足,因为,我喜欢她。
她戏谑我们的婚礼,是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的。我含笑看她,那样娇俏,那样美丽,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传奇,还有另一番滋味。


第四幕•昼夜只一瞬

『她』
分手后,每一秒都过的那么缓慢,不留神,在这姻缘殿中,却忽而一天。
我幻想过很多场景,如果他求我复合,我会如何如何,当我把所有的情形都想遍了,终于认清现实:他不会来了,因为,他不要我了。
曾经我的世界缤纷绚丽,当他离开,我才明白,我的世界只有他,而现在,连他也没了。
以后,我不知道以后是怎样,当我想到以后这个词,似乎身体里最后一丝勇气也没有了,明天不要来,这一刻,我戴着婚戒,仿佛待嫁的女子,仍旧可以等待,假装下一秒,他就会来。

『他』
很倦,倦的像分手的那一刻。
她哭着说,你不懂我。随即决然而去,三分钟后,我和她,已无任何关系。曾经说好的天长地久,就这么碎了。
我努力过,也许是我们的方向都错了吧,越是向前,便越是相距更远。
我很想推门进去,对她说,亲爱的,我挂念你。
可是,这么久了,她还在吗?


第五幕•漏断无人听

姻缘殿空无一人,同心小径亦空无一人,整个玛法都在沉睡,连梦游的心,都未曾醒来。
她和他是何时离去的,他和她是否再来,能不能彼此遇见,如若遇见,又会是怎样因缘,无人知晓,也许是,也许非,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