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除却天边月

2016年05月27日 16:41:23402

你突然问我,很久不见,你还好吗?
我怔住,是真的好久了吗?疏离的背影似乎还在用漠然刺痛着我的心,你的沉默依旧压抑着我的天空,怎么,就已经很久了吗?
你又问,元旦你说过想我,之后就没有消息了,你过得怎样呢?我想知道,全部告诉我。
你依然如此强势,任什么东西都志在必得。我沉默许久,迟疑的手指在键盘上摸索半晌,终于打出:呵呵……

陡然一惊,挣开沉重的黑暗,原来,只是一个梦——惆怅旧欢如梦。

呵呵——无论怎样的一切,最终,不过化作无痛无痒、不着边际的“呵呵”而已,像一句并不好笑的笑话,更像被那翻雨覆雨手随心拨弄之后的无奈自嘲,还能怎样呢,如今你对我的误解与疏远,只有更深了吧。

即便在梦里,我也知道,我们再无复合的可能了。

我曾经领着你,走进比奇城中最小的那一间屋。你甚至比我还要早踏入玛法一年,却从未到过这里,我笑道:这就是我的传奇。
貌似风花雪月,实则全无价值的传奇,对你来说,也不过是片刻新鲜吧。

男人的主场,绝非此间的儿女情长,其志必在沙场。我懂,所以努力跟上你的步伐,刀光剑影、快意恩仇,我迷恋着激战漩涡中的那个身影,拼力将群疗向你洒去,而你,在激战中路过我的身边,也会敲敲我——在外人面前不苟言笑的你,也有私语时的缱绻,怕除了我之外再无人信吧?不经意念及这里,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那次深夜,你带我打雪域,中途疲惫的睡去,直到时间结束而自动飞回英雄圣地,我舍不得离开下线,在你身侧站着——其实,很多时候,只要看到你,我就很开心。这句话,从来没有机会告诉你,如今,更是没有必要了。不知过了多久,你的兄弟跑到语音里喊你,于是我听到了睡意朦胧的声音,很可爱——原谅我用了这么恶俗的形容词。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也只能说它像一个故事,可以置身事外的一个短故事,来不及铺陈开来,就猝然结束,那么多的话,我还来不及跟你说,而且深知,就算此刻勉强说出来,也于事无补了。

是的,我很倔,所以可以笑着说,如果你会回头,那么我会感谢你给我一个机会,让你知道我有多骄傲。只是我深知你不会回头,正如,我永远学不会如此洒脱。强装出来的强悍,也不过是一只纸老虎。

我上线去找过你,用一个随便创建的小号,肆无忌惮地与你相拥,然后眼睁睁看着你毫不着意地抽身离去——正如故事的结束,总有一人留在原地……

有那么几次,本是欢声笑语的繁华景,却无端失落,于是换名字,去你的IS,若你不在线,我会悄悄点进你的专属房间,是的,我有这个房间的管理权限,可是,那时一起听情歌的两个人,只剩下了我。若你在,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会退出去,明知你不会立刻发现我的到来,就算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也只会被当做007吧,只是我那么慌乱,认定自己的认输,只会让你更加厌倦。

好友问,你还会想他吗?
我答,不,不想了。
多希望这就是我的心里话。
也许,很多东西,终究只是花开一瞬,刹那芳华。
心念种种,除却天边月,无人知。


上一篇: 幻沙日记

下一篇: 伉俪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