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最后的疼爱是放手

2016年05月27日 16:43:14426

“虽然此时我们天各一方,但我依然希望她幸福。”

她叫敏敏,为此他说:就叫我无忌吧,因为曾经我是那么爱她,那么想做她的无忌,陪她风雨同行,不离不弃,永远做她的保护伞。只可惜,没想到后来的一切都变作了只可惜……

时光如白驹过隙般,转瞬即逝。眨眼间,又是一个6月28日,无忌和敏敏相识一周年的日子。人潮拥挤的庄园里,无忌久久的伫立在荷花池畔,逝去的一幕幕如电影回放般历历再现。去年今日,一样的风轻云净,那个叫敏敏的女子,笑靥如花,媚眼如丝。去年今日,相同的春深柳茂,细雨和风,那个叫敏敏的女子,巧笑嫣然,耳畔低语。她说:天涯海角,就让我一路追随了你好不好?她说:如果可以,让我做你腕上的一颗红豆好不好?这样我就可以时刻陪在你左右……

那时,她是那样的在意他。那时,他是她生命的全部。

无忌怎样也忘不了那个初相识的日子。那天他在庄园闲逛,无意间见到一对新人正在围墙边派发婚礼喜钱。突然,那个名字叫敏敏的新娘密了过来:刚刚是你问我要的红包吗?无忌被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问你要红包了?新娘把一段对话复制后发了过来,无忌终于明白,原来是别人用了他的名字在骗新娘子,冒充新娘老公的朋友来骗金砖。相识的过程很简单,聊了一会后无忌才知道,眼前这个小新娘子是个新玩家,刚刚玩了一个礼拜的传奇,游戏里很多事情都还很懵懂。而且她练的是血量极少的魔法师职业,只有22级的敏敏,生命力非常脆弱。男人天性里的英雄气,让无忌很想保护眼前这个柔弱的小女子。

他们彼此加了QQ,因为通过方才的聊天,无忌感觉出她是个非常善良单纯的女孩,所以答应她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就来Q他,不仅方便还可以准确的确认他的身份,免得再度被骗。

后来敏敏拜了无忌做师傅,师徒关系的上线提醒,让无忌总是可以在第一时间来到她身旁。他们一起打怪升级,PK聊天。玛法里的一切都让敏敏感觉很新奇,她总是小嘴不停的问东问西,时而恍然顿悟,时而凝眉深思,那般可爱象极了乖巧的邻家小妹。而且天真烂漫的她,也经常被无忌的幽默逗得笑弯了腰。无聊的时候,无忌会带敏敏去看各处的风景,讲解各个地图的捷径和刷怪的特点,玛法的风景里,从此多了一对如玉璧人。那时无忌是敏敏眼里的英雄,顶天立地,英勇无比。

爱情似乎发生在每日的耳鬓厮磨中。那时,无忌渐渐的习惯了敏敏在身旁的嘘寒问暖,也习惯了对敏敏无微不至的关怀。一个女子对他全身心的依赖,让他心甘情愿的为她俯首为梯,摘星捧月。无忌是细心体贴的男人,他会为敏敏准备好各个级别所用的装备和技能书,如果敏敏被欺负了,无论多远的地图,无忌都会第一时间赶来,拼尽全力也要将敌人打跑打散。那一天,月明星稀,云花弄影。他们静立于苍月海边,敏敏轻轻的在他耳畔低语:天涯海角,就让我一路追随了你好不好?

海水微澜,人未动,风也未动,无忌的心生生的一动。

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而爱情什么时候到,却没有人知道。无意的邂逅,海边的浪漫,他们疯狂的相爱了。每天敏敏上线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无忌在不在,然后无论敏敏要去什么地方,不管多么无聊,无忌都会陪在她身边。那个时候,他们或许真的很幸福。

你说你懂得生之微末,我便做了这壮大与你看。你说再热闹也终需离散,我便做了这一辈子与你看。曾经,无忌是真的准备好了与敏敏一生相守,生死白头。敏敏开心他会陪敏敏开心,敏敏不开心他会哄她开心,那些努力,无忌是全心全意的在付出。而玛法大陆上,郎才女貌的两个人,恩爱甜蜜也羡煞了众人。可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个世界上总是多了那么多的可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久了,渐渐的敏敏竟然开始相信起别人的谣言,有意的疏远无忌,外面的花花世界,也让那个曾经天真浪漫的她,慢慢的发生着改变。敏敏不再似从前那般依赖无忌,毕竟如今的她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强悍美丽的女法师,不再需要无忌的保护。她的冷漠伤了无忌的心,可是她却并不在意。在又一次莫名的争吵后,两个人变得更加沉默,曾执手两无猜的情侣,在不断的冷战中背道转身,渐行渐远……

原来以为可以牵着手走的一生,却在半路上丢了彼此。曾经那么恩爱,不过是一转身吧,竟然已经是旧河山。无忌想不明白,也不愿放手,可是即便再努力,却也握不住曾经的那一点点温柔。或许真的如此:缘分尽了,感情再深也终将不过红尘陌路!

无忌说他不恨敏敏,相反的是仍很惦念她。又是一个6月28日,他们相识一周年的日子。虽然此刻她已经不属于他,但无忌还是真心的希望她能幸福,平安。“前路我不再与你同行,但我仍祝福你:此生快乐,永远!”

或许真的如此吧?把爱收进胸前左边口袋,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她叫敏敏,我喜欢她叫我无忌。她是敏敏,但我却没能成为她的无忌。”或许还有许多许多遗憾仍在心中,但无忌对这段感情选择了沉默。是的,纵有千言万语,奈何已是不爱之人说不得!
“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不想用言语拉扯所以选择不责怪。感情就像候车月台,有人走有人来。我的心是一个站牌:写着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