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人生得意须尽欢

2016年05月25日 15:03:03423


当无边的黑夜毫无准备地突袭而来时,小麦 突然想起 生尽欢 这个男人来,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只是这同时让她想起的,还有一个女人,她叫 小雪。

生尽欢 是 小麦 传奇里的老公,两人你侬我侬琴瑟和谐,大有“发不同青心同热,生不同衾死同穴”的意思。小雪 是 小麦 传奇里认识再发展到现实里的死党姐妹,两人如胶似漆好得称不离陀陀不离称的,那关系并不亚于 小麦 与她老公的感情,弄得很多人都以为她俩是“同志”。就是这两个人最终成为了改变 小麦 传奇一生的传奇人物,直到现在想起来,小麦 还觉得恨恨的。其实,没有爱,又哪里来的恨,只是 小麦 没有想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罢了。

生尽欢 常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所以短暂人生切莫虚度。”小雪 则顶嘴:“那也得有喜欢的人陪着一起才不叫虚度吧!”。一个是两情相悦的爱人,一个是莫逆于心的姐妹,每次两人都会争得不可开交,小麦 看着光笑,咯咯的笑,却不予以制止。生尽欢 说:“老婆,可不准你帮她!”。小雪 说:“不帮我你也甭想会帮你!”。小麦 还是笑,她才不帮,谁都不帮,帮了就没好戏看了嘛!这才发现诡异的 生尽欢 和 小雪 才异口同声地喊道:“哇,原来最坏的是你老婆(你姐妹)啊!”。小麦 终是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三个人常常这样乐开了怀。

可惜这样的日子好景不长,生尽欢 的糟糠终于发现了他最近常常偷笑的秘密,大发雷霆。那段时间,生尽欢 不上网,也不和 小麦 讲电话,信息都不发,就像是在地球上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彻头彻尾。小麦 那个心疼啊,无法比拟了。整整一周,小麦 没有进一粒米,眼泪倒是流了好几十斤。小雪 没有劝慰 小麦,因为她知道这些是无济于事的,她只是整天陪着她、守着她。后来,小麦 总算是想通了。为了不因虚拟游戏的开怀而影响到别人现实的家庭,小麦 坚毅地独自跑去离了婚。对于 小麦 的决绝,生尽欢 没有发表任何言论,谁让他没本事学别的男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呢。更何况,这个“外面”还只是仅限于网络,并不是实际发生什么状况他都担当不了,又有什么可指责别人的呢。

两个曾经山盟海誓要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的人就这样没说一声告别就分道扬镳了。小雪 替 小麦 不值,痛斥 生尽欢 是个混蛋,对不住 小麦。小麦 依旧笑笑,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是是非非,孰对孰错,还有那么重要吗?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小麦 都没有涉足传奇感情,她觉得感情这东西太昂贵,不是她这个情感贫乏的人可以轻易触碰的东西。

一个习惯了沉寂的女子,有时候因为过于安静总也会引人侧目。小风 就是这个时候走进 小麦 的传奇世界的。小风 的到来无疑是 小麦 颠沛流离的情感航线上的一座明亮灯塔,他指引着 小麦 走向黎明拥抱阳光。小风 不同于其他男人,他喜欢玩道士。小麦 原是不喜欢战士以外的职业的,可 小风 这样一个充满阳光、散发着满身蓬勃朝气的男孩渐渐转变了她的观念。小风 会摆心,会说笑话、会打架,道道合击使得神出鬼没炸得敌人哭爹喊娘满天飞。最重要的是他把 小麦 当宝贝一样藏着掖着疼爱着。小雪 不明白 小麦 还在犹豫些什么,为什么不干脆和 小风 去月老那里领证书。其实 小雪 并不明白,两个感情再好的人,一旦论及婚嫁或许就会变了味道。就像自己与 生尽欢,如果没有写上彼此的名字,而只是一起在游戏里开心玩耍的话,大可不必闹到最后那样尴尬而又没有退路的局面。

最后也不知是一些什么原由,小麦 还是被 小风 哄去了姻缘殿,背上了他的名字。好在 小风 是一个实在的男孩,并不像 小麦 想的小男孩不长情,玩一段时间就会腻了。小风 很专情,也很懂得心疼人,对 小麦 真是关怀倍至。小雪 本该替 小麦高兴才对,却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动不动就说要 小麦 去离婚,她也要和 小风 结婚,让 小风 也对她像对 小麦 那么好。小麦 原只当 小雪 闹着玩儿说的笑话。却不想在 小风 严厉呵斥 小雪 之后,小雪 就全变了一个人。

小雪 在 小麦 心里原本是一个最贤惠婉约的女子,却不知何时起变得不可理喻起来。小雪 成天在 小麦 面前喊乱没意思的,不想玩传奇了。小麦 就只有 小雪 这一个好姐妹,她被吓慌了,于是开始替 小雪 物色夫婿。一个厌烦于抛头露面的女子为了最好的姐妹开始主动密男人们,还是那些有头有脸的体面男人。当 小麦 找到一个她认为比较合适的男人时,她便功成身退把 小雪 推了过去。闪电式的婚礼,小雪 无论对对方了解与否,就这样结了4次婚离婚4次。每次婚礼都热闹非凡,蛋糕烟花绚丽无比,祝福声声不断。可惜计划总跟不上变化,小雪 总会在写上一个人名字的时候又暗地里发展一个“地下党员”。这些地下党让 小麦 伤透了脑筋,要知道 小雪 的夫婿可都是她给介绍认识的啊,到时候穿帮了叫人家怎么想她们姐妹俩啊!小麦 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与 小风 商量,小风 说 小雪 要疯就由她疯去,咱们不管了,也管不了。

到 小雪 第5次结婚时,小雪 通过 小麦 又认识了 小风 的铁哥们。这铁哥们贼好玩的,小雪 没两天就跟人家混熟了并打得火热。这哥们是有老婆的啊,而此时的 小雪 身上也写着 小麦 蓝颜知己的名字啊!小麦 担心死了!怎么办?怎么办?苦无良策的 小麦 想阻止却又无能为力。到最后,两个感于心合于行亲于胶漆的姐妹之间横了一道解不开的结。恰巧此时 小麦 的号密码错误,而 小麦 的号是 小雪 当初给申请的。小麦 气愤难当,劈头盖脸找到 小雪 骂她无耻。小雪 觉得很委屈,反归来将了 小麦 一军,说她的号密码资料都在电脑桌的本子上,而只有 小麦 去过她家,现在号上不了肯定是 小麦 给搞的鬼。小雪 其实依然能时不时上自己的号,而 小麦 却只能上小号了。

恩断义绝,曾经是那么的情深意笃谊切苔岑的姐妹如今却成了仇深似海的仇人。“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小麦 心里只有这句话,这样的朋友算什么朋友,这样的朋友简直是她人生中的一种耻辱。当这些信念在 小麦 脑海里根深蒂固之后,小麦 拒绝了 小雪 言和的请求,拒绝接受道歉,拒绝接受解释。“爱之深、恨之切”,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小麦 当时只有这一种心情。

一年了,当初伤心欲绝的 小麦 再也没有登陆过老区。在这个酷热难当的夏夜,小风 突然 留话给 小麦,重表 小雪 想要和好的意思,问 小麦 是什么态度。小麦 是什么态度呢?小风 转告的话里的那些话,说 小雪 每次经过 小麦 家时都想进去找她,每次参加什么活动她预感到小麦也会参加时她便会去满场寻她,她还说小虎子很想小崽子……其实 小麦 又何尝不是,与 生尽欢 分开她一周没进食,与 小雪 决裂她却是痛彻心扉地哭了一个多月,且半年没走出交朋友的阴影。小雪 的职位升上去了吗?她和她老公的感情好一些了吗?她还犯低血糖吗?她的抑郁症是否有所控制?她办公室的同事还欺负她吗?……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那么人生失意之时又该如何是好呢?



上一篇: 从开始到现在

下一篇: 品秋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