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魂断沙巴克

2016年05月27日 16:50:17502

曦篇
我,叫曦,是比奇王国最受宠的公主。我,身份尊贵,美貌绝伦,聚万千宠爱为一身,可是,我却不开心。我想要的是良人如玉,琴瑟合鸣,他可以和我并肩而立,共同进退。但,我是公主,我有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我命定的结局就是远赴他乡和亲,然后笑着看着自己的良人三宫六院、左拥右抱。一生一世一双人只能在梦里有片刻的奢望。

每逢初一、十五,我都要去沃玛寺庙为民祈福,为国祷告。那天,在沃玛森林中,一阵微风吹过,卷起地上飘扬的落叶,那零落之声,宛如哭泣。我们被不知从哪来的怪兽所袭,身边的待卫一个个倒下,只剩下我一人独自面对狰狞的怪兽。

一位男子救下了我。那是怎样的男子呀,血染红了衣襟却傲然自立、绝世风华。他叫落,父皇为了感激而重赏他,落却不求高官厚禄只为留在我的身边。他为我采集清晨第一朵绽开的鲜花;他为我采集绝壁上的天山雪莲;他带我观赏雨中的细雨珠帘;他为我写词赋曲,字字含满真心;他在宫殿之上,双膝下跪整整三天三夜,只为父皇首肯我们的婚事……他为我所做,是一个女子极致的幸福。

我终于为他披上了嫁衣,穿着最华美的喜袍,装扮着最精致的妆容,向他走去。我要与我的良人,我的落,举案齐眉,白头到老。

就在我以为全世界都在为我祝福的时候,婚礼变成了战场,血流成河,哀鸿遍野。我看见周边的人一个个倒下,我看见父兄们临死前用战剑支撑自己的身躯,只为在敌人面前留下一丝尊严。所有的比奇人都倒下了,只剩下一个我呆呆的站在血泊中。月亮似乎也不忍看这人间地狱悄悄的躲入了云雾里,整个世界黑暗得让人窒息,愤怒、绝望、愧疚瞬间涌上心头,因为我一已私心,给我的臣民和国家带来了灭顶之灾。

他对我说:曦,我是沙巴克城主,也是玛法大陆的皇帝,此后,再无比奇王国,你是我的后!
我走过他一步远的地方停住,抬起手,伸向眼前人的脸庞,顺着轮廓往下滑动。这眉眼是何等熟悉,都是我曾亲吻爱抚过的地方,可是这个说爱我一生、护我一生的人转瞬成了毁我家国的人。我缓缓说:“落,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可是你却毁了我的国家杀了我的臣民。你即使伤我体无完肤,我也绝不怪你,可是,你不该伤了比我生命还重要的人。”微微一笑,眼泪却一滴滴落下来,我向天发誓:如果苍天有眼,我愿用躯体护一国周全,如果苍天有眼,就让我们此后生生世世、情缘不续。

金簪插入自己的咽喉,原来,痛到极点,肉体反而麻木了。我看着落向我跑来,听不清他在呐喊着什么,只知道我的悲伤,原来无处可逃,只知道如果时间可以倒留,我宁可从未遇见过他! 

魂断沙巴克

落篇
我叫落,是沙巴克城主。从记事开始就知道,我出生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了统一玛法大陆。母后会每天都重复:“落,你一定要完成父皇的遗愿,统一玛法大陆。”这句话,我听了二十年,统一玛法的信念,终于融入骨血,成为本能。

我已二十八岁,继位十二年。这些年来,我东征西战,至今只剩下比奇王国还在我的版图之外,离完成父皇的遗愿只剩一步之遥。当我知道比奇国王有一位最疼爱的公主时,我知道,统一玛法大陆的时刻已经到了。

我带领部分心腹潜入比奇境内,周密的安排使我在公主的面前成功负伤,鲜血一滴滴流下,看似很严重,其实却只在表相。我正在想着,人到底有多少血可以流的时候,一双温暖的手拉住了我。我看见一双清亮的眼睛,那双眼睛,秀美如新月,温婉宁静,似乎可以看透我灵魂深处。我痴痴的望着那双眼睛,只这一眼让我感悟到了心动。  

我为她采集清晨第一朵绽开的鲜花;我为她采集绝壁上的天山雪莲;我带她观赏雨中的细雨珠帘;我为她写词赋曲,字字含满真心;我在宫殿之上双膝下跪整整三天三夜,只为比奇国王能首肯我们的婚事。我爱她,爱得心坎发痛,我愿意倾尽所有,只为她一展笑颜,我要她和我一起傲视脚下的这片土地,一起统治玛法的臣民。

我们的婚礼如期举行,为了这一天,沙巴克的臣民们已准备了许久,我也期盼了许多。曦,我的妻,你不再是比奇的公主,而是我玛法大陆唯一的王后,我们的子子孙孙会世世代代守护着这里的臣民。

穿着嫁衣的她好美,我看着她向我一步步走来,那一刻,我好像拥有了全世界。计划很完美,婚礼如期变成了战场,比奇人在漫天的电光和冰雪、火海中反复冲刺,被我无数的部下包围,寸步难行,他们不断的倒下……

隔着火焰,我看见她摇摇欲坠,脸上血色尽去,苍白如纸,我看见她的眼,伤心欲绝,她无声的掉着眼泪,眼里闪过痴狂,伤痛,绝望,她的声音响起:“就让我们此后生生世世,情缘不续。”那一刻,只觉得世界都静止,我看着亲手为她铸就的金簪被她插入咽喉,我看着她在我的怀里流尽最后一滴血,我的心碎了。

霸业成就了、玛法统一了,可是没有她的世界,每一分每一秒都痛得无法呼吸,原来有些人有些事,你以为一转身就可以看到,却没有意识到,或许,就在那一转身的刹那,已经物是人非。

黑暗袭来,我慢慢闭上了眼睛,化身为塑像,树立在沙巴克城中,我在等待,等待她原谅我的那一刻,等待我们几经轮回再次相遇的那一刻。

魂断沙巴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