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你是我不经意间遇见的良辰美景

2016年05月27日 19:05:36419

良辰美景

破晓是个心境淡泊的男子,终日在玛法大地依山傍水,四处游荡。
一个月眼朦胧的夜,他注意到一个名叫蔷薇的女子,她身着霓裳站在比奇城的一尊雕像面前,深情凝望,久久不肯离去。取名蔷薇,想必眼前这位是对爱情有着美好憧憬的女子。
那尊雕像名叫安静,他记得没错的话,不久前玛法曾经举行过一场盛大的婚礼,新郎正是安静,可新娘却不是眼前的这位女子,她是拥有绝世容颜的落落。在此之前,安静曾昭告天下心之所爱,为博佳人芳心,发起史上最轰烈的倾城之战。在他夺取城池的那一刻,落落站在沙巴克城楼上望着他,一见倾心,从此玛法多了一对形影不离的璧人。

后来的他知道,原来那次倾城之战,蔷薇追随着安静一次又一次的突破重围,为了成全他的胜利,她不顾自己的性命,冲到战争第一线,被刀剑伤得遍体痕伤。当看见安静和落落眉目传情的那一刻,不自觉地以火焚身,她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破晓是个真性情的人,初见蔷薇时经过她身边时说了一句话:“看蔷薇花开,叹情事难了。”她明显怔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他失意地说:“你知道为什么情事难了吗?”他默不作声,她继续说:“因为那个人是你生命中无法再重来的人。”他对她说:“一段感情能带来多大的痛苦就能带来多大的欢乐,你要学着放下。”她点点头:“谢谢你,破晓。”

这个多愁善感而又单纯的女孩,一下子便触动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从那天起,他便决定从今往后要陪伴她左右,帮她疗伤,助她成长。
隔日,他约她在比奇城的一个小村落相见,她如约而至,却许久不见他的身影。原来此时的他褪去了华丽战袍,只穿着布衣站在银杏树下,叶随风,花落雨,这一幕如倒带的影片闪过蔷薇的脑海。她恍惚回到了过去,那时的她还很小,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年纪相仿的安静身后打转,大声呼喊他的名字。
年年月月花常在,岁岁年年人不同。

她不自觉淌下眼泪对着树下的人儿说:“为何你要如此?”
他说:“你说无法重来的人和事?那么我愿丢弃所有,化身小小布衣,陪你再走一遭。“
看着盛放的银杏,她拭去眼角的泪水,笑着说他傻:“呵呵,你是我不经意间遇见的良辰美景。”
其实她深深明白,即使他有心陪她,这玛法大陆日新月异,终有一天,他也会像安静那样再淡出她的生命。只是那时的她无法拒绝他热切的目光,轻轻应允。

他在银杏树上挖了一个洞,信誓旦旦地对她说:“那么以后我做良辰,你做我的美景。“
有人说树洞是用来倾诉和掩盖秘密的,而这个银杏树洞却成为了他们决心陪伴彼此的见证。
那日后,他们装扮成年少时的模样,一步一步走过那个叫做回忆的地方。走过的地方愈多,她心里的悲伤便愈轻。

玛法大陆依旧响起战争的号角,烽火连烟,只是这都不能影响他们停戈驻景的心情。她微微笑颜,心生温暖,如同花儿般再次绽放。
看到她笑颜如花,他觉得复制别人的爱情也是可以成功的,就算她只当他是安静的替身,他亦无悔。
一日,他们一同经过土城酒馆,老板娘取出美酒佳酿赠与他们品尝,并说这是城主的恩泽。她转过身忽见安静正在不远处的旗杆下站立,他对着她笑,深邃的眼睛猜不出用意。
她平静地转过头不再看他,原来那些奋不顾身爱他的心情早已平复。
如今的安静已坐拥天下,呼风唤雨,江山与美人尽在手中。只是当他再也遍寻不着昔日形影相随的蔷薇时,失落便浮上心头,他是有心来等她的。
他向她走来,掏出她曾送他的锦绣香囊对她说:“蔷薇,还记得这是你亲手为我缝制的香囊,我一直带在身上。”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出如此深情的话,可是她再也退不回从前,所以她只是摇头往后退:“城主,我的名字叫美景。“

安静怔住了,这时他才注意到站在她身旁的男人叫做良辰。
良辰美景,刺痛了他的眼,也烧灼了他的心,他愤然策马离去。
令蔷薇无法预料的是,安静振臂一呼,对她的良辰下了驱逐令,往后不得再踏入他的领地。
她不舍望着他,他不甘心依然紧握她的手,不顾弓箭手的射杀,声声呼唤她的名字,气息微弱。
那一刻,她终于明白有些人不用再等,而有些爱则不需考量,爱了便是爱了,过去的无法重来,她只想要今后有良辰相伴,他才是她今生的至爱。

如果说过去安静带给她的情伤曾让她心如刀割,那么这一次与良辰的分离便让她心死如灰。
她来到沙城宫殿,面对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城主安静,委曲求全,只求能换取他的安然而退。
她想起她曾经对他说,你是我不经意间遇见的良辰美景。只是人世间美好的东西都太过短暂。她闭起眼,泪水划过脸庞。
如今,比奇城又多出了一尊雕像,蔷薇屹立在安静身旁。石头会风化磨成沙,记忆却永远不会风干。破晓像最初遇见她那般站在雕像前久久凝望,他已褪去布衣,没有了美景,良辰亦不复存在。
破晓不再游山玩水,潜心历练内功。他坚信终有一天,他会前往那个叫做沙巴克的城堡,因为他知道那里有个人在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