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若,爱到不爱

2016年05月27日 19:36:08343

若,爱到不爱

(一)青梅竹马
夕阳隐没在海角天边,淡淡余晖轻洒。海风徐徐,三千青丝随风绾。柳眉轻锁,手执剑,舞轻纱,翩翩于天地间。曾经,这里有着他们最美的回忆,他们在这里长大,在这里懂事,也在这里分开。望着苍月无边无际的海面,心底隐隐作痛。

如果两个从小大到都在一起的人叫青梅竹马,那么他们三个人又算什么呢?她叫朝夕,父母居住在苍月,靠捕鱼为生,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朝夕不似别家女子喜爱琴棋书画,她看上的是父亲藏于箱底的那柄发光的宝剑,于她来说,只要能得到它,哪怕只是一小会也是满足。可是父亲却从不准朝夕碰那柄剑,父亲说过,那是一柄带着血光的剑,一个女孩子怎可去碰那东西。从此,朝夕也只能偷偷的看看,却从不敢拿出来。

他叫紫阳,是朝夕的邻居,更是从小到大最好的玩伴。他们赤足踩在沙滩上,走过苍月的每一寸地方,他们共同分享一只螃蟹,只因朝夕说紫阳哥哥的东西才好吃。紫阳总是让着这个小她两岁的妹妹,在他心里,只要她快乐,他什么都可以给。就这样,她在这里渡过了八个年头,直到他的出现,这个三人组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那是一个阴霾的雨天,天空中飘洒着浓重的血腥味,望着远处山边妖兽的入侵,朝夕紧紧的依偎着紫阳,父亲拿着那把压在箱底的剑便冲了出去,朝夕追着喊父亲。父亲,父亲只是转头看了她一眼就走了。母亲在窗前低低啜泣。朝夕紧紧的拽着紫阳的手。那天雨下的好大,地面上也染了一层红色,傍晚,父亲终于回了家,他满身血污,却依然手握长剑,和父亲一起回来的,还有他,一个有着绝强眼神的男孩儿。父亲说,他是捡回来的,叫冷夜。

这是朝夕最愉快的一天,因为他终于得到了那柄梦想中的剑。在父亲回来后。不仅带回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却也性情大变,不仅给了朝夕剑,还答应要叫朝夕武功。父亲望着女儿那欣喜的脸,轻轻的叹息,孩子,你怎知道,我不让你碰它是为你好。如今,我也不能再隐瞒了。原来朝夕的父亲曾是国王的将军,因为一次不小心放走了一批半兽人,导致妖兽遍地,严重的影响了玛法的秩序,因此,国王大怒,下令杀了他。幸而牢中狱卒是他好友,才能逃出来,从此隐姓埋名,过着平淡的日子。那把剑一直跟随他征战沙场,从未离身,如今要送给女儿了,希望她能够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从此,三人跟着父亲学习武艺,朝夕虽是女子,却一点也不逊色于两个哥哥,她的一手好剑法使得徐徐生风,烈火剑法仿佛真有烈火相助。紫阳更倾心于法术,天天缠着师父教他。雷电术,激光电影都是手到擒来,他说过他一定要保护朝夕,他拼命的学习法术,只希望有天自己真的能强大。冷夜性格内敛,很少说话,从来到这里,总是郁郁寡欢,一个人默默的坐在远方,把玩着手里的折扇。父亲偶尔也陪着他坐一会儿,还教会他一些施毒,召唤神兽的道术。朝夕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亲这么厉害,什么都懂,心里便会有一点小小的得意。

渐渐的,三个人的武艺有所见长,紫阳便带着朝夕和冷夜去山里打猎,打一些野鸡和山羊,打完野味,朝夕负责把肉一块块割好,紫阳就利用火墙来把肉烤熟。在朝夕和紫阳的陪伴之下,冷夜渐渐的融入了这个家庭。他会叫朝夕的名字了,曾经,他唤她只是用喂或者干脆不称呼。朝夕也习惯了这个有些冷淡的男孩子,有时甚至有点心疼他,他从哪里来,为什么他这么不快乐,好几个夜里,她甚至听见冷夜哭着喊‘不要啊,不要杀她,娘,你快走啊。’这个男孩子心里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呢。朝夕默默的为他盖好被子, 这个只大自己两个月的哥哥,却总是那么让人心疼。

时间过的真快,就在朝夕学会了逐日剑法,紫阳的流星火雨,冷夜的嗜血术也学成之时。他们已经一起渡过了十年。此时的朝夕再不是从前那个青涩的小女孩,如今她一袭轻纱白衣,双目似一泓清水,肌肤胜雪,颜若朝华,青丝曼曼,浅笑点点,梨涡若隐若现。虽不施粉黛,却依旧清新脱俗,不似凡尘。紫阳虽早已成人,却依旧似从前那般温文尔雅,只是早已出落的相貌堂堂,俊逸出尘。一袭红装更衬其英姿。冷夜还是笑的那么少,只是那冷漠的眼神温暖了不少,特别是每次看着朝夕的时候,眼中总是充满了柔情。他俊朗的外表总是招来村里姑娘们,可他从不在意,除了朝夕。

苍月的海岸边,是他们的秘密地点。在这里,紫阳会把自己新学会的法术掩饰给朝夕和冷夜看,还会教他们一些防身的小法术。在朝夕的鼓励下,冷夜也会把自己学会的道术给大家看,他招出一只神兽,然后带着朝夕骑着它到处跑,每每这时,冷夜都会露出淡淡的微笑。他们最期待的还是朝夕舞剑,朝夕自创了一套剑舞,舞时衣袂飘飘,身姿轻盈,似蝶儿般翩翩起舞。看着两个哥哥疼爱的眼神,朝夕在心里默默的祈愿,如果时间能定在此刻就好了,如果我们能永远这样就好了。可是,事实永远不如想象般美好,朝夕于紫阳,冷夜之间又会经历什么呢?

(二)初涉玛法
就在朝夕三人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就在朝夕以为一切都会继续美好的时候,噩梦却降临到这片与世无争的净土。朝夕知道,这个世界不只有人类,还有很多妖魔鬼怪,可是在父母的保护下,却从未见过真正的妖魔。从前,妖兽都只是在远处的山林活动,却从没有跑进村子,而如今那些丑陋凶狠的东西却冲进了她们的村子。

父亲拿着斩妖剑与妖兽展开了殊死搏斗,母亲带着朝夕躲了起来,朝夕看着父亲已渐渐垂老的样子,心里百般难受,她怎可独自留下父亲,她捡起地上妖兽的魔剑杀向了敌军。紫阳拼命的在四周堆起火墙,冷夜不停的向周围的妖兽撒出毒粉,可是敌人太多了,寡不敌众,怪兽将朝夕围了起来,看着朝夕被困,紫阳与冷夜同时冲了过来。可是妖兽真的太多,一波接一波,朝夕不停的挥舞着剑,终于砍出了一条血路。她微微松了口气,就在此时,一个手拿大刀的庞大妖兽出现了,它挥舞着大刀砍向了朝夕,“小心,夕儿”电光火石之间,父亲飞身挡在了朝夕身上。

朝夕呆呆的望着躺在地上的父亲,发疯似的砍向了那巨大的妖兽,那一刻,朝夕仿佛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剑若闪电贯穿了巨兽的喉咙,巨兽应声倒地。朝夕抱起已奄奄一息的父亲,拼命的哭喊,父亲虚弱的睁了眼,艰难的再看了女儿最后一眼。抱着父亲渐渐冰冷的身子,朝夕拼命的摇动着父亲“不要走,别丢下夕儿,父亲……”

为父亲捧上最后一捧黄土,再陪父亲喝一杯曾经最爱的米酒。朝夕跪在父亲坟前,回忆往日父亲种种疼爱,眼泪便情不自禁的落下。母亲沉浸在失去父亲的悲痛中,将三个孩子叫到跟前,告诉了他们父亲一生的坚持,都只为驱逐妖兽,还玛法一方净土。可惜事与愿违,父亲虽然被贬,却时时心系着百姓。他一生都想将功补过,可惜如今再也没有机会了。说罢,母亲也忍不住擦泪。朝夕望着母亲悲伤的样子,心中万分痛苦,她轻轻握着母亲的手,“母亲,夕儿长大了,父亲没有完成的心愿让夕儿来完成吧’。”朝夕走的那天,母亲站在村口远远的凝望着,儿行千里母担忧。望着三个越走越远的孩子,母亲轻轻的叹息,终究还是要长大的。

三人从未离开过沧月,更不知道玛法大陆原来如此大。一路走一路打听,饿了就摘两个果子,渴了就鞠一捧山泉。一路爬山涉水终于来到了盟重,望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他们感叹着世界如此的大,自己就如同井底之蛙,紫阳曾经听说过盟重,这个繁华的城池,可当他亲眼所见时依然很震惊。冷夜却一点也不在意,仿佛这里就是自己从小生长的地方一样。

朝夕虽然为父亲的死敢到伤心,可是在紫阳和冷夜的安慰下,也开始慢慢的接受了事实,虽然父亲已经走了,但是自己一定要完成父亲的遗志。而如今,三人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后来朝夕想起母亲的话。父亲曾经是比奇国王的一员大将,那他们如今也只能去找比奇国王了。三人从盟重丛林一路来到毒蛇山谷,遍地都是毒蛇,一路走一路打,朝夕的剑染满了污血。经过重重艰险,终于来到了比奇省。比奇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四面环山,还临着美丽的大海。朝夕三人没有立刻去找国王,而是找了间旅店,一路的奔波,又累又困,朝夕不想脏兮兮的去见国王,三人休息了一夜,又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准备面见传说中的国王。朝夕知道,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紫阳坚定的望着朝夕,只要她的决定,他永远不会反对。而冷夜却一直很冷漠,眼里透出淡淡的忧伤。十年了,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第二天一早,三人便来到了皇宫,国王坐在大殿之上,年轻而英俊。朝夕默默的想,这个王怎么如此年轻。紫阳看着王看朝夕的眼神,心里泛起丝丝低落。冷夜望着朝堂之上的这个男子,冷冷的笑了。朝夕告诉了国王自己想要除魔安民的意愿,国王满意的点点头,站起来走到朝夕身边,轻轻的扶起她,笑着说护国是男儿的事情,何须女子上战场。朝夕望着王坚定的说,请答应我,王,让我做您的一名小将,我虽为女子,却不会输给男儿。王欣赏的望着朝夕,果真巾帼,好,就让你做朕的御前侍女。冷夜望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又熟悉的脸,心中隐隐作痛,终于,我们又见面了。

在皇宫的第一个晚上,紫阳没有心思睡觉,从小到大,朝夕这个妹妹都是自己手心的至宝,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会给,就算是自己的命,他也会给她。而如今长大了,自己却越来越爱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子,她的一颦一笑都让他痴迷。看着她流泪,他也会跟着心碎,这辈子,注定是只她一人了,可是她却那么美好,让他没有勇气告诉她,他一直爱他。朝夕望着漫天的星星,眼泪一滴滴掉落,父亲,我好想你,你在远方还好吗。女儿一定要帮你完成你的遗愿。冷夜抚摸着皇宫的一砖一瓦,曾几何时,自己还赤着脚丫在这里玩耍。可是如今,一切都回不去了。

朝夕果不负王的器重,伴王左右,与紫阳、冷夜成为了王的贴身护卫。朝夕知道,离父亲的志愿还很早,可是自己却一步步的再向那个志愿靠近。虽然自己是女儿身,也一定要坚强直到完成父亲的愿望。对于一直跟随自己的紫阳与冷夜,她又何尝不知道他们的情谊,可是现在却不是谈论儿女情长的时候。

三人之中,朝夕冷艳迷人,紫阳正直帅气,而王最欣赏的还是冷夜,这个冷酷的男子,因为他像极了自己,那般无情,那般决断。于朝夕,王给与百般怜爱。于冷夜,王给与他大将军的位子,可是冷夜却拒绝了他的意思。于冷夜,岂是一个大将军的位置可以相配的,王位,都应该是他的。

(三)为你,我愿意
与王的接触中,朝夕发现他是一个聪明睿智的人,爱民如子,总是将国事放在前面,却从来不知道心疼自己。朝夕知道,这样的王才能给与百姓安定的生活。在紫阳和冷夜的陪伴下,朝夕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战胜了,只是每一次出征都会拼命的杀敌,每一次的战争都染红了自己的白衣。可是她不在乎,如果牺牲自己能换来宁静安定的生活,她愿意牺牲。

紫阳喜欢海,在苍月的时候就喜欢,没事的时候总是会静静的待在海边。他总是很文雅,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面对朝夕的时候,他才会露出最开心的笑。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女子,这个会亲热的爬在自己背上的女子,这个会哭着说要帮父亲完成遗愿的女子,这个总是让自己心疼的女子。以前,他以为他们能够永远这样下去,他以为他们的世界不会再有其他人,可是从小的青梅竹马却不能携手到老。

那是一场惨烈的战争,也是紫阳陪着朝夕的最后一次战役。所有恶魔都出动了,他们带着无数的妖兽铺天盖地压来。一波一波的战士冲了上去,可是转眼便消失在怪堆里。妖兽一步步冲进了城墙之下。王站在墙头,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敌军,下令如果谁带兵出战,就奖励黄金万两,面对恐怖的敌人,没有一个人敢出来。朝夕拿着佩剑站了出来,王拒绝了她的要求,怎可让她孤身冒险,他绝不同意。让我去,紫阳温柔的望着朝夕。朝夕拉住他,不行,紫阳哥哥,你不能去,还是让我去。冷夜望着紫阳,别去,我们赢不了。紫阳轻轻的拥住了朝夕,冷夜,照顾好夕儿。紫阳握着骑着马站在城下,回头望了望城墙上的女子。他说过,他会保护她。紫阳带着战士冲了出去,他一面铺火墙,一面召唤着天空中的雷电。火墙烧的噼噼啪啪,一股股刺鼻的人肉烧焦的问道扑鼻而来。烧掉一波敌军,又冲上来一波。

渐渐的,紫阳有些力不从心了,疲惫的他依然坚持着,为她坚持着。他不记得身上的伤有多痛,不记得眼前敌人是自己的多少倍,他只记得他要保护她,骷髅教主转眼来到了紫阳眼前,它挥舞着邪恶的大刀砍向紫阳,血顺着心脏留了下来,终于,可以休息了。紫阳坚持着才没有从马背上掉下来,又一刀,整条手臂被砍了下来。朝夕望着紫阳痛苦的哭喊着,可是冷夜死死的拽着她,朝夕拼命的挣脱,紧咬的嘴唇溢出了鲜血,求求你,冷夜,让我去,他要死了,紫阳哥哥要死了。

朝夕发疯似的奔像了紫阳,冷夜追着跑了出去,朝夕抱住紫阳满身是血的身体,眼泪止不住的奔涌而出。冷夜用群隐身挡住了敌人的视线。紫阳艰难的睁开眼,用仅存的最后一只手抚摸着朝夕的脸,别哭,夕儿,我喜欢看你笑,你好久都没有笑过了。紫阳不停的颤抖,嘴里喷出鲜血,夕儿,其实,我一直,我一直都喜欢你,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朝夕拼命的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的。紫阳开心的笑了,他好想再轻轻的抱他一下。可是再没有力气了,最后一刻,他又看见了那个爱笑的女孩子,站在阳光下,轻轻的喊着紫阳哥哥,紫阳哥哥。


(四)其实,我爱你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一个个亲人都离我而去呢?父亲,紫阳哥哥。朝夕疯狂的砍向妖兽,每一剑都那么用力,妖兽被她震慑住,竟不敢再向前,冷夜拉住了她,紫阳已经死了,你这样也换不回她,冷夜背起紫阳的尸体拉住朝夕飞掠向城中。这次大战,虽然牺牲了很多人,但也消灭了不少妖兽,即使还残留很多,却也不敢再攻城池了。朝夕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屋顶,那个爱笑的男子,那个说要保护自己一生一世的男子,那个视自己如同生命的男子,她永远的失去他了,这多像一个梦啊,可是他真的走了,他走的那么痛苦,如果可以,她愿意承受他的痛。朝夕抱着膝盖不停的流泪,他说他爱她,可是她还欠他一个答案。

血战后,所有人都沉浸在悲痛中,很多人失去了自己的亲人。自此,开始流言四起,王的地位也岌岌可危,一个不能给与子民安定生活的王怎能受到爱戴。第一个站出来挑战王位的便是冷夜,他冷笑着说,一个不能上战场的王,一个不能保护百姓的王,有什么资格再坐王位。他握着手中的宝扇一步步逼近王,朝夕飞身上前挡住了他,冷夜,你疯了吗,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冷夜望着眼前女子,朝夕,你走开,我要和他结束我们之间的恩怨了,这不是你插手的时候。王,你还记得吗,十年前,你有一个弟弟,他叫千渊。我就是,我就是千渊。而我的母亲,父王的妃子,却被你的母后害死了。我们逃出皇宫,可是你母后还是不肯放过我们,我母妃为了保护我被杀害了,我亲眼看着母妃死在我的面前,那个时候我只有八岁,后来我被朝夕的父亲救回了家,我隐姓埋名,只为有一天能为母亲报仇。

朝夕看着眼前的冷夜,她忽然发现自己不了解他,他还是那个做梦会哭的孩子吗,可是他心里的痛却没有向任何人说过,包括她。可是王并非昏君,她不能眼看着冷夜杀了王。她挡在了王的身前,冷夜,我知道你恨王,知道你很想为母亲报仇,可是王是一个好的君主。他不能死。王推开站在身前的女子,他轻轻的走到冷夜面前,渊儿,是你吗,你还活着,我真高兴,当年母后告诉我你被妖兽杀害了以后我真的好难过,弟弟,你不知道哥哥有多想念你,可是你说什么,你说你母妃是我母后害死的,这怎么可能,母后说你们是被妖兽杀害的啊。为什么,为什么她要骗我。冷夜望着天空哈哈大笑,这世界,就是如此捉弄人。王轻轻的握住冷夜的手,渊儿,若你愿意,我即可将王位让与你。冷夜轻轻的摇头,发疯似的冲了出去,原来,自己恨了这么久的人,却依然爱着自己。

冷夜决定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他想带着朝夕一起,天涯海角。失去了紫阳,朝夕没有了曾经的坚强,原来想要打垮一个人真的很容易,在失去父亲后又失去了紫阳,朝夕的心已经麻木了。曾经,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她失去了太多太多了。现在, 她想为自己活一次。冷夜以为,没有了紫阳,朝夕便会与他在一起,可是等了好久,朝夕都没有来,眼看船就要开了,冷夜终于死心,或许,她根本就没有爱过自己。

朝夕没有告诉人和人,一个人默默的回到了苍月,她说过,她还欠他一个答案。当一切都回到原点的时候,她知道了自己内心的真爱,一直都是他,重来没有过别人。可是,现在却再也不能拥抱他。她忽然记起一个地方,她飞快的跑过去,在海滩边,有两颗小树静静的依偎,它还记得,一颗叫朝夕,一颗叫紫阳。爱,从来都没有离开,可是她的爱,再也不会给任何人,今生,只爱紫阳一个。

(五)若,爱到不爱
漂泊了很多地方,冷夜心亦释然,冤冤相报何时了。他放的下仇恨,放的下权利,却唯独放不下她。他知道,此刻的她,已不再是曾经的朝夕了。一个人偷偷的来到苍月,默默的望着海边的女子,还是那么美丽,还是那么善良,可是却那么孤单,单薄的身影让人心疼,可是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勇气走上前。

现在,终于能和紫阳在一起了,没有任何羁绊,静静的陪着他。时间太快了,十八年,如白驹过隙。忘不掉曾经,那些甜蜜的曾经。他总是在背后追着她的脚步,他总是在默默的陪着她,他总是为她解决掉一切困难。却从来没有要求任何回报,甚至连他爱她,也不敢说出口,她恨自己,如果当初,她拉住他,如果当初是她去出战,那么他就不会死了。可是如今,剩下的只有回忆,还有一句没有说出口的我爱你。

如果爱是付出,那么付出最多的人一定爱的最深。紫阳,若,爱到不爱。


上一篇: 倾盖如故

下一篇: 静默浅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