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静默浅爱

2016年05月27日 19:37:15362

静默浅爱

(一)初见,那朵美丽的小雏菊

浅浅徘徊在比奇海岸,好久没有见到离渊了。她一步一步踢着脚下的小石子,心里涌起淡淡的苦涩。还记得他说过,要陪自己渡过这漫长的岁月,可是现在却留下她一人孤单单。她轻轻抹去眼角的泪滴。说过不会再为他掉眼泪,可是越掩饰越难过。他的样子清晰的浮现在眼前,他笑着唤她浅浅,她拼命的挥掉眼前的幻像,抱着肩蹲在地上痛哭失声。原来,一切都这么快,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浅浅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子,在传奇这个繁花似锦的世界里,浅浅只能算一朵寂静无语的小雏菊。她不懂的怎样升级,也不知道装备的概念。于她来说,在封魔烧烧小白,或者去沃玛杀小怪,就是消磨时光的好方法,更多的时候,她却喜欢静静的站在魔龙城。庄园是极美的,却也是极闹的,她不喜欢。玩传奇的女子多是爱美的,穿着美丽的衣裳翩翩于人群之间。浅浅也爱美,她一直都穿着那件主宰衣。她说,那白白的羽翼多像天使的翅膀啊。

和离渊的相遇,没有那些美好如童话一样的开端。那天,浅浅依然站在魔龙城,带着小浅浅傻傻的发呆。一个穿着热血衣的男子轻轻走到他面前,你有金戒指吗?男子密了过来。金戒指,浅浅想起包里正好有一个,她笑着给了他。男子客气的说谢谢,我叫离渊。浅浅不知道他要金戒指干嘛,可是如果自己能帮别人的,她很乐意帮忙。一会儿,一行红字刷了出来,恭喜离渊获得1888点荣耀点。呵呵,原来他是要戒指点这个啊。浅浅开心的笑了,看来自己的戒指还能带来好运啊。

浅浅依旧我行我素,在传奇里,她没有朋友,也不喜欢打架,其实是她根本就不会打架。她总是孤单单的一个人走在传奇的山山水水,傻傻的笑着,岁月静好,一切安定,独行江湖,有何不可呢。只是从那天开始,她的世界有了他的足迹。还是在魔龙,还是那个场景,他又问她要金戒指。她瞥了他一眼,这人脸皮也太厚了吧,怎么还问我要。虽然不情愿,她还是把包里那枚金戒指给了他。这次他没有说谢谢,也没有走,只是的静静的站在她旁边。他轻轻的问,你叫浅浅。浅浅嘟起嘴,这人真是,没看见我身上那么大两个字吗。他笑笑说,你真可爱,我每天都要金戒指点1888,可是我要参加行会战,没有时间去打。你可以帮我打吗?

虽然不是很情愿,浅浅依然勉强的答应了他。之后的日子,她总是带着小浅浅穿梭在各个地图,连死亡棺材也天天跑,只因为那里金戒指爆的多。浅浅每天都会拿几枚金戒指给离渊,渐渐的,浅浅发现他也并不是很讨厌,偶尔在一起聊聊天,他总是很亲切,他看着浅浅的一袭主宰衣,想要给他添置一套更好的。浅浅摇摇头拒绝了他,于她,主宰就够了。忽然某一天,浅浅发现商铺里有好多的金戒指,她高兴的把它们都买了下来,买着买着,她忽然明白了,其实那家伙自己也可以去买的啊,还害的自己天天跑去帮他打。浅浅握着愤怒的小拳头,这家伙,真是坏蛋。

那天,浅浅找到离渊,他正在指挥行会战,浅浅顾不得那么多,你这家伙,明明可以买到戒指,干嘛还天天要我去打啊。离渊温柔的望着她,浅浅,因为你打的才有意义,因为你是一个能给我带来好运的女孩。浅浅生气的拂袖而去,离渊不顾行会战追了上去,他挡在她前面,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笨笨的小女人。浅浅,其实我注意你好久了,在封魔霸者,你和别人抢一个接水点,你推不动他,他把你推了好远,我冲过去推走了她,你高兴的冲上去悠闲的开始接水,呵呵,你看了我一眼连谢谢都没有说,望着你小小的脸,那时候,我就发誓要照顾你。可是你实在是太笨,你从来没有注意过我。浅浅嘟囔着瞪着他,你才笨呢。

还有很多很多的‘偶遇’,在沃玛,你安静的等着教主,你有没有发现,从来没有人来打扰你,那是因为,我一直都待在门口,谁下来我都会杀掉。浅浅,这些你从来都没有注意是吗。我一次次在你眼前走过,可是你却没有正眼看我一下。终于,我决定鼓起勇气告诉你,可是我看着你小小的样子,我怕吓着你。所有我开始向你要金戒指,这是个很笨的方法,我期待你能够注意到我。是的,这样笨的方法却正合适你这样的笨蛋。我很高兴,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浅浅,说了这么多,我只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也许你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可是我真的喜欢你。

(二)一年之约

浅浅望着眼前的男子有一丝恍惚,那些画面,那些曾经,她从未注意过这些,浅浅并非真的傻,可是传奇中的情爱,却是她不敢触碰的。这么久了,并非没有男子的青睐,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动心,而如今这个男人,真真实实的站在眼前,那么温柔,那么亲切,一瞬间,浅浅真想伸手抱抱他。浅浅淡淡的笑。离渊?如果一年之后你依然喜欢我,那么我就嫁给你。离渊轻轻的牵起她的手,为你,我愿意等。

一年,这只是浅浅逃避的借口,这个默默付出的男子并非没有感动自己,可是她不敢轻易接受他的好。也曾想,如果一年之后他依然爱着他,她就嫁给他。浅浅来到狐月,山上开满大片大片的樱花,一阵清风,点点花瓣随风而起,每一瓣都散发出淡淡的香,如同浅浅的心,轻轻的跳动着。

离渊一忙完行会的事情,便会站在魔龙静静的陪着浅浅,有时候会聊聊,更多的时候是静静的发呆。离渊希望浅浅来自己的行会,浅浅不喜热闹,笑着摇摇头。离渊想要为浅浅搞一套好一点的装备,浅浅看看自己身上的主宰,闪闪发光,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美。离渊轻轻的叹息,浅浅,我终究,还是不了解你。浅浅紧紧咬着嘴唇,离渊,我想要的,不是这些,我想要的,只是一个能陪我度过这漫长岁月的人,一个不永远都不会丢下我的人。

那晚,浅浅做梦的时候哭了,梦里,爸爸妈妈永远的离开了自己,她拼命的哭喊,想要留住他们,可是无论怎样哭喊,都换不回他们。浅浅不停的喊着离渊,离渊,我好怕。人前,浅浅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这个从小失去父母的孩子一直努力的伪装着,她告诉自己要坚强,一个人也要活的很好。对于离渊,她的爱让他感动,在他的陪伴下,浅浅以为,这或许就是能陪自己度过余生的人了吧。

一切都很好,时间过的很快,差一个月便是他们的一年之期。浅浅开始有些期待了,这个男子能给自己怎样的疼爱呢。浅浅傻傻的跑到封魔谷,她知道,要结婚就要求婚戒指,而离渊那么忙,没有时间打,那就让自己来准备好吧。浅浅一个人蹲守在同心小径,这里的有个大怪会爆戒指,浅浅等着4小时刷一次的红魔教主。蹲守了两天,终于打到了。浅浅满心欢喜将它放在仓库,想着某一刻离渊将它带在自己手上。

(三)这爱,太短暂

离渊越来越忙,总是看不到他的影子,浅浅从来没有过问,或许,他是在忙会战,或许,他是在准备着婚礼。浅浅想到离渊,嘴角便会露出小小的梨涡。可就在浅浅满心欢喜时,离渊却爱上了别人。一个穿天外飞仙的女子,一身极品装备,笑起来倾国倾城。她叫倾城,是离渊行会的,她总是陪着离渊一起打架,一起杀敌。站在离渊旁边,郎才女貌。浅浅看看自己,依旧是那袭主宰。浅浅悄悄的躲进人群之间,望着天空,就不会掉眼泪。

就在一年之期快到的时候,离渊背上了倾城的名字,看着漫天祝福的红字,浅浅紧紧抱着自己,这样,就不会太冷了吧。冬天这么冷,心也冷的没有知觉了。浅浅没有找离渊,也没有哭闹,从小到大,得不到的东西便不再奢求。只是心很痛很痛,不能给我永远,又何必要招惹我呢?

浅浅扔掉那枚求婚戒指,如今,再也用不上他了吧。离渊愧疚的来到浅浅面前,他低着头轻轻的说对不对。浅浅笑的很灿烂,笑的仿若五月向日葵。离渊,我们从此陌路天涯,你不必说对不起,因为你从不曾得到我。浅浅忍住内心的凄寒,上前轻轻的抱着离渊,从此以后,你我再不相欠。浅浅带着小浅浅头也不回的走了。

浅浅不再喜欢站在魔龙,这里有他们曾经的回忆,而对她来说,这些回忆都是痛彻心扉的。她开始一个人站在比奇海边,静静的听大海的声音,有时仿佛有人轻轻的唤着浅浅,浅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