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落颜与夜魅

2016年05月29日 01:30:59483

“你我是一株双生花,我在你看不到的心海里纠缠,做你不敢做的事情,去你不敢去的地方,甚至占有你爱的男人,我与你有不同的芬芳,弱势的那一个,会枯竭的死去,死去,死去……”

这番话近日无数次在梦境中重复,然后是狰狞的笑。落颜每次都是一身冷汗的惊叫着醒来。今天是周日,打开电脑,琪生在游戏里,招呼一下,各做各的任务。

琪生是落颜最美丽的意外。回到传奇,只是想走一遍十年前的玛法大陆,用脚印刻一份纪念册,祭奠曾经有过的青春华年。去与留之间,落颜意外的嫁了琪生,然后熟悉,然后迷恋,然后不能自持。现在,如果可以,落颜只想把琪生变成全部,无论游戏还是现实。

今天,依旧是一起四处玩玩,偶尔说说话。时间一晃到了六点多,彼此下线吃晚饭。落颜回到游戏已是晚上九点,见琪生不在,急急的洗澡。洗完依旧不敢照镜子,裹着浴巾就出来了。密过去琪生已经在线了。

落颜:琪生,我来了!
琪生:……你一直在啊
落颜:嗯,号挂着呢,人洗澡去了。
琪生:……那和我说话的是鬼?
落颜:莫名其妙……
琪生:你这个小妮子!

每天就是这样重复着,短暂的相遇,没有约定,没有许诺,偶尔也会说说暧昧情话。每个夜晚,落颜都在恐惧与寂寞中度过,张开双臂拥抱着空气,也是在感觉琪生的温度。可是现实里,半步不敢逾越,落颜惧怕这份温暖依赖有一天会毫无悬念的随风而去。
   
又是一个深夜。落颜本说去睡了,却迟迟没有下线。
琪生:宝贝,怎么还不睡?不乖呀。
落颜:睡不着,太想你。
琪生:我也是,呵呵。
落颜:我们见面吧。
琪生:忽悠我?
落颜:不是,我说真的,就这个周末,你方便吗?
琪生:好的,你想好了直接我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都没有谈见面的事情,琪生不想逼落颜的,由她自己决定好了。

周五的下午,琪生的手机突然响起,落颜的声音传来:“我在机场了,过来接我吧!”“逗我吧?”“你等一下。”落颜挂了电话,随即,一个本地的座机号码打过来。“我是落颜,信了吗?”琪生急急的驱车前往,最美的意外,即将成为最美的现实。

见到琪生,落颜只是偏着头微微一笑,神情仿佛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朋友,每日惯例的在街角路过,言语也甚少,淡淡的望着沿途的风景。

一切不急不躁的发展着,吃饭看电影,老男人如琪生,那种温文儒雅恰到好处。落颜挽着琪生的手臂,又似多年的恋人,很安静。

只是电影散场,夜晚的落颜有些意外疯狂,一遍遍呢喃:“叫我夜魅,叫我夜魅。”泪顺着脸庞滑下,琪生有点点心疼:“是魅惑众生吗?”“不,我只魅惑你一人,是你让我幻化成人,不再是那株寄生的花。”

两天的时间,琪生与夜魅寸步不离,似是再别,会永不相见。琪生心里是没底的,老男人如自己,再风度翩翩,怎有那么长远的时间给落颜一个未来。

转眼即到了离开。“琪生,了结一些事情,我还会再来的。”“傻丫头,我矛盾的,不想破坏你未来的路。”“放心吧,我没有怕破坏的东西,我也不要你的全部。等我。”

周一,琪生在QQ看到了落颜头像亮着,打过去一个亲吻的图案。哪料落颜立即下线,一天也没有见人。晚上,琪生急急的回家上了游戏,他不知道落颜出了什么问题。密过去,落颜明明在线却不回答,再密一次,就是无法查找。周二,落颜的QQ头像还是亮着,照旧一说话,就下线,晚上游戏也是如此。周三,琪生发了信息给落颜,只是一个小笑话,他是希望落颜有事情说清楚。这次,晚上游戏里落颜出现了。可是这个出现,是两人的万劫深渊。
   
落颜:你为何三天不上线,也不和我说一下?不知道我等你吗?!
琪生:……
落颜:连解释或应付都没有的?
琪生:又忽悠。
落颜:我忽悠?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琪生:我们在一起两整天,我怎么上游戏哦?
落颜:你别和我开玩笑!我没心思开玩笑!!
琪生:昏,这么闹好玩的?
落颜:明明是你不理我,还不让我问?
琪生:还开玩笑,那这两天我和谁在一起?
落颜:你和哪个女人在一起都无所谓,但是你不要让我等啊!
琪生:……
落颜:看来你是不想解释了,这样吧,到此结束吧。
谈话到此,琪生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
琪生:明明是你来见我了,怎么回去就失忆? 
落颜:我去见你?!我在这里,我什么时候去了!
琪生:实在是无语了,你搞什么?你提出见,也见了。如果发生的事情,你不愉快就说,没必要这样!
落颜也糊涂了,怎么真的像见过了!
琪生:我把趁你睡着用手机拍的照片给你看,不会不认识自己吧?
落颜:好,如果你逗我,你等着,再也见不到我了!

就在QQ图片传过来的刹那,落颜呆了,果然是熟睡中的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酒店房间!
怎么会,怎么会?难道自己神游了?!这个周末一直和朋友聚会逛街,都是真实的啊!可是见了琪生的这个是谁?

落颜想起了那个梦境,似乎还有一个声音:“你对着镜子微笑,闭上眼睛再睁开,你看到的是你的笑。你再笑,再眨眼,第三次的时候,轻轻睁开,你会看到另一个你。你们完全一样,对着镜子诡异的笑。”

落颜连洗澡都不敢闭眼睛的,更不敢试梦境中的这段话。这个夜晚,却神使鬼差的来到浴室镜子面前,轻轻一笑,闭眼睁开,是自己,再笑,闭眼睁开,还是自己,第三次,笑,缓缓 的睁开双眼。啊!!!一声尖叫,落颜看到了一模一样的另一个自己,对着镜子似有轻蔑的笑。

“谁,你是谁?!你是谁?!”落颜,歇斯底里的叫着,毛骨悚然的战栗。

“我是夜魅,你的双生花。每一个女人都是一株双生花,肉身的强大,能把另一个压制在身体里,偶尔的邪念,与矛盾挣扎,都是她在逃脱。而你,太弱了,所以我轻易地挣脱开,爱你爱的男人。我可以得到他,知道吗?也只能拥有了你的男人,我才会永远的幻化成人,你会枯萎,会凋谢,会从这个世界消失,剩下的只有夜魅!”

夜魅在狂笑,落颜刹那崩溃。双生花,不是该互相怜爱的吗?怎会如此。

琪生再见的,永远是夜魅。夜魅去了琪生的城市,进了一所有古老历史的大学,在空中弥漫着电波的校园里,或踩着窸窣的落叶,或踏过纯美的冬雪,周一至周五认真的听课,周末与琪生像对小夫妻。琪生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夜魅没有落颜的隐忍,没有落颜的忧郁,她是个妖娆、热情、诡异的女子,有无尽的快乐。

只是即将消逝的时光里,落颜会想,如果肯放下无谓的思虑冲开游戏去见面,那现在,与琪生静好的,不是异类的夜魅,而是自己。最后一次站在土城阴冷的天空下,落颜再也没有机会告诉琪生了:如果,我没有遇到你,我永远不会这样痴迷,在别人拥有你的刹那,我枯萎了,永世不再展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