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我不是一粒自作多情的米

2016年05月29日 01:31:19419

不开心的时候,笑笑喜欢绕着庄园一圈一圈的跑,人群中,她找不到哪里可以停住脚步。这个凌晨,笑笑又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圈,她心里堵得慌。堵得慌是个什么感觉?好像形容不出来,可是又憋屈的难受,想哭想大叫甚至想喝醉。

让笑笑堵得慌的,是个男人,一个张口闭口都是你随便吧的男人。不是好哥们,你凭什么这么不客气,亦不是小情人,你凭什么如此薄凉的态度。笑笑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中了哪门子邪,一出口不噎死人都不算说话。

可是笑笑一直在期待,从相遇都在期待能有那么一刻,那个男人垂下眼帘,温柔的看自己一眼,哪怕只有一眼。

扔米的那个晚上,笑笑莫名的心烦,在这个无爱无恨无欲无求的虚拟世界,忽然有寂寞的错觉。一包袱加一仓库的精制米,是笑笑准备给自己浅酌微醺用的。可是酒未饮,人先熏熏然。十二点满是递交等级酒的人群中,热闹的老板娘身边,各种米各种酒曲散落一地。

天涯,就是这时候出来的,挤过疯抢的人群,不紧不慢的走到笑笑身边,一边交易自己唯一的“战果”,一边对笑笑打了句话: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笑笑扑哧一乐,所有的寂寥哀伤瞬间全无。

天涯,还算是个漂亮的号,虽互不相识,至少没杀过笑笑。笑笑亦是那种很简单直爽的女孩子,她以为有男人如此,就算不是示好,起码也和自己一样不讨厌。

笑笑主动张口入了天涯的行会,说了自己的来由,大家亲昵的送笑笑外号“一粒米”,简称米粒。笑笑很受用啊,乐颠颠的跟这群新朋友打打杀杀,自然也少不了天涯这个领袖人物。会里人都看出来了,笑笑是冲着天涯去的。

说到天涯,笑笑总是头疼。初始的那一句玩笑,完全像是另一个人说的。天涯对笑笑有一点点好,适宜的用物,更新的玩法,会教她。可是又似乎不远不近,不止游戏外多余一句不谈,就连笑笑两难的选择,他也总是你随便的态度,除了游戏的必需,其余皆与他无关。

这在笑笑,是有点小恼火的。既然大家都看出自己的心思了,天涯又是你主动跟我说的话,现在这番态度算什么嘛。笑笑突然想到了碉堡,天涯就是那座坚实的堡垒,本来无任何乐趣可言,却偏偏难以攻克。既然如此,我虽幼小却抗压的心灵就前仆后继直到你投降为止。

笑笑突然温柔起来了,行会战绝对看不到她笨的要死却积极主动的身影。每次大家喊她,她都会假装弱弱的说:寂寞烟花中。至于多么寂寞,笑笑也不忘调侃一句:你们懂的。

是啊,谁都懂的,但凡女孩子遇到类似爱情的东西,都是有些头脑发热的。

从此,一介弱女子的酒里掺了情爱,大药里捆了关切。巴不得,这座碉堡每次战事归来,自己都能修补一番,此堡垒不能被外人摧毁,必须亲自攻克,看他轰然炸裂,温柔塌陷。有一天,能轻轻的唤自己一声笑笑米粒。

笑笑沉迷于自己肉麻的小思想中津津有味,对天涯也是越来越腻歪了。一日三次早安午安晚安,一日三餐多吃菜多吃肉多吃饭,一日三时烟花中大药酒材书页。很不浪漫很不浪漫,但是真切。

直到这次天涯说闭嘴,之前会里公屏每日都有调侃他后援力量强大的口水戏。天涯是真的发火了,除了吼了一声,还密了笑笑:你想怎么玩怎么玩,别来对我多情。然后不留一秒的余地,立刻下线。

笑笑顿时哭了,这么久,不管他说什么爱怎样怎样,不管态度多么蛮横无理,不管接到酒水大药多么冷漠。笑笑都依旧是笑笑,笑的出,忘得快。可是这次,在会里一群哥们姐们面前,自己好尴尬好伤心。

于是,在这个凌晨,庄园兜兜转转之间,笑笑哭着顿悟,自己不是一粒米,丢掉拾起那么简单,没有人值得自己浪费青春韶华的好心情去讨好。


上一篇: 落颜与夜魅

下一篇: 静之雪崖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