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我的青春之浮生若梦

2016年05月29日 01:34:17555

真真切切的,在过往所有文字里,没有自己的故事。不论哪一篇的悲情,若给我承受都是无法承受之重,所以小小的恨自己,用词藻堆砌出的忧伤引了多少红颜泪。

当今天要提笔写青春,我才感慨十二年传奇路,属于自己的故事太多太多。某段特殊时光里,一群给我鼓励给我坚强的朋友都值得写。某段薄凉岁月中,一个人传奇一个人走就算凄楚也依然惦念。某瞬凌乱梦境时,打打杀杀的还是多年来熟识不变的传奇画面怎能不感慨。某种执念情怀下,用十二年时间去固守这一扇大门,只要会打开,我都在。

十二年,已不能如串珠般细数所有回忆,那片片断断星星点点,我能在笔下采撷的只有斑驳,用零星文字三两故人,写最真实的寄予热血传奇的青春岁月。

十二年传奇,回望青春如一斛清酒,我不知我醉在哪里。

听到朋友讲最多的,大爱传奇来自于PK的激情,兄弟的友谊,传奇在于你和我一起。但是,对于不怎么强悍的我来说,十二年传奇,有一半的路是自己在走。曾经写过的故事里,虽不是经历的情节,但多少会带一点自己的情愫,经常会写到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那可能有我的影子。

喜欢一个人打怪,无论是在哪个年代,无论是经验升级还是活动升级。初遇传奇,当所有人都在组队烧猪,那个小小的我,只会在白日门抗衡天狼蜘蛛一个又一个小时,不懂怎么密人,只能在白日门城和丛林迷宫间跑来跑去。那时候掌握的唯一技巧是自己研究出来的,把天狼蜘蛛拉到右下角走一步卡他一步,不然我会黑白。

就这样,在同学偶尔的带领下,用不属于自己的一个角色,不言不语的电了3年蜘蛛,没有朋友没有行会,更不知道沙巴克为何物,但是我真就喜欢了,那时候做梦都是天狼花吻。所以走到今天,十二年本该是个老练的玩家,可是依旧懵懂,都不禁怀疑自己的智商。

十二年传奇,回望青春如一杯清茶,七泡之后仍有余香。

曾经在某段回忆里也有轻垂眼帘的时刻,以至于我学会了很多描写那一类男人的词,诸如成熟稳重,温文儒雅、老而弥香。我庆幸在传奇里他是第一个遇到的人,用长我十年的阅历教会我很多人生。十年光阴之差,曾也轻念: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只是叫我再写过往的故事,我竟一个片段也回忆不起来,我不念旧,不知这是缺点还是优点。就算曾有青春年少不淡定的时刻,就算曾有年少青春排山倒海的心情,到下一秒,我都能抬手抚平,用看似成熟的心智做到波澜不惊。

曾经听他说过,七泡之茶,直到今日我未懂,若是经年不再联络的人是否还会有余香。

十二年传奇,回望青春如一首清歌,不需刻意记的旋律。

我看亲情最重,那是不需要割舍也无法割舍的血脉相连。只是还有一种情,是亲人之外可以尽情表达挥霍汗水泪水的至交。十二年传奇路,收获最多的,是朋友。

曾经,在离开五湖四海,回到老区时,我写过一篇点名的日志。可是我点到的人,很多看也看不到。我只能承认自己某些时候是薄凉的,当一切归于平淡后,懒懒的不再说话,甚至丢失了联系方式都不知道。

可是十二年传奇,那么深刻的青春历程,一个个人物,就像扣环,把我连接的完完整整,不论何年何月,我不用刻意在脑海里搜索,真就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歌,不经意间哼唱。

我有一个美丽的师傅晓,她带我离开一个人的世界,让我懂了传奇其实是人与人之间在交流。她总说我该找个依靠,陪我一起玩不寂寞。可是她不知道,现在很多独立的个性和不违背的原则都来自于她的潜移默化。至少我从不把传奇当一个游戏,角色不是给我肆意发泄的,良好的品格在哪里都很重要。

曾经写的黄泉碧落,故事虽是虚构,但那里霓裳一句话:“除非我黑白了,谁也别想动你。”出自义气豪情的赫拉之口。那时候我很脆弱啊,赫拉真的像侠女一样,突然来到我身边:“受人之托,带你玩,保护你。”所托之人是师傅,真就感觉是进了武侠小说的世界。

还有几个贴心的姐姐:漂亮优雅大方在异国他乡拍好风景让我眼红的清昕姐狐狸娃娃,古典美貌才华歌喉具备曾经的月缇如今的雪漾姐,美丽热辣洒脱真性情的满满姐杨乖,在曾经五湖四海的岁月里她们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教我什么是爱情怎样吸引帅男们的眼光,可惜我这个不成材的,到最后都没有一次好意思过。

还有那一群带阿珂战斗升级的“领导人”,从主席到部长,我们有自己的地盘,在侵略与反侵略的路上,一个小法师渐渐长大,从PK技术极差,疾光电影刺啦的虽积极却没有准心,走位很糟糕,大道士郭小彪跟在后面干着急加不上血,到后来,第一次红名极品偃月加诅油价尚高却丝毫没有可惜反而是兴奋。在写这篇文章前,又一次翻看了战团成员人妖甜甜制作的视频,我该谢谢他们,用战团兄弟姐妹保护对象万千宠爱来说我。在曾经身体健康最低迷的阶段,是他们用喜欢的笑语来安慰我习惯性的哀叹,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等我,关切我每一步行程进展。

有些感觉,就算能表述出万千话语,也无人能体会到那时的心情。会记得2009年12月18日,赶了飞机晚上到家,只为参加IS里那个生日party,那是沉醉大叔操办百区师傅疯癫还有一众姐姐们的心意,在那个时候,所有朋友说的最多的话是,阿珂,你赶紧下线睡觉。我还记得MC叫我发表感言的时候,我真在IS里哭了。到今天能坦然面对健康的问题,却怀念那时候的真心感动。

还有很多很多给我深深感触的朋友,可是今天的篇幅我只能写故人,他们或许离开了游戏,或许失去了联系,但是青春岁月里我们真的一起哭过笑过。

十二年传奇,回望青春如一阙清诗,淡念间无声的滴泪。

岁月总是匆匆带走我们不想割舍的,那是悬崖上的一株枯树,承载不了青春渐渐丰厚的重量。若还能称作青春,我不愿低头看到万劫不复苍老的深渊,我不愿力透纸背以浓墨重重的渲染。

悠然天地间就算时间如白驹过隙无法停驻,我亦愿传奇是那首亘古流传的清诗,我念,吐露唇齿之间,我不念,有泪划过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