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纠结

2016年05月25日 15:06:56439

结束了与林子的过往,童童赶赴新区,也许,新区的天地,会让她重生吧。这个念头,不是没有,却也没有说出,仿佛一经出口,就会烟消云散,不会实现。

重生,在童童看来,是埋葬过去,重新开始,比如,遇到一个人,和他好好开始一段没有阴霾,只有晴空的感情。这个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要像从前和林子那样的纠结不堪,身心俱疲的交往。

童童换了名字,以为这样就可以顺利地踏出第一步,事实上,这样一个入场,也的确简单明了,她是谁,谁是她,除了自己,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样的秘密,在她看来,仿佛是自己的一个退路,只要不是被逼到绝境,决不肯说出的。

她早早为自己准备好装备,于是在其他人还在做装备或是开箱子的时候,童童显得有些无聊。鬼使神差,她建了一个小号,名字是自己老区的,后来她想,自己一定是疯了,不允许任何人认出自己,不是底线吗,怎么自己如此轻易地就越了这个界呢?不光如此,她还刷起了红字:找师傅,45级以上的,谁能第一个找到我,我就当他的徒弟。

那时刚开区,45级以上的人本来就少,密她的人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叫做无悔。他找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还是在童童的提示下,才在比奇的魔法师之家找到了她。
童童说,我不会出师的。他说,没关系。
她心里不是不疑虑,他这么高的级别,却花费半个多小时找一个小号作徒弟,而且这个徒弟还是不会出师的。她有些怀疑,他是老区认识的朋友,但是他的回答却并非如此。他很早以前玩过传奇,几年之后,重新回来,却一个朋友都没有了。所以他愿意花费时间来寻找她。

他的回答消除了童童的疑虑,拜过师之后,他说要回庄园开箱子,等升了级再陪她玩。因他说了,自己没有朋友,所以童童时不时地跟他聊上几句。
当天晚上,因为童童的好强和任性,她和另一个女孩起了冲突,两人激烈地吵架,在这当儿,他踢了她,她看到了系统提示,但是并没有在意,毕竟不过是萍水相逢,谁也没有谁的背景。

第二天,童童心情不好,和朋友在魔法师之家发呆,不知不觉,童童聊到自己前一日拜的这个师傅,她说,不知怎么师傅把自己开了,亏自己还照顾他没有朋友。朋友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却惊讶极了,反问,你知道他是谁吗,他还没有朋友?朋友含混地告诫童童,以后不要再靠近他。虽然纳罕,看到朋友不愿多讲,她也就作罢。

隔了一日,朋友才问童童,林子来新区了,你知道吗?童童截住朋友的话头,不愿再提及那些前尘往事,包括这个人。晚上,另一个朋友J有些事要向童童证实,而这些事是关于童童和林子的。她找朋友转告林子J找她的事。从朋友处回馈来的答案是,林子不愿管童童的事。无奈之下,童童要来林子在新区的名字,而这个名字让她大吃一惊--原来,林子就是小号的师傅!

这实在太过混乱,以致童童连问两次:你确定是这个名字吗?

童童M过去,对于拜师的事,她只字不提,她只是告诉他J找她的事。而林子的回答很绝情,虽然最终他告诉她解决这件事的办法,她也照做并解决了事情,但是,童童仍忍不住发了脾气,她骂他,一字字,一句句,带着怨气和委屈,更多的是愤怒,他不回复,仿佛也没有看到。后来,童童想,恐怕,他早已将她拉黑了吧?

这样的事情之后,两个人就算余情未了,也再难交集,童童发誓,再也不跟他讲一句话,绝不在有他的地方停留一秒钟。只是她没有料到,决绝的姿态很容易做出,自己的心,却永远难以掌控。

只用一天时间,童童就和老区来的一个朋友结了婚,很突然地结了婚,婚后的日子,天天就那么平淡地度过,仿佛之前燃烧的太过猛烈,此刻繁华落尽,童童收敛了小性子,开始学习作一个温婉安静的女孩,刷红字、吵架、发脾气,统统都被她滤的干干净净。两个人打打书,和朋友唱歌聊天。这一段时间,是平静而幸福的,至少在童童看来如此,虽然和林子在一个区,但他的影响越来越小,起码她可以直面他的存在,看到他不会不安,面对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这样的平静一直持续到那天,童童正和老公在庄园玩,突然看到月老的一行红字,而红字的男主角不是别人,正是林子!如一粒子弹,倏地击中了童童,她这才感到心里隐约的痛,并不尖锐,似乎轻易就可以忽略,只是它很持久,笑着也痛,哭着也痛,闭上眼睛在痛,睁开眼睛还在痛。

已然如此,朋友又M过来问她,看到林子结婚,也不祝贺一下吗?
童童一行红字随手就发了出去,祝林子新婚快乐!
只是,她没能将这洒脱坚持下去,借口那天正是情人节要出去玩,童童逃也似地下了线。她关了电脑,打算将这余下的黑夜,交付给睡眠。夜里1点的时候,有朋友打电话借她东西,要她上线。

上线之后,童童小心地环视左右,庄园管家旁边,是林子经常站的地方,这时候却没有他的人影,只是还能看到朋友祝贺他新婚的红字以及他的道谢。从他结婚的那一刻起,她开始不习惯站行会基地,因为这里能看到林子和他老婆面对面站在一起。能看到的都是怕看到的,童童选择去天庭PK。她不肯承认自己在逃避,抑或在发泄,她骄傲地微扬着头,依然是美丽的公主。

情人节的第二天起,童童的老公因为一些事,上传奇的时间更少,与之相反的是,她越来越多地看到林子和老婆在一起。看到了,她就跑开,远远地跑开,只是再远的距离,心也是痛的,短短几日,她身心俱疲。

童童再一次选择离开,她会很快去新开的区。他要玩,她祝他开心,但是以后,她希望不再与他同在一区,两个人,真的需要一个了断了。


上一篇: 品秋香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