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2016年05月25日 15:07:20451

不管我是否承认,我的心里始终有一个结,就算我自欺欺人地视而不见,那个结,始终横亘在心里,既不能忘怀,更不能触碰。

于是,每一个夜里,每一条路上,若是碰到一个白衣飘飘的道士,我会默默叹息,那些时光,那个人,竟那么轻易地刻进生命中,然后转身,丢下我,越走越远。

他始终在我的视线范围,就算他在这个游戏里走了又来,来了又走,他只将这游戏视作游戏,而我,却庸人自扰地加了太多内容,累人累己,徒增烦恼。他这次回来,我终于没有忍住,问:这次打算玩多久?
他笑,眼里却是淡漠,谁知道呢,看看吧。

于是,再一次跟在他身后,他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他不在,我只有发呆。有人说,这样的女伴最容易被抛弃,男人很少愿意与这样的女人相处--他是她的全部世界,而绝少有男人肯负担这样的重托。我懂,我全懂,在劝解别人时,也可以滔滔不绝说上很久,只是换到自己,一切都化作天边浮云,和自己没有半点关联--我喜欢,我愿意,仅此而已。

整晚挂着,等他上线,然后喜孜孜地跑东跑西,他还会责备我的不思进取,是啊,就算他是重新玩的号,也比我这千年老号级别高装备好了。可是,这有什么呢,只要他在,这里就是桃花源,若他不在,再繁华,也等同荒漠。

这些心思,他懂,只是不肯回应。
他的不回应,我懂,只是贪恋不肯放手。

选择厮守,不一定用情深,也许是惯性,也许是习惯。轻易挥别的,却一定用情不深,否则,天涯再灿烂,少一个身边人,又何尝不寂寥。
他走了,只淡淡说一句再见。我含笑送别,挥手,转身看到苍月永不澎湃的海水,似乎暗藏着激流。
玛法大陆上,再一次少一个他存在,于天于地,都没有分别,有分别的只有我一人而已。

深夜,奔跑在丛林迷宫,疯长的树就像疯长的想念,终于到了死胡同,密密的树林没有出口,一只剧毒蜘蛛悄无声息地靠近,咝咝吐出深绿的毒汁,我微笑看着,直到身体变绿,一点点变得贫血,这过程缓慢而冗长,没有解药。

并没有想到会遇见什么人,但还是遇到了。
嗖地一声,身边多了一个人,道士,白衣飘飘,扬手撒下治愈的光环,叮叮当当,像是一段风铃。我的心,怦然一动。
他好笑地说,美女,一个人看风景?
我不语,闭上眼睛,想象这是他,这是他回来接我一起走。
这人又说,看你也蛮寂寞的,不如和我结婚吧。
结婚?结婚!为什么不呢?!

结了婚,我才发觉这个人居然是个战士,丛林迷宫的偶遇,不过是他从朋友处得了一个治愈戒指,于是乔装道士,好玩来的。看着眼前人一身戎装,粗线条、大咧咧,我突然笑了,笑的弯下腰去。
就这样吧,从此以后,玛法大陆上少了一个他,也少了一个我,少了一个白衣飘飘的牵挂。就这样吧,开始新的传奇,不谈清,天高云淡。只是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心中微微作梗,仿佛那个结,在逐渐收紧,慢慢窒息。

老婆,来,你喜欢,这个治愈戒指送你当结婚礼物,来仓库!
我向仓库奔去。


上一篇: 纠结

下一篇: 他﹒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