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难忘闪亮的日子

2016年05月29日 02:00:29556

悠悠12载,回首也许不过几个瞬间,细数起来,却如水滴之于大海、叶片之于森林,隔着那么多的往事,或开心或平静的日子,如阳光照耀下的涟漪,闪着细碎的流光,闪闪烁烁,印满了难忘的痕迹。

早年的传奇,法师之间的相识,有相当一部分缘自组队练级。那是2003年初冬,为了40级美丽的霓裳羽衣,我没日没夜冲级。每一天早晨,自己超好药,喊白字组队去炸骨魔,由此认识了Y。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不会明白,虽然是炸地雷,也是要讲究配合的,怎么引怪,怎么从怪物群中绕回来两个人紧靠在一起,蓝炸没了怎么回蓝,甚至谁超药,谁捡垃圾,在现在看来,也许都有些稚嫩的好笑,但当时,每一个法师,都是如此艰难地走过来。

和Y的配合很默契,两个人都是31、2的等级,都是垃圾装备,所以炸牛洞是万万驾驭不了的,于是去骨魔,好炸、怪多,只是骷髅弓箭手在一旁放冷箭,让人比较让人恼火。升了几级,才开始去牛洞。

到底是号小,无数次引怪把自己困住而无奈飞走,甚至刚下来引好怪物站在一起开炸,就被圈外的牛法师电死,或是被怪堆里的牛将军敲死,爆一地超蓝。而幸存者因也是包袱满满捡不起来,只能无奈地望蓝兴叹。如此艰难,仍然是越来越接近梦想,离40级越来越近。

这期间,Y是我最好的练级搭档,炸地雷的间歇,两个人开始闲聊,也不过是些关于传奇的事,比如评价装备的优劣,或是打装备的地点之类。他的级别比我低2级,血少,却无畏,在我要戴魔血套才敢下牛洞的时候,他顶着150的血,怪物中穿梭,经常被打得剩下十几点血而硬撑。

40级,本是我一个人的梦想,Y却视若自己的一般。那天是在骨魔练级,最后一堆怪物炸完,我已迈过了梦寐以求的40大关。两个人立刻回城,碰到有人卖霓裳,他毫不犹豫地拿出仅有的一对紫碧螺中的一个,交给我,让我换我梦想的衣裳。

第一次穿上霓裳,那份欣喜我永远都记得——绯红的裙裾,描着金色的绣线,若是跑动起来,仿佛闪着流光的一段霓虹,让整个心情都闪亮起来。很多天我都沉浸在这份喜悦中,没有心思练级,只在各地图之间流连,着迷地看着在玛法大陆上奔跑的小小的人儿,她是我,是传奇中的另一个自己。

那时Y还是高二的学生,这也是后来我才知道的,他说怕我嫌他小,不和他一起玩。高三整整一年,他没有来,作为朋友,我也告诫他不要再游戏,好好学习准备高考。

Y高考之后的那个暑假,我们都换了战士号,最热衷的是几个朋友一起在苍月书店里练PK,走位、跑位、卡位,隔位刺杀、双烈火。那时各职业的操作,还是非常讲究手法和技巧的,我们为了成为个中高手,而乐此不疲。

那是一个很开心的假期,也因为开心而过的飞快,他动身去大学报名前的中午,在苍月首饰店里为他送别,一再地珍重,一再地惜别,仿佛都知道,青春年少的好时光,就这么不着痕迹地滑过去了。

虽然回想起来,种种细节仍历历在目,但到底也是八九年前的事了,如今Y早已走出大学进入职场,某日在相册中看到他身着正装的照片,眉目依旧是少年的模样,神情则多了社会和生活所赐予的成熟干练。

时过境迁,也许已经没有人能理解当年那件霓裳对我的意义,正如,没有走过传奇之旅,亦无法领略这条路上随处可见的难忘的记忆片段。难忘的是事、是人,还是彼时的心情,我无法分清楚,亦无此必要,我只需记得,在传奇中那些无数个闪亮的日子,将它们连缀起来,就是一幅美丽的珠帘,挂在记忆的窗上,闪烁星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