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海誓山盟总是赊

2016年05月29日 02:01:58590

曾经的烽火台,等待解绑的时间,落落丝丝茫然。穿梭的人群中,曾经熟悉的,曾经陌生的,都已是故人,江湖从来不是自己的江湖。还好,只是游戏,任玛法的风再凛冽,也不知寒冷。试着回忆,自己曾以怎样的姿势,怎样的心情,站在那里,静静的,小小明媚,小小忧伤。只是3分钟,把打开的密保攥进手心,落落小退,大退。

最后都是最初的明媚温暖。

若你在某年某月的某个十七号,恰好经过玛法大陆,若你看到一句红字飘起:“天涯,你愿意娶落落吗?无论贫富、疾病,无论和平、战斗,无论热血传奇有怎样的变迁,不离不弃。”若你看到那句“我愿意”毫不犹豫的刷起一次又一次,你或许也会被打动。

于是,落落执念那场婚礼,盛大繁华的那么不真实,犹如自己只是一个过客。所以后来,当誓言轻易改变的时候,落落说,那是谁许谁的永远呢?反正与我无关。

传奇,若真的只如初见,如初见的明媚温暖。

某个冬日午后,落落慵懒的赖在电脑前无所事事,突然传奇显现脑海,曾经自己的十七岁,那段刀光剑影的时光,回忆的痕迹越来越清晰,于是下载建号。

几年过去,落落已记不起哪个地图哪个怪物,想来那个时候,连句话都没说过,朋友更是没有。于是,一级小号,都忘记杀鸡可以有经验的,径直冲向比奇城,一路坎坷,跑步都会掉血的尴尬。

被群兽围住的时候,落落有点哭笑不得了,半兽人在记忆里没这么厉害的,没想到这个号一出生就要死于非命了。刚准备闭眼接受黑白,一个穿着漂亮衣服的男人落在身边,如果不是他使出了那招喜欢已久的狮子吼,落落都不知道他是战士。

那件漂亮的衣服叫雷霆战甲,有一对忽闪闪的翅膀。后来落落结婚的时候,没有红妆,只是穿了同一个级别的光芒道袍,虽然那时已经过气,但那是传奇里,她最喜欢的一件衣服。

吼住了半兽人,落落客气的谢谢。天涯淡淡的说,顺手而已。落落有点丧气的垂头低语,我忘记怎么玩了,能教一下吗,简单的教一下就好。这对落落已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会不会叫人误会呢。而后很多年,落落也一直与天涯保持这种不好意思,坚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虽然后来天涯怜爱的说,你强大的自尊心总是与我强大的保护欲望相冲突。但是落落从不觉得自己是错的。

落落确信开始是很明媚的,天涯只差手把手的教自己了。若能在游戏里,耐心的一字字敲出来每个细节,该是最温暖的男人吧。天涯把自己当成了孩子,就连责怪都是清洌中带着甜的薄荷糖味道。

落落很享受自己不高的级别,因为走到哪里都有天涯在前面狮子吼。跑任务的每条路上,无论死亡山谷、霸者大厅还是地下宫殿,每一个怪群都会把自己杀掉,所以只要在线,落落与天涯就是形影不离的。从1级到22级才一次任务而已,落落由开始的欣喜,变到不喜欢做任务,才不要那么快到60级,不要做大道道。

天涯是着急落落的级别的,他的女人一定要漂漂亮亮。这个小女子,时而如小鹿般惊吓着跳来跳去惹人怜,时而如孤鹭一样桀骜不驯让人无法企及。在那个时候天涯是爱她的。可是传奇里的爱情,那么虚幻,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一种如果,如果我爱你。

在这个如果还成立的时候,天涯把落落当成唯一的宝贝,给落落最快乐,最温暖,最深情,最美好。以至于落落每次回望都只能惊叹,前尘亦如镜花水月,海市蜃楼,想摸都摸不到。

想到这里落落哭了,那么多那么多细节,如果今天知道永不再见,该拿笔一字一句的记下来,留在回忆中,温存也好,怀念也好,黯淡也好,悲伤也好,怎么都好。

天涯最后是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只是某天突然不再上号,一句解释也没有。落落不愿去想为什么,不管何情何因,海誓山盟总是赊,只应了一时的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