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我站在原地,等你回来

2016年05月29日 02:02:39468

我站在原地,等你回来

浮华半生,忽又见你身影,急急马蹄驰来,你轻轻的唤我浅浅,瞬间泪水已决堤。等了这么久,你终于回来了。望着那熟悉的脸,伸手想触碰那忧伤的眉,刹那间,一切都消失了。拼命的找寻你,却只留下自己孤单单的影子。蓦然醒来,原来只是个梦,望着电脑上自己依然孤单单站在庄园的角落,心里便空落落的,十年了,我一直在等你,只为你说要陪我直到老去。

传奇刚开区,我便拿着小木剑,跌跌撞撞的走进了这个新奇的世界,看着拥挤的人群,一个人呆呆的不知道做什么。便整日在新手村砍鸡,偶遇稻草人也要避之,可即使小心翼翼,也会瞬间黑白,直到学会了第一项法师技能大火球,才敢与之抗衡,渐渐的迷恋上割下一块块肉去卖钱,听着金币叮咚跑进自己包裹的声音,心里便会有小小的成就感。值到你的出现,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爆掉了陪伴我已久的那把乌木剑,也带走了我那颗寂静已久的心。那时的我还不认得你穿的衣服,只是不同于我们的布衣,你握着那把大刀一个半月就把另我黑白了。再上线便迎上你愧疚的笑脸,你微笑着说要陪我十万金币。看着你诚恳的言语,我突然觉得很温暖,这么久了,你是第一个给关心我的人。我默默的记住你的名字,君临。

那日起,我的传奇就不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了,我的身边站着高大的你,你笑着说浅浅,,你太小了,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吧。我抬头看着你弯弯的眼睛,心里便暖暖的。在你的保护下,我渐渐的变的强大,雷电术,火墙,我都能应用自如。你总是静静的跟在我的身后,跟着我跑任务,跟着我游荡在传奇的山山水水,我笑笑说我十八岁,你皱皱眉说你已经三十了,叫你叔叔吧,我撇撇手戏谑你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你野蛮将我撞在墙边,温柔的看着我,小丫头,以后再欺负叔叔,看我怎么收拾你。终于,我还是没能叫你叔叔。

我说下个星期是我的生日,是我满十八岁的成人礼,你笑着说浅浅终于长大了,你问我要什么礼物,我摇摇头,我什么都不要。其实我还没有说完,君临,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你陪在我身边。你要了我的号,笑着说会在我生日的那天给我一个惊喜。直到我生日的那晚,你告诉我可以上游戏了,在看见自己一袭红衣霓裳的时候,我依然有不小的震惊,我知道这是全区唯一的一件霓裳,我看见过第一女法师穿过的。君临让我去比奇雕塑旁看看,第一女法师胭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我的雕塑第一女法师浅浅。虽然我不在乎装备级别,可是想着君临日日夜夜为我苦苦的少怪升级便会心疼,我笑着说君临,我们去结婚吧。

当你牵着我走过同心小径的时候,当你跪在我面前求婚的时候,当你拥着我说要给我永远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如果可以,我希望时间能定格。看着漫天的红字,看着漫天的花瓣雨,我轻轻的依偎在他的怀中。你温柔的看着我,浅浅,其实从第一次见你我就爱上了你,从前我不相信缘分,现在我相信了,因为遇见你就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的缘分,看着你安静的脸,我的心也会安定。我说过我会保护你,如果可以,我想陪着你直到我们老去。

我传奇最美的那段回忆,是你陪在我身边的日子,我像小尾巴一样跟着你,我喜欢这种感觉,我喜欢看着你的样子,或许曾经年少,那种太甜腻的感情太过幼稚,可是你却从不曾嫌弃我累赘,你总是把我护在身后,不让怪伤到我,你笑笑说,浅浅,有我在,不用你动手,你站在那里保护好自己就是了。那时不知道,自己如此的依赖以至于后来什么都不会,我还傻傻的以为,只要你在,就什么都不怕了。

你离开的那天,笑着说,浅浅你要乖,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保护自己啊,我会让会里的兄弟照顾你的,还有就是要好好的吃饭哦。看着你关切的眼神,我撇撇嘴角,干什么啊,不过出去几天而已啊,笨蛋,怎么搞的跟生离死别似的啊。你温柔的笑,我的号,你先帮我玩,我回来再陪你啊。记住啊,要等我啊。如果我知道那是和你的最后一次见面,我绝对不会放你走,可是我不知道,可是我不知道啊。

细数着时间,一星期,一个月,你还是没有来,我想找你,可是怎样都找不到。我害怕起来,为什么,你不回来找我?君临,你不喜欢浅浅了吗。可是我依然天天上线,天天带着你的号做任务,带着你的号静静的站在庄园,没有人知道,君临不在了,只有我知道,君临走了,离开浅浅了。我强撑着两个号的级数,我不会让你的装备或者级别低于别人,我没日没夜的帮你练级,我努力让你穿上最好的装备,而我依然衣袂飘飘的站在你身边,在别人看来,我们依然是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可是自己的伤只有我自己知道痛。

时光如梭,韶华不在。一天天,一年年,我等着你回来。我知道,只有我在传奇,才有机会再见你。我依然玩着你的号,即使装备级别也依然屹立于玛法之巅,因为只有这样才配得上你啊,你的名字永远也不能失去光环。庄园的池塘边,总会站着两个人,君临与浅浅,我们默默的望着对方,仿佛永远也看不够。我告诉自己你一定会回来的,因为你答应我你会回来的,十年了,等待已成为一种习惯。

我带着你的号走在曾经我们走过的地方,我告诉自己其实你只是睡着了,只要我等你,只要我坚持,你就会醒来的。传奇十二年,我等了你十年。累了,倦了,一个人默默的抱着肩哭泣,君临,你有没有想我啊,想起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丫头啊。君临,只要我活着,我就会等你。我好想再看看你的脸,再说一次我爱你。

最近记忆总是续续断断,医生说这是强迫性失忆症,患者会强迫自己忘记一些痛苦的记忆。是啊,我忘记了,就在君临离开一个星期的时候,他的QQ发来消息,你是浅浅吗,我是君临的妹妹,我哥哥他,他患了急性白血病去世了,临走前他让我告诉你对不起,他不能再陪你了,还有就是他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