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近乎浪漫,近乎永恒

2016年05月29日 02:04:15460

近乎浪漫,近乎永恒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文生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是个女人,这些年乔装混迹在传奇的世界里,无所顾忌地挥洒豪情,真是怠慢了自己的女儿身。此时的她,驻足庄园池塘边,莫名一阵心烦,有对俊男美女在旁,呢喃软语,暗香浮动。她知道是他,是那个曾让她心头一颤的人。那日地下迷宫的遭遇战,敌对的他只身作战,却御敌于百步之外,眉眼清冷的肃杀之气,让文生几欲抖落手中兵器,仓促之余亦是无力回击。最要命的是这匆匆一瞥,媲美人世美好芳华,让她此后再也停止不了追逐他的脚步,他就是流云萧。

并肩半载有余,流云萧早已既往不咎,将文生视若兄弟。他总说人生得意须尽欢,传奇游戏成就了男人的心之所向,较量、角逐、香酒、还有美人。他说这些话时,文生总是垂头不语,若有所思。他交付她半壁城池,与她把酒言欢,共赏眼前这江山美景,英雄长歌,却不在意她为何总是沉默。酒不醉人人自醉,细眼朦胧间,文生想起这些日子以来,练功刻苦之极,发了奋就是要他看在眼里,要他器重,跛鳖千里终如愿以偿,而她却败给他与周围女子低眉一瞬的温柔。

暮色森林,比奇城外这每日必经之路竟让她举步为难,文生痴然一笑,跌跌撞撞间耳旁传来流云萧清脆的声音。他问她去往何处,她只说卧龙谷有一泉瀑布要带他去看,话未出口,旖梦已休,原来是困觉呓语。文生晃晃沉重的脑袋,又回了盟重酒馆。

人人皆知文生会酿酒,却不知她为何人而酿。她在与酒馆老板娘切磋酒艺中消磨闲暇时光,日复一日,鳞次栉比中筛选上品,自己却从不品尝,只许有人稍稍留意,便知她等级高强,酒量却低得出奇。她的上等好酒只售予流云萧一人,她是他隐在的酒商,每日征战沙场之前,她便用边号与他交易。这些酒,可以助他提升气血上限,在激情奋战中无所畏惧,所向披靡。凯旋之时,他亦常常宣告他人,他的酒商是何等神人。

流云萧已然是这场游戏的主宰,快意恩仇的男儿,是众人追随的英雄。英雄自是难过美人关,倾慕他的姑娘多如潮水般涌来,他亦无力招架得住这情海狂澜,喜忧参半,却也总是怜惜不断,就是不见得他与谁长情。若不是那天文生试探,恐怕她也不会隐藏身份至今。
她问他,你可是真心喜欢她们?他付之一笑,一场游戏,你何必当真。
文生听到了心里那扇门在缓缓关闭的声音,是她的,也是他的。
她听到他说,游戏里只有兄弟才是不离不弃的,文生,你就是我的好兄弟。

于是文生缄默,她几欲张口的心事只能烂在肚子里,只是,她不明白为何他会浪掷感情,甚至拒真心于千里之外。直到一天,有个名叫琳琅的姑娘来行会里找他,他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不言不语,没了骄傲,没了张狂,独自闭关练功,任谁呼喊也置若罔闻。文生思量,也许琳琅的出现是个契机,她忍不住打探关于他过去的一切。

事实上,流云萧与琳琅之间的情感,和所有传奇游戏里的风花雪月并没有什么不同,无非是从爱到不爱的,从相约盟誓到殊途陌路。也许只是当时那一抹的轻描淡写,却在别人的生命里留下了重中之重的一笔,如此这般你来我往,痴心不对等,才叫人万般无奈。游戏里的情,陷进去时以为情真意切,跳出来时又恍若虚无,真真假假,令人意乱心迷。如若无法企及现实,不如风轻云淡。

半月后,文生终究还是等到了他,那是在失守的城池外。流云萧望着这荒漠古城,回首往昔一怒为红颜,才让他站在这沙城之巅。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也不过尔尔。他说,文生,数日来的战事变故和人心动荡我都看在眼里,我知道唯有你最信任我,你是我的倾盖如故,千金亦换不来我们的情义,只要你想,我可以为你再战一回。
文生明白,那个桀骜不驯的流云萧又回来了。

号角声声,沙城战事又起,这一次又是谁为谁而战,为情,为义,为荣耀,还是为交付彼此的信任,每个策马追随的玛法勇士自有主张。伫立在沙巴克高高的城墙之上,流云萧与文生携肩守望,烟火中,他看向她的眼神分明带着一丝看不清的水色华光,近乎浪漫,近乎永恒。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