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传奇微故事

2016年05月29日 02:08:59768

前言:很喜欢微故事这种形式,寥寥数语勾勒出一个故事,遂试笔若干,并将故事发生的地点,设定为传奇——你我为之疯狂,抑或遗忘的传奇。

传奇微故事

[微故事之一•时光留不住]

他在离开多年之后,重新踏上玛法,却意外遇到她。她还是当年的级别,当年的装备。虽然不玩,他也知道流年偷换,今日传奇早非昔日可比,尤其是级别和装备。他问,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点没有改变?片刻之后,她应道:你不来,我只会原地等待。

[微故事之二•不合拍的错过]

她喜欢叱咤风云的男人,他开始拼命跻身区内名人之列。她在别人那里受了伤,他已背负名人之累,没有时间伴她熬过寒冬。她终于伤愈涅槃,他亦安排好一切,从繁华归于平淡。她飞的更高,他只能远远欣赏,一如当初。她从来不是他的女人,每一步,都与她错过。

[微故事之三•晚安,好梦]

比奇是他俩相遇的地方,很多年了,无论多晚,他都会去比奇与她道晚安。他说:“晚安。”她沉默,他又说:“好梦。”他下线,她亦下线——没人知道,这其实不过是她留给他的账号,他只要上传奇,就将她的号挂上,下线时,互道晚安,一如两人相爱那年。

[微故事之四•爱,已厌倦]

她爱他多年,他始终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新欢旧爱无数。他吃了女人的亏,终于发现她的好。在庄园,他与她相对而立,从前,这是她奢望的温存,但此刻,她转身与另一男人重叠拥抱。他离开后,她沉默地下线。过了很久,有人过来敲敲那人:“买包烟去这么久!”她仍爱他,只是心已倦。

[微故事之五•红颜祸水]

一起PK,一起泡妞,一起管理行会,他俩是多年的好兄弟。她的出现,打乱了秩序。他俩都喜欢她,她选择了其中一个,私下却对另一个说,我爱的其实是你。两人猜忌不断,行会无暇打理,人心逐渐涣散。守城时,被敌对打得落花流水,丢了三年的沙巴克,敌方为首有一员女将,不正是她?!

[微故事之六•无需重逢]

早年一起玩传奇, S在封魔打到装备就会喊Z:“快来封魔,给你打到装备了!”Z拿的心安理得。某年S回玛法看望老友,Z在线,S随口问,“雷霆男不知现在什么价?”Z道:“别人买800元宝,你要就算750吧。”回想此事,竟又隔了五六年了,听说现在雷霆男是垃圾,就像所谓的垃圾友情。

[微故事之七•永恒]

他和他分属不同行会,当两行会宣布永久对立的时候,他和他之间就只有仇恨,每天打的死去活来,尤其是他爆了复活被他捡到之后,每天更是互相问候祖宗八辈。熟料,某日他竟发现他在行会频道与大家相谈甚欢!原来,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亘古不变的只有玛法大陆。

[微故事之八•你非沧海,我非巫云]

女人不过是一件装饰品,所以他要娶区内最有名的美人。婚礼上烟花蛋糕满天飞,奢华无朋。她并不粘他,他更遂愿,但这并不妨碍两人一起挂在庄园秀恩爱。某日他回到电脑前,她正与人聊天:“男人不过是一件装饰品,他符合我的条件而已,什么爱情,嘁!”

[微故事之九•付出越多,越爱你]

结婚时,她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对我好。她却不知,要什么都容易,唯独“对你好”是万难。他到底还是背叛了她,爱上了行会新来的小美女。某夜他醉酒,跟朋友说,人们爱的,总是为之付出最多的那一个,她什么都不要,我逐渐忽略她,而小美女什么都要,我却越来越离不开她。

 [微故事之十•不该有的憧憬是折磨]

他约她行会活动之后在酒馆二楼见面,暗恋他多年,她第一次感到幸福的临近。她穿着最漂亮的装备如期见到他。他赞她漂亮,夸她温柔,兜了好大一个圈子。她小鹿乱撞,等他表白。他沉默片刻,终于大笑:好了不废话了,我兄弟喜欢你,怕你拒绝,要我来说呢,大男人当媒婆,真是笑死人了,哈哈!

[微故事之十一•怎样都是欺骗]

他俩是有名的神仙眷侣,他许诺未来,她给予缱绻的爱。某日,两人在IS聊天,他去拿烟,她则去洗水果。她回到电脑前,耳机传出陌生女人愤怒的质问:你是谁?她愕然不知所措,老公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对着麦说:我是她老公,你哪位?她和他没有再见,没有解释。因为,无论怎样,都是欺骗。


 [微故事之十二•缘分,无法查找]

他喜欢她很久,直到她嫁给别人,才怅然明白已错过了她。两个人在同一行会,每当她下线之后,他都忍不住M她,说自己爱她。直到那天,没有熟悉的“无法查找”,而是成功M了出去。他窘的立即OUT。而她的失措更甚于他。过了很久,她M回去:你为什么不早说?一行灰绿的字“无法查找”。


[微故事之十三•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她又一次从地下挂回来,正在等组,突然一行蓝字:“傻瓜,你还好吗?”是他!她的心猛烈的跳起来,狂喜让她看不清那一行被迅速刷掉的字,手忙脚乱地M过去,却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茶,键盘失灵,一串乱码,她急的醒过来,心还在乱撞。半睡半醒间,她记起他早已消失在玛法大陆,泪顺着脸颊,怔怔地落下来……


[微故事之十四•拥抱的秘密]

分手没那么难,只是分手后的每一秒钟都那么慢。她新建了小号,在庄园和土城来回跑,若恰巧碰到他回城,她就会和他重叠站在一起,紧紧抱住他,忍着泪,不让它掉下来——没分手时,他总是忙,忙行会、忙PK、忙活动,从来没时间陪她。分手后,她终于可以和他拥抱了。


[微故事之十五•你忙吧]

不在IS中捕捉他偶尔的只字片语,不在PK的激流中寻找他的身影,她的世界突然空了很多,空的可以听见心跳,每一声,都是痛。他却M她,你在忙吗?也许,不失去永远不会懂得失去了什么?她想哭,他又M过来,那你忙吧。她想说,我不忙。却终于什么都没有说,将一切交给沉默。

PS:
玛法不会老去,故事也不会停止上演。故事是杜撰的,但是故事的主角,也许是你,也许是他,或她……


微故事之十六:因为是你

某日,他说 “庄园荷花采来送你,你嫁给我”她笑他“我从不知道荷花池里的荷花可以采”“当然可以,因为是你”翌日,他叫她去庄园老地方,等待着她的除了他,还有满地的金币,仔细一看是他费尽心思用金币摆成的一朵荷花,她不言语,只是走到他身边与他静静的相拥在一起。她只要一颗把她放进生命里的心,这便够了。

微故事之十七:若你安好

身为行会的会长他总是为了行会的荣誉而战,他总会成为敌对第一个攻击的目标,每次他参加行会战,她总是很担心,某日听行会人说敌对很多人在追他,一份担心、一份惦念她M过去,“你怎样”片刻,一排蓝字过来:“放心,我安好”她欣然一笑,你可知道,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微故事之十八:可惜不是你

他结婚那天,她看着屏幕出现的红色字,呆了许久,一滴泪落在键盘上,她喜欢他很久,她也真心真意的等过,是他乱了她所有的步调,最后他却逃了,这时被她拒绝了多次的人向她求婚,她苦笑着答应,就在同一天,她也结婚了,可惜主角不是他。

微故事之十九:殇

她,是他从前想念的,现在却想忘记,打行会战那天,看到她站在敌对阵营里,他只能绕过,如若不是她,他可以毫无顾忌,一个小退键回城,某日,行会战时她一个技能施放到他身上。蓝字M过来:“我不是故意的”他笑了,他高估了她的情,敌对就是敌对,从此相忘于江湖。

微故事之二十:曾经沧海

为了一个漫画故事:断剑的侠骨情长赢得了美人若水的青睐。两人饮酒对诗、吹箫比剑,然而不久,水瓶病逝。断剑刻下“曾沧海难为水”。他在QQ约她一起玩传奇,相约一起演绎这份曾经沧海,一起练级、一起打架、一起站在苍月的天涯海角看海。突然有一天她不再登陆游戏,没有原因,没说再见,他独自一人走过曾经的每处地方,最后在键盘输入一排字转身离开,明日依旧上线守侯:“没你相伴的日子不知道如何走下去,吾爱曾经沧海,等你。”

 [微故事之二十一•无法开始的开始]

她自诩为打不死的小强,所以,可以随时重新开始。她给自己鼓气:也许从此遇到真命天子。酒馆里,她无聊的做酒,只做高度酒,存在小宝宝的包袱里,饶是三个小宝宝,也都装满了。她下意识地M过去——无法查找。才惊觉到,自己的真命天子,早已消失在茫茫的玛法大陆,不留痕迹。

[微故事之二十二•玻璃之城]
/斩风。 亲爱的。
斩风。=> 亲爱的。
/斩风。 我想你。
斩风。 =>我想你。
倔强的她拒绝犯贱,但是给了他的情感却不知归返。每一个深夜,她都会换小号,而小号的名字只比他的名字多一个句号。她点着自己的名字M出去,温柔的话语就会被系统送回来,仿佛出自他的口中。

[微故事之二十三•天长地久]
他说过,要陪她走完这个区。他并没有完全食言,只是,身边人换了又换。她曾经负气离开,终又不争气地回来,不是没人追求,只是结束了的,不肯结束,要开始的,亦无法开始。又开新区,他带着新欢走了,而她终于明白,誓言,很多时候,不过是为了梦醒之后的祭奠。

[微故事之二十四•终点到起点]
当年他与家族转区,丢下她守着破碎的城池。她恨自己没勇气表白,更恨自己没勇气追随他天涯海角。若干年过去,她依旧单身,坚固的心门容不得任何人叩响。某天,再次并组,她惊诧地看到人群中的他。世界是一个圆,总会有重逢的那一天。

[微故事之二十五•贪心]
老公不是温柔多情的男人,她很明白,也很习惯这种平淡。直到另一个他的出现。是老公的兄弟,风趣幽默,和他在一起,她总是不自觉地微笑着。也许,日子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蠢动的心思更无人知晓。可惜,女人总是贪心的,不是自己的也想要,却不知道,要的太多的人,最终会失去所有。

[微故事之二十六•错过]
那天,他突然M过来,她赶不及地回过去,他却再没了回音。也许是M错了吧。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只是,她那样的怅然——很多话,她还没亲口告诉他。在玛法大陆的另一隅,他看着她M过来的信息,没有只字片语,只有一个问号——她早就忘了吧,他默默将打出的话删掉,转身,又是天涯。

PS:
玛法不会老去,故事也不会停止上演。故事是杜撰的,但是故事的主角,也许是你,也许是他,或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