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寂寞的宴席

2016年05月29日 02:34:33506

寂寞的宴席

有人说过,醉酒的人,其实心里却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对这个说法,他嗤之以鼻。酒就是酒,醉了就是醉了,说什么清醒不清醒,不是很可笑吗?

他不是一个容易被接近的人,对人对事倒并非冷若冰霜,只是他的样子,总有三份淡漠,不亲不疏的态度,不由让人敬而远之。
在游戏里,他曾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爱人,名叫雨凝。一起成长的经历,让他在她离开多年之后也无法接纳其他女人,于是她的名字就一直挂着,哪怕随着老朋友的逐渐离去,已经很少有人见过甚至记得她了。
可是,他记得,也就足够了。

谈起她,他的欣赏溢于言表。于是人们或真心或恭维地将他称作长情的好男人,这一点,尤其打动女人的心,更何况他是那样优秀——无论是现实,抑或游戏。

总有蠢蠢欲动的女人试图接近他,然后悻悻然折戟收兵。对这些莺莺燕燕,他从不敷衍,可是奇怪的是,碰了钉子的女人,对他也并没有微词,不知是因为他的威严,还是因为对他念旧情的尊重。

当大多数人都不过爱就爱了,散就散了的时候,念旧情,不止少见,简直可谓稀罕。

如果这个世界仅如我们所见到的,那么必然要片面许多,也失去了大半的景色。正如我们看人,要多么深的了解和理解,才能说你真的认识一个人,或者说,认识他的全部?

我们所见到的,永远只是一个片段。

只有他知道,在他的传奇中,曾经出现过一个女人,是的,在他念念不忘的雨凝离开多年之后,曾经有一个女人,不仅叩响他的心扉,还轻易地推开了那扇封印已久的心门,直闯了进去。

她的名字,叫做映雪。

是怎样认识的呢?回想那些细节,也许只有一个缘字可以解释。
因为行会间的一点误会,她向他解释,而他正在忙,随口应了两句就挂在庄园,离开了电脑。而她却锲而不舍,必要将误会解释清楚。他回到电脑前,看到她一句一句发过来的话,他并不能看到她的表情,却无端感到一种亲切。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他M她:你还在吗?

她居然一直在等他。
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两个人就从这一句话开始,一个在庄园,一个在比奇,隔着千山万水,聊了整整一晚。
当第一缕晨曦透过窗纱照进来,他在屏幕的反光中,看到自己的眼睛,分明是带着微笑,而这样的聊天,自雨凝走后,还是首次。

他不是爱聊天的人。可是自此之后,在一天的PK结束,有一个映雪等在那里,他就会觉得很温暖。当雨凝走后,虽然他的游戏依旧风生水起,可是只有他知道,游戏已非完整。此时,空缺了的那一部分,似乎被填充了,他想,这就是圆满吧。

那段时间,就连他的好友都察觉了他的变化,只是他不说明,他们也只能旁敲侧击地开开玩笑,其他人,则完全不知道。

映雪为了他放弃了行会、朋友,来到他的行会。甘心做一个影子——他有着重重顾虑,不愿公开她。她被感情冲昏了头脑,所有的一切,好的坏的,全盘接受。那个高高在上不怒自威的他,被全区女人视作绝缘体的他,却与自己在相恋,只要她想及这一点,整颗心便会融化。

只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包容度。
当他的热情逐渐回归正常,他不再刻意陪她,天平,终于逐渐失衡。也许她该明白,猛烈燃烧之后,必然是平静的相守,可是,她没有名分,她只是一个影子,她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这样的状况,她无法平静。

她失去了温和怡人的态度,甚至当她开始刻意找话题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一贯机智有趣的谈吐,她无法跟着他出生入死,因为那会面对昔日挚友此刻干戈相见的痛苦,她只能站在庄园的人群中,等他回来补药,然后对她视而不见地匆匆离去。
一开始,她就知道是这样的,她以为自己可以处理的很好。可是真的面对一切,才知道自己的情商有多么的低。

他并不知晓这之间她的挣扎,只觉得她一天天陌生无趣起来,甚至他会疑惑,为什么会选她?

夜里,惯常PK的时间。他正在地下守着,她M他,说再见。他随口回应:再见。过了片刻,她又说,自己会离开一段时间,希望他保重。
虽然他已经冷淡了很久,这一刻,心依然陡然空落起来。她说,你欠我一个婚礼,不要忘了,我会来找你还的!

当初你侬我侬的时候,他承诺过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要让所有人都来参加他们的喜宴,他会用最香淳的美酒招待来宾,让每个人不醉不归。
她以为这一天会来的,可惜,她并没有力气撑到那一天。她明知讨债的话,不过是一句戏言,却仿佛是真的会回来一般,再三地叮咛着。而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又怎会听不出她的伤心和决绝,却不肯点破,两个人就那么一句一句地,设想起来日未知的婚礼来。

再长的话别,也要结束,她很清楚地明白,这一刻的欢洽,不过是短暂的假象而已。还是她狠下心,说,那我就先下了,再会。
再会。他打出去,她已无法查找。

时光匆匆,映雪离开,也有一年多了。
他还是他,这个游戏的王者,他几乎没时间想起她,不想,不代表不记得。正如今晚,他的朋友举行婚礼。
很热闹,很盛大,来宾如云,祝福铺天盖地。新人站在红毯之上,脉脉相对,怎不叫人羡慕?他陡然想起,分别的那天,她说的话。

她说,其实她不喜欢奢华的婚礼,只要他和她两个人,让月老为他们铭刻下彼此的名字就好。这就是她的梦想。

婚礼结束,来宾散去,偌大的姻缘神殿,此刻安静空寂。
他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忘掉她,只是,当初轻易丢掉的东西,很难再找回来了。
他很想喝醉,于是在姻缘神殿摆下筵席,喝醉了,人真的会变得更清醒,他终于相信了。


上一篇: 天若有情

下一篇: 那片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