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那片云

2016年05月29日 02:37:07380

那片云

风本无形无相,
云亦聚散无常。
流水如若有意,
暮禽相与知还,
丁香空结雨中愁,
冬去春来又一心。

    徘徊了那么久,传奇最终是叮咚觉得能定下心的地方!
    过了那么久,推开那扇门,依然是那么亲切!
    离了那么久,姐妹的笑容依然还是那么窝心!
    一样的龙门,一样的新人村,一样的比奇,一样的盟重,一样的姐妹,不一样的也许只是那颗能平静的心。
    找个师傅吧,蝴蝶说。
    不错的主意。叮咚想.想着白子画,那个《花千骨》中把徒弟宠着骨子里梦一般美好的师傅,叮咚有了期待……
    叮咚想做传奇中的花千骨……单一,执着,知足。
第一次在庄园看到他,是因为行会刷字有婚礼红包送,这样的好事,叮咚从来最积极,一句祝福就能换来大红包,真是一本万利的事,远远的看见并排站着的一对新人,不似新婚般那么热络的面对面,新郎名字是两个简单的空心五角星+实心五角星修饰着两简单的字,不禁让叮咚想起哪首最爱的诗句:行至山穷水尽,坐看风起云涌。风云,空心和实心之间的风云,有些意思,叮咚想。
新婚快乐,白头到老!话刚落,手里立马一个大大的红包,超出了一般朋友的分量,叮咚有些不好意思了,新郎似乎看出了叮咚的不安,抬头一笑:谢谢你,小妹妹!小妹妹?哈,很顺口,很少有人能把这做作的三个字说的如此温馨,不禁让叮咚抬头多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微笑,安静的声音,竟然有些:“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怡然自得,莫名的让叮咚觉得心安。
"流水叮咚?云遇到了风,经过变化,化成了雨。落到地上,变成流水,叮叮咚咚……”新郎看着叮咚的名字继续笑着说,"风,云,水,叮咚……”叮咚反复念着,似乎有那么些意思,“做我师父,可不可以?”一个念头就那么冒出来了。“好。”其实至今叮咚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收她这个麻烦精,唯一的徒弟,八年游戏唯一的徒弟,以后也不再收徒弟……“唯一”在叮咚的概念里是快乐的开始,所以叮咚很开心,因为有了模糊中的白子画,不对,是因为有了风云。
意外收获:
叮咚真正的师父是 :武士ぁ风云ぁ,带着练级的是:法师★风云☆,带着练技术的是:道士☆风云★,一样的风云,不一样的符号修饰,不禁让叮咚想起一句话:春天我拜了一个师父,结果到了秋天我收获了很多师父……
ぁ风云ぁ
ぁ风云ぁ,叮咚身上挂着的名字,如同她的符号形状一样,是一大“美女”!每次跟着这个师父,叮咚很想把她想象成英姿飒爽的样子,可是一听到师父的声音,实在无法和这个词语化成等号,以致叮咚对于这里的女武士没有任何性别的感觉……师父说了:“谁欺负我家叮咚,不管是谁,我就去揍他……”原来幸福的感觉就是有人帮你揍人……
    “师父,为什么要练个人妖武士号?而且是特别帅的职业?”叮咚问。
    “因为师父已经很帅了,如果不练个人妖号,我怕太招风……”ぁ风云ぁ美女脸不红心不跳的看着徒弟平静的回答。
     叮咚翻了下白眼,小声嘀咕到:“不吹牛会死吗?”
    “你说什么?”
    “我……我没说什么,我说师父是妖妖一样帅……”
    “嗯,乖徒弟,知我者徒弟也。”
     再次翻白眼……

★风云☆
对于众多风云师父,叮咚其实更喜欢和自己一样职业的道士☆风云★,他温文尔雅,他平和安静,骨子里带着倔强,偶尔会散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霸气,比ぁ风云ぁ多了儒雅,比★风云☆多了真实,他更像白子画,会教叮咚如何自立,会教叮咚如何自我保护,会教叮咚什么叫执着,会教叮咚什么叫大度……但是师父很少变成这样的☆风云★,他更喜欢拿着ぁ风云ぁ的裁决驰骋于沙城,说着叮咚不懂的激情,他更喜欢披着★风云☆招摇的红色披风穿梭于花花朵朵中,在叮咚看来也许是为了淡化叮咚不知道的他最初的玫瑰。

四个月的时间,叮咚有了传奇从没有过的快乐,开心,和满足。
    伴着2013新年的钟声叮咚慢慢长大,每一岁都是师父亲手点的蜡烛;
    他会为了不让叮咚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去抢怪,努力让叮咚在幽谷古道里长大;
    他会为了让叮咚快些穿上新衣服,练级到三点; 
    他会为了让叮咚开心,边唱歌边电蜘蛛;
    他会让卡的不行的叮咚能继续玩,用抗拒推着走;
    他会……  
    他会很多白子画不会的东西,所以他不是白子画,他是师父风云,独一无二的风云,无论他换着再多的外衣,都是最疼她的师父——风云。有师如此,夫复何求?

后记:   
   (一) 
   “师父,这个区以后不收徒弟了,好不好?”叮咚问。  
   “好。”ぁ风云ぁ说。  
   “以后游戏也不收徒弟好不好?”叮咚再问。  
   “好。”☆风云★说。  
   “师父,”叮咚继续问:“以后不泡妹妹了,好不好?”  
   “不好!”★风云☆果断回答。  
   “切!”叮咚挫败的翻了花师父一眼,又没把师父骗下坑,失败!第N次了!      

   (二)
   “徒弟。”★风云☆问:“以后你不准收男徒弟只收女徒弟,好不好?”
   “为什么?”叮咚问,难道师父也会吃醋吗?先偷偷偷笑下,叮咚打着小算盘。
   “这样我身边又可以多个小美女啊!”★风云☆无限憧憬的答道。
   “你……”叮咚气急败坏的握紧龙纹,忍,我忍,不跟这花痴师父一般见识,转身把那只花吻毒了千百遍,我毒毒毒,毒一切带花字的东西!

    夕阳西下,远远走来一对绿衣女子和红衣男子,    
    红衣问绿衣:“徒弟,我把紫灵娶了好不好?”
    绿衣回答:“好啊,什么时候?我准备下。”   
    红衣不解的问:"徒弟准备什么?”
    绿衣严肃的说:“准备担架啊,到时候你被紫灵老公打的七荤八素,我得把你抬回去啊。”
    “你……”红衣一时语塞……
    “哈哈,师父,你终于掉坑了……”绿衣开怀的大笑。红衣宠溺而无奈的摇了摇头……
    温馨的画面染红了土城的村庄。
    自己简单,世界就简单,快乐就是简单,因为简单容易快乐,游戏的真谛也许就在此,师父,叮咚会做你永远的乖徒弟,你不是白子画,我亦不是花千骨,又何妨?叮咚会永远陪着你看苍月的蓝色,还有那片云……

以此篇记那些值得我们回忆的传奇岁月